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72.六月二十一日的夜晚

72.六月二十一日的夜晚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倉庫房不大,里面有一張淘汰下來的單人床,一個放不了幾件衣服的衣柜,外加他買的電視機,就立馬顯得擁擠起來。

    村上悠很滿意。

    衣柜和床雖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卻能提高人的生活幸福感。

    一樓還有可以泡澡的浴室,洗衣機,比他原先整個租房還要大的公共場所——客廳。

    他竟然還有些小幸福。

    真是容易滿足啊。

    發霉的租房他已經退掉,房東也沒有挽留他——東京都,有的是不在乎霉味的租客。

    樓下傳來喧鬧聲,應該是她們買東西回來了。

    村上悠從地上站起來——單人床還只是床板,拍了拍屁股,往樓下走去。

    剛下樓,隱約看到東山柰柰的身影進了臥室,應該是去換襪子了。

    其他三人有的拿著食材,有的拿著幫他買的東西。

    村上悠上前接過:“謝謝。”

    “趕緊去收拾,然后去做飯!”佐倉小姐揉著有些酸疼的肩膀進了客廳。

    中野愛衣看佐倉鈴音在客廳坐下休息后,轉頭笑著對村上悠道:“需要我幫你嗎?”

    “不用了。”村上悠不喜歡別人進自己的臥室。

    中野愛衣也沒在意:“那好,你慢慢收拾,我也去休息一會兒。”

    “嗯。”村上悠點點頭:“辛苦你了。”

    把收拾好,略顯滿意的打量一圈,如果空間再大一點點,能讓他放下一個小書架就好啦。

    下了樓,用幾人買回來的食材,做了一頓49分的晚餐。

    “嗯~~好吃。”

    “果然把村上這家伙騙回來是正確的選擇。”

    “嗯嗯嗯!”

    吃完飯后,中野愛衣、東山柰柰去洗碗。

    悠沐碧拿著幾張單子,坐到村上悠面前:“咳咳,既然你租了我這里的房子,那一切都要事先說好。”

    “好。”村上悠做出傾聽的姿勢。

    租房當然不會這么簡單,但幾人認識,還一起度過一段集訓時光,也沒必要搞的太正式。

    “首先是浴室使用時間,女生從晚上六點到晚上九點半,之后就是你的時間。”

    村上悠點點頭:“沒問題。”

    “還有洗衣機,襪子不能放進去,洗衣液自己買一瓶,用標簽貼好名字。”

    “好。”

    “標簽我這里有,待會你自己拿去貼好。”悠沐碧遞給他一張沒使用的標簽,繼續說道:“晾衣服就在中庭,左邊五分之四是女生用地,你的在最右邊。”

    “好。”

    “接下來就是房租電費。”悠沐碧拿著單子翻了一會,看著數字說道:“第一年我就不要你的房租了,作為交換,你除了教我學習以外,還必須負責做晚飯,只要做晚飯就行。”

    村上悠想了下,讓中野愛衣成長起來,一年時間總是要的,附近也實在沒什么好的房子可以租,點頭道:“好,不過你學習的事,我只能盡力而為,你自己不想學的話,我可不會管。”

    “不用你說。”悠沐碧坐在地上,下巴剛到桌子邊緣:“我要是不想學的話,也不會提著這個要求。但你的教學水準不能低于集訓時間的水平。”

    村上悠也不太了解島國培訓機構老師的工資,但他不在乎。從心里上來講,他更想付房租,這樣能省去他很多麻煩。

    但看到悠沐碧柔弱矮小的體形,靠著出租房子來維持生活的樣子,既然遇到了,輔導一下她作業這些小事,順手而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輔導一個孤兒小蘿莉努力考上大學,從男性的生理和心理上來講,并不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

    “現在的電費一個月是6000日元左右,按照五分之一算,你每個月大概給我1200日元。但是具體多少,要看每個月的賬單。”

    村上悠看著她的模樣,突然想到周星馳電影里的包租婆,用水都要算到分毫不差。

    但悠沐碧才十七歲,身高一米四四。

    在她父母死之后、中野愛衣她們住進來之前,她在這房間眾多、占地寬廣的櫻花莊,是怎樣熬過來的?

    村上悠想到第一次來櫻花莊時,佐倉鈴音拿的棒球棒,還有悠沐碧lv明顯不低的劍道。

    也許,當初那個熊貓玩偶賣貴了。

    他笑著道:“好,以后賬單來了,請及時告訴我,繳納電費這種事,我可不一定記得住。”

    悠沐碧白了他一眼,拿出一個鐵皮盒子,準備把賬單放進去:“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還有,你只要敢做出任何引起女性不快的事,立馬滾出去。”

    “哼哼哼~~~”佐倉鈴音在一旁不懷好意的看著村上悠:“來取悅我吧,人渣。”

    村上悠用大拇指指著囂張的佐倉小姐,對著悠沐碧說道:“這樣的怎么處理?”

    悠沐碧沒理他,埋著頭好像在弄什么東西。

    從村上悠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后腦勺,似乎是鐵皮蓋子有些難拿開。

    “需要我幫忙嗎?”

    悠沐碧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把鐵皮盒子遞給他。

    應該是一個裝曲奇餅干的盒子,上面的花紋都已經掉了大半,還生了銹。

    村上悠用力扳了下。

    沒打開。

    又用力試了下,還是沒打開。

    抬起頭,悠沐碧剛剛超過桌子的腦袋凝視著他。

    “有點牢靠哈。”村上悠站起來:“我去廚房用刀試試。”

    村上悠拿著鐵皮盒子走出客廳,聽到佐倉小姐的聲音。

    “嘖——”

    村上悠搖搖頭,這個鐵皮盒子是真的難開,他也沒感覺丟臉,只是改造有必要繼續刷下去了。

    進了廚房,中野愛衣在洗碗,東山柰柰負責清洗。

    看到他進來,問道:“村上君,有什么事嗎?”

    村上悠揚了揚手里的鐵皮盒子。

    “阿拉,又打不開啦?”中野愛衣打開水龍頭,清理了一下手上的洗潔精:“給我吧。”

    村上悠遞過去,中野愛衣熟練的拿出一把水果刀,插進縫隙里,也不知道怎么使的力氣,蓋子很輕松的就被打開了。

    中野愛衣把盒子和蓋子遞給他,把水果刀放回櫥柜里,繼續洗碗:“第一次我們幾個弄了好久才打開呢,現在都熟練了。”

    村上悠沒問為什么不換一個好的盒子,大概能猜到是“父母在世時用的”之類的理由。

    走回客廳,把盒子還給悠沐碧。

    中野愛衣和東山柰柰洗完碗,回到客廳休息了會。

    五人看了會電視,然后依次去洗澡。

    晚上十點半,村上悠洗完澡,舒服的把自己摔在床上。

    床頭窗戶的玻璃,有淅淅瀝瀝的雨聲,感覺整個身體都酥軟了。

    “嗡~”

    lne櫻花莊聊天群。

    加油!鬧!:歐亞斯密(晚安)

    杏杏:歐亞斯密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歐亞斯密

    村上悠猶豫了下,還是放下了手機。

    幾個女生早就熟悉了,他冒然跟上感覺有些不妥。

    “嗡~”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你怎么回事?八嘎呀路~~

    “唉~”

    lne櫻花莊聊天群。

    帥氣の男人:歐亞斯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