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71.集訓·結束(7)

71.集訓·結束(7)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太宰治說過,集訓就是日日重復同樣的事,依循著與昨日無異的慣例。

    腦袋里突然蹦出這句話。

    走在買煙花路上的村上悠,感覺自己可能最近一直在讀《月色真美》,被安曇小太郎這個文藝小青年影響了。

    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晚上8點42,六月二十號,周五,持續梅雨。

    哦~,這個天氣顯示的是東京,集訓地點的天氣是晴。

    收起手機,煙花店就在面前。

    “歡迎光臨。”

    為什么會買煙花?

    下午集訓結束后,佐倉小姐突然把臺本往地上一甩:“煙花!我要放煙花!”

    沒等村上悠適應突然轉變的不明畫風,其他幾個女孩也一起嚷嚷起來。

    二十二號試音會,二十一號回家,所以想在二十號晚上放煙花?

    村上悠是這樣理解的。

    為什么是他出來買煙花?

    “再來一次!”佐倉小姐豎著在客廳燈光下,白的近乎透明的食指:“再來一次鬼牌!用它來決定誰去買煙花!”

    沒有佐倉鈴音“幫忙”抽牌的村上,毋庸置疑的獲得了第一。

    佐倉小姐也不出意料的成為最后一名。

    但是。

    “你們不感覺讓最后一名又去買煙花,又要自己掏錢很可憐嗎?”中野愛衣桑語氣很輕柔,帶著疑惑,提議道:“不如讓第一名去買,最后一名出錢,我感覺這樣比較公平誒,你們感覺呢?”

    “贊成!”

    “同意!”

    “我出錢!”

    讓最后一名出錢,村上悠能理解,但讓第一名跑腿,二三四名躺著休息,公平到底體現在哪里了?

    不過鄰近夏日的夜,村上悠并不討厭,而且比起呆在別墅里被幾個女孩吵的頭疼,自己出來走走顯然更符合他的心意。

    接過佐倉鈴音遞過來的三萬日元,村上君悠哉悠哉的出發了。

    島國民用煙花種類繁多,噴花類、吐珠類、線香類等等,價格低的有199日元的,貴的也有上千日元。

    在煙花旁邊就是木炭、酒精燈等燒烤工具,可謂是算準了顧客的需求。

    村上悠每樣拿了一些,三萬日元花光,滿滿的一大堆。

    回到別墅已經靠近9點半。

    佐倉鈴音:“太慢了!買個煙花用了這么長的時間。”

    “嫌慢就自己去。”村上悠一路走走停停,而且步子很慢,當然花了不少時間。

    “切~我可是出了錢的!”佐倉鈴音奪過村上悠手上的煙花:“決定了!本來屬于你的五分之一,分出一半給我們四個。”

    全拿走也無所謂,不,還是留一個,要不然會被釘上可憐的標簽。

    “我們快走吧!”悠沐碧和東山柰柰拎著水桶,迫不及待的站在門口。

    村上悠分到幾個一發沖天、色彩絢麗但危險性較高的大煙花。

    遠離四個拿著煙花當仙女棒跳舞的女性,在一片相對空曠的地方,把所有大煙花一字排開。

    由于發射需要一定的時間,村上悠索性一下子全部點燃。

    站在遠處,靜靜等候。

    “咻——砰!”

    一道明黃色的光團飛向天空,然后炸裂,像是花又像是雨。

    不等第一個煙花暗淡下去,第二個就開始喧賓奪主,用更猛烈的強光、更絢爛的色彩吸引了村上悠的視線。

    少女們的歡呼聲,在煙花下隱約能聽見。

    三十秒,將近七八千日元就這樣沒了,村上悠只能雙手插兜,站在一邊看著四人玩。

    “人渣君,過來比賽啊!”

    村上悠走過去。

    “比賽可以,但是先說好,第一名不接受任何懲罰。”

    “不會哦。”中野愛衣笑著道:“這次第一名有獎勵呢。”

    其他三個女孩捂著嘴,發出偷笑:“嘿嘿嘿~。”

    村上悠借著遠處的路燈,和天上中規中矩的星光,看著中野愛衣眼角帶著明顯的捉弄,想到她幾天在演技和聲線上進步,不由笑出來:“好,我很期待。”

    “你先贏了再說吧,人~~渣~~”佐倉鈴音遞過來一個蚯蚓煙花——沒有光亮和色彩,點燃后像一條蚯蚓:“誰的蚯蚓最長,誰就是第一。”

    于是四個成年人,一個未成年,用亞洲蹲的方式圍成一個圈,目不轉睛地盯著各自199日元的蚯蚓煙花。

    “加油~蚯蚓君!加油~”

    村上悠看了過去——東山柰柰小手握成拳,放在胸口,嘴里小聲的喊著加油。

    又看了下其他人,也都緊張的看著自己的“蚯蚓”。

    村上悠不知道這算不算游戲,也有些期待的看著屬于自己的“蚯蚓”。

    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這也被判定成游戲,村上悠贏了。

    “喲西~!現在宣布第一名的獎勵!”悠沐碧雙手插腰,仰望著村上悠:“負責把垃圾帶回去——哈哈哈哈”

    佐倉鈴音吐出小舌頭:“略略略~~”

    東山柰柰用可憐的目光看著他。

    回去的路上,中野愛衣幫忙拎了一個水桶,和村上悠走在后面,三女在前面打打鬧鬧。

    夜風襲來,中野愛衣撩了下頭發,輕聲道:“結束了呢。”

    “嗯。”

    村上悠應了一聲。

    他聽到前面佐倉鈴音在說“幸好我把那根煙花給了他”,一旁的東山柰柰還在哀嘆自己的“蚯蚓”第一個陣亡,悠沐碧沖在最前面,嘴里“喝~哈~”的揮砍著不存在的敵人。

    等到試音會結束,開始嘗試寫小說吧——為自己悠哉游哉的余生早點掙錢。

    六月二十一日,幾人再次乘坐新干線回到繁華忙碌的東京都。

    車到中途。

    東山柰柰喊道:“呀~下雨了。”

    村上悠從看了三分之二的文庫本中抬起頭,看向窗外,他們正慢慢進入梅雨云層的籠罩范圍。

    仔細算算,這梅雨持續快一個月了吧,也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村上悠低下頭,繼續翻看文庫本。

    上午10點56分,幾人下了車。

    村上悠正準備道別,中野愛衣突然說道:“村上君,你現在租的房子在哪里?”

    村上悠指著旁邊的電車:“坐這個兩站路就到了。”

    “那我們先去你那里休息一下可以嗎?”中野愛衣一手拎著箱子,一手揉著腳:“有點累了。”

    “不錯誒,正好吃個午飯。”東山柰柰把頭湊過來,大眼珠子啪嘰啪嘰的看著村上悠。

    這幾天村上悠的廚藝已經征服了幾人。

    “對哦!”佐倉鈴音用手指指著村上悠:“就當你這幾天住我家別墅的房租了,走走走!”

    家里來客人,這是在村上悠心里排第一的麻煩事。

    “要不下次吧。”

    安靜了一會。

    “我的腿好酸啊,走不動了。”

    “我也是,哭~~嗯嗯。”

    “要不我們就蹲在車站角落休息一會吧,好可憐啊我們。”

    “”

    出租屋門口,村上悠在前面拿鑰匙開門,幾個人在后面好奇的張望著。

    門打開,村上悠立即味道一股刺鼻的霉味。

    “啊——好臭。”佐倉鈴音捂著鼻子:“什么味道?”

    其余人也都捏著鼻子,只有東山柰柰把手縮在衣袖里,用空了一小截的袖口捂著鼻子。

    村上悠也皺了皺眉,幾天沒打掃也懶得的換鞋,直接走進去。

    看向臭味的來源——一面發霉相當嚴重的墻壁。

    佐倉鈴音一手捏著鼻子,一手扇著風,聲音嗡嗡的:“這種地方能住人嗎?”

    中野愛衣跟著進來,皺眉的看著墻壁:“這幾天東京梅雨沒停過,發霉也很正常。”轉頭看向村上悠:“你現在怎么辦?”

    清理是清理不干凈了,村上悠打電話給房東。

    “在東京,月租6萬日元你還想要什么?”

    “發霉?自己噴點香水,等到7月份天晴就好了,或者自己出去租個賓館。”

    “就這樣,我打麻將,掛了。”

    “嘟—嘟——”

    “要不你去我家住幾天吧。”悠沐碧居然開口了:“不過你必須每天幫我補習功課,直到7月16號期末考試考完。”

    下午3點,村上悠滿頭大汗的把櫻花莊二樓的儲物間收拾出來,坐在地上擦著汗。

    “呼~~”

    拿起旁邊的水喝了一口。

    “嗡~”

    lne櫻花莊群聊。

    噫~該死的碳酸飲料:人渣,除了拖鞋枕頭,還需要什么?

    幾人出去購買食材,順帶幫村上悠買了一些發了霉沒法用的生活用品。

    村上悠想了下。

    帥氣の男人:筆和紙吧

    村上悠放下手機,在地上躺下來,休息了一會。

    “嗡~”

    lne櫻花莊群聊。

    凹醬:(圖片:東山柰柰一腳踩進水坑,臉上帶著茫然、無辜、冤枉)

    凹醬:哈哈哈哈

    杏杏:〒▽〒

    杏杏:真希望梅雨快點過去呢

    看了兩眼,把手機丟在一邊,擦了擦快要流下來的汗水。

    “啊嘖誒~~”(好熱~~)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