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96.道歉

96.道歉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錄音結束后,由于真田美子對新書架的要求很高,導致do咖啡店不得不多關門幾天,村上悠沒事可干,索性答應了東山柰柰一起吃午飯的邀請。

    三人外加村川梨依,一起去了一家烤肉店。

    點完菜,東山柰柰對村川梨依說道:“我們和村上君第一見面的時候,也在這家店吃的烤肉呢。”

    “哦哦。”村川梨依說話的時候,總是帶著劇烈的肢體動作,使勁的點點頭:“這是我被認可的證明嗎?好開心~”

    “哈哈。”中野愛衣笑著給她擺好碗筷:“哪有這種說法,只是這家店我們比較喜歡,所以經常把新認識的朋友帶過來嘗嘗。”

    村川梨依又使勁點點頭:“嗯嗯,原來是這樣。”

    東山柰柰大眼珠子看著村上悠,又看了看中野愛衣:“當時你們兩個關系還很好呢。”

    “誒?”村川梨依收回四處張望的腦袋——在看服務員什么時候上菜:“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啊!”東山柰柰反應過來:“也沒什么啦,只是有點誤會而已。”

    “哦~~”

    村川梨依沒有多問,她雖然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人當作熊孩子看待,但現在沒發病,還是能看得懂氛圍的。

    村上悠看了東山柰柰一眼,又看了看中野愛衣。

    兩人現在一直處于冷戰,櫻花莊其他人也很難受。必要的事情盡快做,兩人的關系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

    村上悠端起酒杯——雖然不是他主觀上的原因,但畢竟是他的錯,對著坐在他斜對面的中野愛衣:“中野桑,嗯”

    話剛張口,突然又不知道該怎么組織語言,略顯蒼白的說道:“真的很抱歉,但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希望你能放眼未來。”

    村上悠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安慰、道歉這類言語,似乎天生是他的弱項。

    中野愛衣給坐村川梨依墊好紙巾,然后抬頭看著他。

    酒杯就這樣懸在四人中間。

    見氣氛不妙,東山柰柰趕緊說道:“村上君,道歉要有誠意。這樣吧,從今天開始,愛衣晚飯想吃什么,你就給她做什么!怎么樣?”

    不等村上悠點頭,她又轉頭把中野愛衣面前的酒杯塞她手里:“愛衣醬,你看都這樣了,你就原諒村上君吧。”

    中野愛衣雙手拿著酒杯,無奈的看了眼東山柰柰,然后又看向村上悠。

    捧著酒杯,和村上悠碰了一下。

    杯口在村上悠杯子的中間位置。

    畢竟是道歉,村上悠把自己的酒杯下挪了幾分,讓自己的杯口在中野愛衣酒杯的中間位置。

    然后中野愛衣立馬又下移,讓自己杯口仍然處于中間位置。

    村上悠繼續。

    最后,兩人的酒杯已經放在了桌上。

    “誒~你們兩個關系不是挺好的嘛~”村川梨依把玩著自己的麻花辮,笑著道。

    東山柰柰捂嘴偷笑,嘴里發出輕微的“嚯嚯”聲。

    村上悠和中野愛衣都有些尷尬的收回酒杯。

    村上悠喝了一口酒,中野愛衣對他這么客氣,依他對她的了解,他在中野愛衣心里應該算一個剛認識的朋友了。

    這是一個不錯的開始,不管是對櫻花莊的日常,還是之后的錄音和廣播來說。

    用他的5分評價系統來說的話,中野愛衣在他心里是25分——17分以下是路人,4分以上可以聊心里話。

    現在他在中野愛衣心里,應該剛剛突破17分——這是以他的評分標準,畢竟他也不知道,中野愛衣心里是怎么評價人際關系的。可能是ad也不一定。

    這種東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

    比如說佐倉小姐那個莫名其妙的評分,上次他的分數還是負兩百分,也不知道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有沒有實現零的突破。

    “愛衣醬,今晚我想吃那個菠蘿炒飯,你讓村上君做嘛~”

    中野愛衣把生啤直接喝掉一大半,發出細微的“嗯哈~”喘氣聲:“要吃你自己讓他做呀。”

    “你這不是剛拿到點餐權嗎?不試試嗎?”東山柰柰臉上露出“準備拆封新玩具”的小孩子笑容:“看看村上君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和你合好。”

    中野愛衣笑著看了一眼村上悠,微微彎腰:“村上君,今天的晚飯麻煩你了。”

    關系剛剛緩和,村上悠自然不會做掃興的事:“好,待會就去買菠蘿。”

    東山柰柰的話干脆給她0分算了。

    菜正好上來,大家開始動筷。

    一開始還好,但流向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改變,村上悠逐漸淪為烤肉機器,三女開始等他烤完后瘋搶他的肉,中野愛衣也在歡快的隊伍里。

    從表面看起來,氣氛是恢復到了從前。

    四人吵吵鬧鬧吃完飯,各自分開——村川梨依下午有其他試音會,東山柰柰要去給歌曲拍寫真照。

    “我去買菠蘿。”

    “我跟你一起去,五個菠蘿你一個人也不太好拿吧。”

    村上悠拒絕道:“不用了,我還要去買書。”

    買書這種事,本來是一件美妙且開心的事。但一旦有了任務性質,就讓村上悠興致缺缺。

    但這是為了工作,也沒辦法,在去買菠蘿的時間,順路把書買了,非常的切合華羅庚燒水定律。

    “沒關系,今天我不用去打工,一起去吧。”中野愛衣面色平靜。

    村上悠聽她這么說,只能點頭同意。

    兩人先去超市買了做菠蘿飯的配料,又順路去書店買了書,最后才在回櫻花莊路上的一個水果店里,買了五個菠蘿。

    一個價格是580日元,加稅626日元,菠蘿的大小應該能裝下一碗多一些的米飯。

    買食材的錢,月底會平攤;要不要菠蘿飯,事前也在lne群里問過。

    櫻花莊在費用方面,有不管感情好壞,必須算清楚的規矩。

    聽悠沐碧說,是中野愛衣一開始幫她定下的。

    兩人走進巷子,櫻花莊已經能用肉眼看到。

    “村上君。”中野愛衣突然主動開口。

    村上悠:“怎么了?”

    “希望我們以后能好好相處,都不要再去在意過去的事。”

    “嗯,好。”

    “其實,”她撩了一下頭發:“最近凹醬、柰柰她們,一直在勸我。”

    她笑了下:“再這樣下去,也會給她們添麻煩,讓她們也陷入苦難吧。”

    村上悠點點頭,也笑著道:“她們最近好像的確有些煩惱。”

    中野愛衣轉頭看著他,臉上露出招牌式的溫柔笑容:“那么,讓我們和好,不要再給別人添麻煩吧。”

    “好,以后請多多指教。”

    “我這邊也是,以后請多多指教”

    算是徹底冰釋前嫌了吧,雖然有很多外部因素。

    中野愛衣微微落后村上悠半步,兩人一起走回櫻花莊。

    看著越來越近的櫻花莊,村上悠心里起了疑惑。

    原主到底有沒有打破中野愛衣的心防,真正走進她的心里呢?

    這幾個月相處下來,村上悠深刻的了解這個人。這是一個看似溫柔似水,其實在“俯瞰眾生”的女人。

    溫柔待人,是處事態度;不輕易交心,是為人的原則。

    在她心里,也許只有東山柰柰、佐倉鈴音還有悠沐碧算是朋友。

    現在的村上悠也被排除在朋友之外。

    村上悠本人是不討厭這種性格的女生,說到底,他自己就是一個希望從初戀走到婚姻、有些許感情潔癖的人。

    就像上次東山柰柰嘗菜的時候,要求用其他筷子一樣。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