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04.櫻花莊一起聽廣播

104.櫻花莊一起聽廣播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吃完飯,洗完澡,五人呆在客廳里,準備收聽《今晚月色真美》的第一期廣播。

    村上悠看著《實教》,耳朵里全是幾個女孩的說笑聲。

    “最近超市里的薯片都沒了。”

    “嗯,淡鹽味薯片和披薩薯片都沒了呢。”

    “我在網上發現有賣誒。”

    “誒?真的假的?”

    “喏,你看。不過價格是比原來貴了十幾倍,好像是有人提前囤貨,然后故意賣高價。”

    “可惡~~,這讓我們新人聲優怎么吃得起?為什么廠商會突然停售呢?真是搞不懂。”

    女生的話題還是這么無聊,薯片停售都要討論一番。

    村上悠看了四分之一的第三卷,廣播開始了。

    先是{戀愛頭腦戰},村上悠抽取到看電影的問題。

    佐倉綾音拍桌:“這個問題也太簡單了吧?真的假的?”

    東山柰柰依靠在佐倉鈴音腿上:“對啊,聽女朋友的就好了。”

    凹醬附和的點點頭,中野愛衣看著村上悠,笑的意味深長。

    村上悠合攏書本,感覺自己有必要和她們科普一下節約時間的常識。

    “你們懂不懂什么叫統籌方法?比如,想泡壺茶喝。需要做的步驟有:燒開水;洗水壺,茶壺,茶杯;火已生了,茶葉也有了。這個時候最節約時間的做法是:洗好水壺,灌上涼水,放在火上;在等待水開的時間里,洗茶壺、洗茶杯、拿茶葉;等水開了,泡茶喝。換到看電影這件事上,自然是”

    “這家伙沒救了。”

    “是呢。”

    “唉~~”凹醬嘆出大人才能嘆出的氣。

    村上悠第一次說這么大段的話,卻沒有人在意。

    他感覺是這四個人沒救了,不過普通人的一生大多如此,只有像華羅庚那樣的大師,才能理解他的心意。

    接下來引起眾人討論的,是{如何提高女性對自己的好感度}。

    佐倉鈴音:“只要男性,就已經被pass了。”

    東山柰柰噘著嘴,想了下:“果然還是帥氣的、有趣的男生比較得分。”

    悠沐碧:“嗨!輪到我了!我的要求是,劍道上能打敗我,生活上認真負責。”

    眾人討論完,聽到廣播里中野愛衣問村上悠的夢想,村上悠果斷回答沒有時。

    佐倉小姐瘋狂拍桌,然后笑倒在桌底下,良久不見重新爬出來。

    東山柰柰大眼珠子啪嘰啪嘰,閃閃發光的看著村上悠:“很有趣啊~,村上君。”

    村上悠重新翻開《實教》,然而書里面,連性格爛到底的主角綾小路君,都有追求自由的夢想。

    悠沐碧和中野愛衣坐在一起,安慰道:“不哭哦,愛衣姐,今天晚上我就幫你殺了他。”

    “嗚嗚,恩恩,謝謝你,凹醬。”中野愛衣摟著悠沐碧,臉上除了故意流露出的難過,還有一絲老大叔得逞的意味。

    廣播里:“25分?”“評分標準”

    “誒——好有趣啊,這個。”東山柰柰爬到村上悠旁邊,眼珠子籠罩他:“那我多少分呢?村上君?”

    村上悠想了下:“28分左右吧。”

    “我呢?我呢?”悠沐碧也過來湊熱鬧。

    “3分。”

    “哇——好厲害!”

    悠沐碧的3分,是有同情加成的,不過村上悠沒說出來,她不是一個需要別人同情的人。

    房租換補習,成績提升后,免除一年水電費她沒有仗著自己處于弱勢地位,而向別人無端索取。

    “你不感覺自己很失禮嗎?”佐倉鈴音從桌底下出來:“這樣在節目里給別人評分,還是普通什么的,好歹說是朋友吧?”

    村上悠看著她:“我跟你學的,對了,我現在在你心里多少分了?”

    “誒?”佐倉小姐一臉看變態的看著他:“主動提問自己在女性心中的好感度?真是差勁~扣分!負250!”

    村上悠見自己沒有實現零的突破,也沒有了興趣,繼續低頭看書。

    佐倉小姐緊追不舍,繼續打擊:“另外說一下,滿分是100分,櫻花莊除了你,其他人都是100分!”

    村上悠并不在乎佐倉小姐對她的評價,這個人性格有多惡劣,他自己就很清楚,再加上最近從堂本海斗那里了解到一些《悠哉》劇組的事,對她就更了解了。

    堂本海斗和《悠哉》劇組參加聲優見面會時,據他所看到的,除了熊孩子心性的村川梨依,其他女聲優在休息室都盡量不和她搭話。

    有時候村川梨依不在,佐倉小姐只能一個人玩手機。

    孤獨之星。

    這是堂本海斗給她起的外號,實在是她的性格太過于“直率”。很多話想都不想,直接說出來。

    根據堂本海斗所知道的小道消息,佐倉小姐說過喵帕斯的v胖、土和頭發長;仗著自己年齡下,說越谷小鞠v像個歐巴桑。

    雖然她自己感覺在開玩笑,但實際上卻各種意義上的不討喜,大家也只有上了舞臺,才會和她裝作熟絡的樣子。

    廣播放到《戀愛小劇場》,村上悠模仿佐倉鈴音那一段。

    村上悠以為她又要爆發時,佐倉小姐反而聽的饒有興致。

    “嚯嚯,模仿的很像嘛~,回答也和我想的大差不差。”

    東山柰柰爬過去,在她耳邊“嗦啰嗦啰嗦啰”的說著什么。

    然后佐倉鈴音:“誒?你在說這家伙在黑我?”

    東山柰柰搖搖頭,大眼珠子掛上無辜的牌子:“沒有!鈴音你聽錯了!”

    佐倉小姐皺眉:“我明明聽你這樣說的呀,難道真是我聽錯了?你再說一遍。”

    她把耳朵湊過來,東山柰柰卻不敢再把嘴靠過去了。

    她頭朝著佐倉鈴音,開始向后爬,“嗦啰嗦啰嗦啰”,到了村上悠身邊,才把頭轉過來。

    “村上君~,村上桑~,柰柰醬,真沒有~”

    “是嘛。”

    東山柰柰撓撓頭:“嘿嘿,是的哦,沒錯哦,就是這樣哦。”

    “爬一邊去。”

    “哦。”

    “嗦啰嗦啰嗦啰”,她爬到中野愛衣身邊,中野愛衣笑著把她樓到懷里。

    左邊是凹醬,右邊是柰柰醬,愛衣醬大滿足!

    廣播放完后,眾人打著哈欠回房睡覺。村上悠看了下時間,才十一點,也懶得動,繼續坐在客廳里看書。

    扉頁翻動,頭頂電燈里的隱約電流聲,還有屋外若有若無的雨聲。

    “嗯啊~”

    十一點半,《實教》第三卷看了四分之三。

    村上悠站起來伸了懶腰,這時他才想起來,今晚忘記聽運動類節目鍛煉身體了。

    嘛~來日方長,不急。

    拿起書,關掉客廳里的燈,上廁所,回房睡覺。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