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61.我和村上君的關系很好

61.我和村上君的關系很好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5月26,周一,持續梅雨,《悠哉》《旭丘》宣傳日,家里的霉味更加濃郁。

    這都不是今天的重點。

    村上悠站在晾衣架前,看著仍然濕漉漉的衣服,陷入沉思。

    過了一會,回到客廳翻出最后一件衣服。

    “請明天一定要放晴,拜托了。”

    坐電車趕到活動場館,在門外的小超市里買了一份258日元的壽司便當,成長條排列,一共五個。

    這條街寫有不允許邊走邊吃的牌子,村上悠只好拿在手上,進了化妝室,坐下來才開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這是什么?你早飯就吃這個嗎?”

    佐倉鈴音走了過來。

    她今天穿了牛仔短褲,一雙雪白修長的腿看起來比壽司誘人。

    “你不會真窮的吃不起飯了吧?”

    “你這話有些傷人啊。特別是對一個男人來說。”村上悠雖然沒什么錢,但自我感覺并不窮,甚至很富有,所以沒把這話放心上。

    換了一個真窮,且自尊心強的男人,怕是要翻臉。

    佐倉鈴音的性格某種意義上來說,真是有點糟糕。

    但她也不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好像就是在說實話。

    實話這種看起來美妙的東西,里面藏了糖還是毒藥,是因人而異的。

    “有什么關系?”佐倉鈴音在他旁邊坐下,遞給他一瓶插有吸管的礦泉水:“我交朋友又不看他有沒有錢,我家在千代田有好幾套房子。就算找男朋友,也不需要他有錢。”

    “真是羨慕啊。”

    村上悠敷衍了一句,喝了口水,繼續吃他白天258日元、到了晚上9點售價129日元的壽司。(晚上打折)

    東京23區,說到有錢,千代田區絕對可以爭一下第一,甚至有“在人生比賽中,贏了的人,才有資格住這里”的話。

    其實在東京有房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東京的房價有點殘念,特別是對于一般聲優來說。

    過了一會,村川梨依來了,佐倉小姐終于停止了她“我有錢,找男朋友只要性格好”的主題演講。

    她走后,村上悠下意識掏了掏耳朵。

    大清早的,被一個漂亮女孩子,懟著耳朵說沒錢,不愧是梅雨的一天。

    “堂本,來玩游戲啊。”

    “不了不了。”堂本海斗頭都沒抬,趕緊擺擺手:“待會就要正式表演了,看劇本重要。”

    “好吧。”

    “嗨~,大家感覺兩部動畫的pv怎么樣呢?”

    “我感覺很精美啊,特別是《悠哉日常大王》。”

    “對對對,好美的田園風光,一條螢也非常可愛。”

    “最主要的是,兩部動畫都發生在旭丘這個寧靜的村莊哦,會發生什么樣的故事呢?真是讓人非常期待。”

    “好了,接下來是就是{新人認知環節}。”

    村川梨依姑且算是兼任主持人的身份,對著大屏幕念道:“因為兩部動畫的聲優都是新人,通過抽簽的方式,選出兩人來說說看,他們對某一個人的第一印象。ps:好的,壞的都要說一點。”

    “壞的方面?哦~~,牙白吶~。”

    眾人裝出很緊張的樣子。

    其實彩排的時候,劇本導演早就給了幾個看似說的是壞話,但實際還是在說好話的樣本句子。

    聲優在舞臺上一直都會表現的很親密,這種說壞話的環節,就能引起觀眾的興趣。

    “亞達喲~”佐倉鈴音左右環顧了下:“絕對!絕對不要抽到我!壞話什么的,我才說不出口呢!”

    “誒?”村川梨依驚訝的站起來,看起也沒比坐著高多少:“說不出口?佐倉桑的意思是有啰?”

    “喔——”

    下面的觀眾開始起哄。

    “不是!不是!村川桑!”

    佐倉鈴音假裝被抓住小辮子,惱羞成怒的輕輕錘了下村川梨依。

    氣氛烘托起來,游戲開始。

    staff拿上來兩個抽簽桶,一個里面有兩張紅色的紙條,一個里面是所有人的名字。

    先是裝有紅色紙條的抽簽。

    每個聲優抽簽之前,都會故意做出各種搞怪的表情,一副不想抽到的樣子。

    這個抽簽是隨機的,抽到的人還能多說兩句話,讓更多觀眾認識自己。

    想不想抽到,自己大家心里清楚。

    “堂本桑抽到啦!”

    “還有一個呢?”

    “快亮出自己的紙條。”

    “咳咳~~”佐倉鈴音緩慢的把自己的紙條亮出來,紅色的:“這不對勁啊!為什么!難道我剛才說了什么fg?”

    聲嘶力竭,一臉被暗害的表情,看臺下的觀眾瘋狂鼓掌。

    “嗨,堂本桑先抽簽。”

    堂本海斗從寫有所有人名字的桶里,隨便抽了一張。

    “是阿澄佳奈桑。”

    “哦~~”

    阿澄佳奈做出一副期待的樣子。

    “阿澄桑啊”

    “等等等,你來中間說。”

    “啊?”堂本海斗露出為難的表情:“不用了吧~,我這個位置很舒服。”

    “嗯?難道說,你要講不得了的壞話?”阿澄佳奈揮了揮拳頭。

    堂本海斗只好站到正中間。

    “阿澄桑啊,很漂亮,很敬業,在休息室一直在看臺本”

    “壞的呢?”

    堂本海斗露出相當夸張的為難表情,眾人哈哈大笑。

    “嗯——嗯——阿澄桑啊,不行!真的不行!”

    “什么不行?”

    “她其實太像太太了,這點不行!”

    “誒?堂本桑,難道是人妻控?牙白吶~~”

    “不是!真不是!”

    莫名其妙被貼上“人妻控”的堂本海斗,灰溜溜的坐回座位上。

    “嗨,輪到佐倉桑抽簽了。”

    拿著抽簽桶的村川梨依相當的興奮:“期待!非常期待!”

    手伸到一般的佐倉小姐笑著咆哮道:“你夠啦!我忍你很久了!”

    然后也不抽簽了,手指著村川梨依,面對著觀眾埋怨道:“從剛才開始,村川桑就一直偷偷在問我壞話的事,無路賽吶~”

    村川梨依賣萌的吐了一下舌頭。

    下面的觀眾哈哈大笑,對抽簽更加期待。

    佐倉鈴音手放在抽簽桶里,裝出猶豫的樣子。

    “這張不行。這張也很牙白~”

    明明都不知道桶里的情況,卻好像自己有特異功能一樣,逗的村川梨依直樂呵,連桶都拿不穩。

    “嗯,就這張了。”

    “快打開看看。”

    兩人腦袋湊在一起,偷偷的看。

    “啊——是村上桑噠!”

    所有人的目光給到角落里打醬油的村上悠,都期待佐倉鈴音會說出什么過分的話。

    “首先從好的方面來吧。”

    “好的方面”佐倉鈴音猶豫了下:“料理很棒。”

    “料理?”堂本海斗站了起來:“為什么你會知道?”

    “其實啊”佐倉鈴音在她和村上悠之間比劃了一下:“我們兩個之前就認識了,一起吃過飯的。”

    “哦~”

    這個話題不好多問,大家也沒多糾結。

    “那壞的地方呢。”

    “討厭。”

    佐倉鈴音回答的相當干脆,讓眾人都愣了下。

    “嗯?”

    “我有點討厭他的態度,或者說氣質。”

    “誒——?”村村梨依不可思議的看著她:“這樣說真的不要緊嗎?”

    下面的觀眾收獲意外之喜,又開始起哄。

    “沒關系的。”佐倉小姐擺擺手:“村上君是我的同期,我和他關系很好。”

    “也就是說,關系好到說壞話也不要緊了嗎?”

    “是哦。”佐倉鈴音點點頭。

    “村上桑,你感覺呢?”村川梨依問道。

    村上悠假裝正經的考慮了一下,看了眼佐倉鈴音,又看著臺下的觀眾。

    “關系好不好無所謂。”一本正經:“主要是被佐倉桑這樣的美人討厭,說實話,我并不怎么討厭。”

    “哈哈哈。”

    {喜歡挨罵}的觀眾們,仿佛找到了同胞,看這個帥到沒朋友的家伙也親切了不少。

    “你是抖嗎?”堂本海斗不敢置信的看著村上悠:“早知道我抽到你算了,我保證罵死你。”

    “呀呀呀呀”村上悠慌張的擺擺手:“你還是算了。”

    “哈哈哈。”

    臺下的觀眾更加歡樂。

    村川梨依又把話題拐回來,對著佐倉鈴音問道:“佐倉桑,你討厭村上桑哪里呢?”

    所有人看著佐倉鈴音。

    “我不是說跟他之前就認識嗎?”

    “嗯。”

    “跟他相處下來,你就會發現,這個人身上有一種{呀~這件事不想去做,只是因為我不想去做,我要真想干,隨便就能把事情給你辦好了},這種莫名其妙的、二次元主人公的帥氣。”

    “這為什么要討厭啊?”

    “等等?”堂本海斗站了起來:“帥氣?”

    “說錯了,說錯了!是自信滿滿!驕傲!對,是驕傲!”

    堂本海斗沒聽她的解釋,幽怨的看著村上悠:“原來如此~,我和佐倉桑的差距,原來在這里。”

    村上悠一陣惡寒,趕緊說道:“不管怎么樣,堂本桑你是不行的。”

    “誒?也就是說其他男性可以?”有腐女傾向的女聲優忍不住開口。

    “不不不!任何男性都不行!不對!任何人都不行!”

    作者的話:大家的評論我都看了,有很多啟發,佐倉這個人物的形象在我心中更加豐滿,希望能塑造一個與通常意義上的女主角不一樣的女角色。

    兩人的關系也終于走到了“關系很好這一步”,萬里長征開始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