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78.爭吵

78.爭吵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原來是這樣啊,嗯~嗯嗯~”

    佐倉鈴音右手撐著下巴,看著吧臺的方向,用意味深長的語氣說著意味深長的話。

    村上悠喝了一口咖啡,看著佐倉鈴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很抱歉,你想的都是錯的。”

    佐倉鈴音放下手,拿起勺子,攪拌著咖啡:“呵呵。”

    對佐倉鈴音,他沒有解釋的必要,拿出書繼續翻看。

    佐倉鈴音等了一會,見村上悠悠閑的翻著書頁,心里突然惱火,但她克制住了自己的表情。

    臉上帶上打趣的笑容,像是朋友間互相調侃。

    “是那個叫玉子的咖啡師嗎?”

    她等了一會,見村上悠不說話,于是繼續道:“長的很可愛呢,剛從學校出來吧?嘖嘖~怪不得你會拋棄愛衣。”

    村上悠合攏書本,看著佐倉鈴音:“你不感覺你的求知欲有點過了嗎?”

    他的語氣沒有太多的感彩,像是和平常說話一樣。

    佐倉鈴音收起表情,嘴角突然掛起冷笑:“惱羞成怒?承認自己玩弄愛衣的感情了?”

    交往一天就被無故分手,算不算玩弄感情?

    村上悠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的這個問題,過了一會,說道:“這和玉子沒關系,我是后來才認識她的。”

    “那就是那個有點錢~的真田美子啰?”

    佐倉鈴音話題接的很快,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就等著村上悠說出口。

    “那也是后來認識的。”不等佐倉鈴音說話,他接著道:“我們之間的事,和你沒有關系吧?”

    “我和她是閨蜜,我們兩個之間是同事,這事我不能問?”

    不可以。也可以。

    分人,分情況,分心情。

    此時村上悠沒有心情跟她說這些。

    然而不等他說話。

    “你明明和愛衣分手了,還幫她集訓,跟她聯系,吊著她的感情,但嘴里卻一支強調和她沒有關系,你不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人渣嗎?”

    佐倉鈴音說話聲音不大,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像是情侶或者朋友在普通的聊天,但她的表情很惡劣。

    村上悠看了她一眼,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剛喝了一口咖啡,現在又有一點口渴。

    沒有端起咖啡,說道:“真正的人渣現在應該給你一耳光,然后說一句'關你什么事'甩手離開才對。”

    “你這樣說,說明你有這樣做的想法吧?”佐倉小姐面露不屑,語速很快:“為什么不這樣做?讓我猜猜。是怕在小情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面目?怕丟了工作?還是怕被趕出櫻花莊,沒有地方可以住?”

    “這些理由先不說。”他凝視了佐倉鈴音一會,平淡的問道:“佐倉桑,就以你對我的了解,你感覺我是渣男嗎?”

    佐倉鈴音猶豫了下,用了一個相當精妙的詞:“隱藏的很深。”

    隱藏的很深是什么意思?

    沒看出來,但我主觀上感覺你是這樣的人?

    還是說。

    你雖然裝的很像,但還是露出了馬腳?

    村上悠端起咖啡,手在杯子邊緣摩擦著:“你想知道為什么嗎?”

    “什么?”

    “為什么我會和中野愛衣交往一天就分手?為什么分手后還跟她聯系?”

    佐倉鈴音感覺村上悠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味道。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和情緒:“不是因為想同時踩幾條船,或者有了其他女人嗎?”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想聽真話的話,等晚上回到櫻花莊,人齊了再說。”

    “呵——還沒想好理由?希望你能在9點之前,編一個戳不破的謊言。”

    村上悠毫不介意,甚至身心開闊許多,笑了笑:“就怕我到時候說真話,你們不信。”

    既然村上悠給自己定下坦白的時間,佐倉鈴音也就沒有再追著不放。

    兩人喝完咖啡,吃了點東西,佐倉鈴音沒有因為剛才的事而毀約,仍然一個人去結賬。

    “師傅的朋友就不用給錢了。”

    “不行,一定得給。”

    “真不用了。”

    “你不收他的,至少把我的錢收下。”

    兩人僵持不下,北川玉子哀求的看著,站在佐倉鈴音后面的村上悠。

    村上悠點點頭,輕聲道:“收下吧。”

    北川玉子這才收錢。

    兩人出了店。

    佐倉鈴音語氣不善,調侃道:“沒看出來啊,你一個打工的,在店里的威望很高啊。”

    村上悠走在前面:“你吃過我做的飯,應該很清楚我的水平。”

    村上悠做的飯菜怎么樣,從悠沐碧不要他房租,但是必須負責晚飯就可以看出來。

    但這跟在咖啡店里威望高,有什么關系?除非他的咖啡技術,和料理水平一樣。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

    “愛衣跟我說,你以前不喜歡喝咖啡,對咖啡的了解,也僅限于自動販賣機里的ax罐裝咖啡。”

    兩人邊說著,邊進了車站。村上悠率先刷卡進站,在對面等著佐倉鈴音過來。

    她過來后,村上悠才開口說道:“這些事,等到晚上一起說。”

    佐倉鈴音超過他,先一步進了車廂。車廂里沒有座位,她抓住一個扶手,等村上悠靠過來,問道:“晚上不是感情問題嗎?跟你在咖啡店打工有什么聯系?”

    電車一搖一晃,兩人的衣服時不時蹭到一起。

    “同一件事說兩遍,很麻煩。晚上再說。”

    “切。”

    兩人之間陷入沉默。

    村上悠看著窗外倒退的風景,開始預估自己晚上說出實話后的風險。

    中野愛衣應該早就意識到不對勁了才對,也不知道為什么不說出來。

    還有穿越這回事,為了自身安全是肯定不能說的,得想一個好的理由。

    “轟隆——”

    車進入一片黑暗地段,玻璃把人臉映照的很清晰。

    看著村上悠略帶沉思的眼神,佐倉鈴音心中不屑。

    玻璃上的村上悠,有著快到鼻尖的長發,把臉襯的很小,文藝的氣息讓他看起來很柔弱。

    她看了一會,心里猛地涌上一點后悔。

    萬一,萬一事后愛衣讓這家伙,離開櫻花莊怎么辦?

    他有錢租到好的房子嗎?不會又去那種長滿霉菌的出租屋吧?

    她想起村上悠在上次宣傳活動時,安慰自己的場景。

    “要不,今天的事算了吧,那是你的私事,我不應該管的。”

    村上悠回過神,偏頭看著她:“你說什么?”

    “哼!”佐倉鈴音拿出手機,低著頭,沒有重復一遍的意思了。

    村上悠笑了下,看向窗外。

    必要的事盡快做完。

    兩人來到聲優雜志社,居然遇到了東山柰柰。

    “啊~~鈴音,我也被選中了。”

    “太好啦!太好啦!”

    兩女直接抱在一起,山脈與山脈之間的切磋,身為裁判的村上悠有些驚訝——居然是更加細瘦的佐倉鈴音更勝一籌。

    佐倉鈴音注意到他的視線,用力摟住東山柰柰,側臉看著他,毫不留情面:“henta!”(變態)

    東山柰柰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大眼珠子啪嘰啪嘰,開心的打招呼:“呀哈嘍~~村上君。”

    “哦。”

    這孩子,應該就是n事務所重點培養的新人吧?要不然拿到水野茜役的中野愛衣,沒道理比不過她。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