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82.洗臉與剪頭發

82.洗臉與剪頭發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六月二十六,梅雨,但村上悠心情不錯,所以他很早就醒過來,準備做早飯。

    剛出臥室,就碰到了悠沐碧。

    悠沐碧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有些不好意思。

    她低著頭,輕聲說了句:“早上好。”然后飛快的下了樓。

    村上悠笑了笑,決定難得的做一次5分的料理。

    下了樓,發現自己居然是倒數第二個醒的——除了東山柰柰。

    中野愛衣在洗漱室刷牙,佐倉鈴音趴在客廳桌子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村上悠看了正在刷牙的中野愛衣,感覺自己沒什么好尷尬的,也就直接進去了。

    “早上好。”他主動打招呼。

    “早上好。”

    中野愛衣的語氣聽不出什么不同。

    兩人都沒提昨晚的事,村上悠刷好牙,隨意的洗了洗臉,準備出去。

    “站住。”佐倉鈴音正好進洗漱室,喊住他:“過來。”

    “干嘛?”

    佐倉鈴音拿出自己的洗面奶,抓住他的手,往他掌心里擠了一點:“用這個再洗洗。”

    “沒必要吧,我感覺臉上已經洗干凈了。”說著,村上悠就想把手心上的洗面奶沖掉。

    佐倉鈴音抓住他的手腕,語氣帶著蠻橫:“你的生活經歷太少,沒養成好習慣,聽我的,用這個洗臉。”

    村上悠皺眉。

    “怎么?”佐倉鈴音注意到他的表情:“你的生活經驗豐富,還是我的生活經驗豐富?你這樣洗臉太邋遢了,連張毛巾都沒有。”

    村上悠感覺自己有點自找苦吃,猶豫了下:“好吧。”

    佐倉鈴音露出笑容,松開他的手:“來,我教你怎么用,你先用清水洗一下臉,然后抹”

    “你這樣洗臉,會很麻煩吧。”中野愛衣突然說了一句。

    “嗯?”

    她指了指村上悠礙事的長發,長發上已經沾了些許洗面奶。

    “距離上班時間還早,待會我幫你剪了吧。”

    村上悠有些驚訝,為了防止意外,他再次強調:“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和你”

    中野愛衣偏過頭,看著他:“你說的我還沒完全信,但是我答應幫你剪頭發的。”

    說完,她出了洗漱室:“我去拿工具,你記得把頭發弄濕。”

    佐倉鈴音自己搓著臉上的洗面奶,嘴唇起伏盡量控制到最小,說道:“看來愛衣不是很怪你。不過也對,你也沒錯,而且這涉及到你們自己的事,這種程度上的競爭,別說是女朋友,哪怕是父母,都沒有資格去干涉,誰還不想活下來呢。”

    村上悠看著佐倉鈴音。

    看了十幾秒。

    “你什么眼神?”佐倉鈴音被他看得有些不舒服。

    村上悠轉過頭,對著鏡子,也開始搓著臉上的洗面奶:“想不到你居然也能說出這樣富有哲理的話,有些意外。”

    佐倉鈴音把小腳丫從拖鞋里拔出來,輕踹了一下村上悠的小腿:“你瞧不起誰呢?八嘎呀路~”

    花了四五分鐘,才終于洗好臉。

    按照佐倉小姐的說法,這只是入門級的洗臉,之后要學的還多著呢。

    村上悠決定,以后只要佐倉小姐在洗漱室,他就在外面等著。

    來到客廳,卻沒看到中野愛衣。

    “這邊。”

    她的聲音從中庭傳來,村上悠走了過去。

    在靠近中庭的走道上,放了少許剪頭發的工具,還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放了一塊白色的布。

    中野愛衣把一條滿是各種格子的腰帶綁在腰上,然后熟練的把各種型號的剪刀放進去。

    “坐下來啊,看什么呢。”

    村上悠坐下,中野愛衣給他圍上接落發的布。

    拿出剪刀,也沒問村上悠想要什么樣式的。

    “咔嚓!咔嚓!咔嚓!”

    剪的相當快。

    村上悠對自己的頭發沒有感情,也無所謂。

    靜靜的凝視近在咫尺的梅雨,雨水把中庭里的櫻花樹沖洗的相當干凈。

    看吧,自然洗臉也是很干凈的,不需要什么洗面奶。

    村上悠的思緒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

    過了一會,視線里有一抹白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定神一看,是屋檐上的晴天娃娃。

    一塊白色手帕,一顆乒乓球或者棉團,外加一根繩子,卻別賦予召喚晴天的重任。

    天沒晴,被人罵沒用,下雨天還要享受“天然洗臉”。

    生活真是艱辛。

    “別亂動。”

    村上悠感受到兩根有些許涼意的手指,輕輕的把他腦袋扳正,他只好收回同情晴天娃娃的目光。

    收回亂七八雜的心思,村上悠聽到了雨水敲打在屋檐上的聲音,還有中野愛衣靠的很近時,才能聽到的細微呼吸聲。

    只有技藝一般的人,才會湊的很近吧?他心里猜測到。

    過了一會,中野愛衣繞到他前面,開始給他剪劉海。

    太近了。

    兩人的臉。

    彼此的呼吸能聽的很清楚。

    村上悠忍住自己想后退一步的心里,把視線投向中庭里的空地。

    沒話找話道:“我朋友寄來的土豆都發芽了,不知道能不能試著種一下。”

    “凹醬應該會同意。”

    中野愛衣專心剪頭發,她只給櫻花莊幾個女孩剪過,第一次剪男生的頭發,必須專注精神。

    把手上的這把剪刀在另外一把剪刀上敲了敲,把粘在上面的頭發打落,然后放回腰帶,接著拿出另外一把。

    “朋友?這么短的時間,你在哪交的朋友?”

    嘴上說著,心里松了一口氣,還好村上悠的頭發夠長,她可以多失誤幾次。

    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在剛才修剪過的地方,重新下刀。

    “是我在ab養成所的同學,他老家在北海道,來東京追求夢想,但是很可惜失敗了。”

    “是嘛?”

    沒關系的,中野愛衣,你能行的,再來一次。

    “嗯,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只是運氣差了點。”村上悠看著天上的烏云:“我打算把松岡禎丞的老家也設定在北海道,然后來東京追求聲優夢。”

    “挺好的。”

    中野愛衣的語氣冷淡,村上悠也沒了說話的興趣,開始在腦海里構思小說情節。

    村上悠感覺時間過得很漫長,這應該是他一生中,剪過時間最長的一次頭發。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嗎?

    也就是說,他在內心不想或者說排斥,和中野愛衣單獨相處?

    兩人之間的確很尷尬,也不知道中野愛衣為什么還要幫他剪頭發。

    過了一會,東山柰柰含著牙刷跑過來。

    “愛衣,待會幫我修一下劉海。”

    “嗯,好,你先去刷牙,好了我叫你。”

    “嗯嗯。”

    又過了一會,頭發總算剪好了,中野愛衣幫村上悠拿掉圍在身上的白布。

    瞬間感覺涼快不少。

    站起來,下意識摸了摸后頸:“謝謝。”

    “不用客氣。”

    “那我去做早飯了。”

    “嗯。”

    洗臉,剪頭發,忙碌下來,村上悠的好心情打了個對折,早飯也只有45的評分。

    就算這樣,也贏得了眾人吃光所有東西的最高境界點贊。

    “凹醬,快點。”

    “嗨~”

    四人站在門口巷子里,等著悠沐碧鎖門。

    鎖好后,悠沐碧拎著公文式的書包,跑著和大家會和。

    五人打著各式各樣的傘,走在擁擠的巷子里。

    “今天晚飯吃什么?”

    “誒?剛吃完早飯,就開始想晚飯的事了嗎?”

    “人活著就是為了吃啊。”

    “啊!柰柰小心,前面又有水坑。”

    “哪里哪里?討厭!居然敢騙我!”

    “哈哈哈,抱歉,抱歉,我再也不敢了。”

    幾人在巷子口分開,村上悠今天得去事務所,拿《月色真美》的臺本。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