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51.二次拒絕

51.二次拒絕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真的,不是很好吃。”

    “嚯~?哪里不好吃?”

    中野愛衣的語氣有點難以捉摸。

    村上悠有些后悔,原以為中野愛衣是個溫柔賢淑的島國女性,怎么在這方面這么計較?

    而他本人也是蠢,這么麻煩的事,一開始隨便吃兩塊不就好了嗎?

    說點好聽的話,很難嗎?

    這絕不是拍馬屁,也不是舔狗,純粹是男人對女人的敷衍。

    女孩子發了一張照片過來,你說好看絕對能省下很多時間。你說不好看,接下來可能是持續一兩個月的六月細雨,或者一兩日的狂風暴雨,都

    嗯,反正,怪麻煩的。

    可惜,上一刻他的滿級料理技能,把餅干里面的瑕疵全部品嘗出來,他實在沒忍住。

    而人生還有同“不要和女人講她們不想聽的真話”一樣的真理——落子無悔。

    所以,他現在應該怎么辦?

    “一,烤箱預熱不充分。二,沒有過篩。面粉應該是剛買來沒多久,但這幾天一直下雨,還是有些凝結。三,黃油從冰箱里拿出來沒有等到它恢復常溫。四”

    話沒說完。

    “啪~”中野愛衣雙手在下巴下一合,高興道:“原來你這么厲害,要不你做一次給我們嘗嘗吧?”

    “不用了吧,我們不是要集訓嗎?”

    村上悠擁有lv5的料理技能,但他很少自己做飯吃。這么麻煩的事,在ido已經干的夠多了。

    而且正是因為料理技能滿級了,辛辛苦苦做出幾個菜,除了吃的舒服點,好吃點,沒有太多意義,既不會增加經驗,情緒料理特性對他也不起作用,實在想不到一個人開伙的理由。

    他自己都懶得給自己做,更不要想他在休息時間給別人做了。

    中野愛衣脫下身上繡有貓咪的圍裙:“反正我們兩個在《k》里都是一兩句臺詞的路人甲,集訓不集訓也無所謂。”

    村上悠愣了下,你這人一開始不是這樣說的呀?

    “那你叫我來干嘛?”

    中野愛衣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站起來,快。”

    村上悠下意識站起來,中野愛衣繞到他身后,把圍裙從他脖子上套下去,隨后在后面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走吧。”

    村上悠被她推進廚房。

    “來吧。”她把一個用于攪拌面粉的盆,遞到村上悠手上:“我給你打下手,開始吧。”

    早知道就不來了。

    村上悠拿起雞蛋對著盆邊緣隨便敲了下,單手帥氣的完成了打雞蛋的過程。

    中野愛衣說是在一旁打下手,其實也就站在那里看看,時不時還點點頭,簡直是來檢查徒弟手藝的糕點師傅。

    村上悠用相當夸張的手法,徒手把面粉捏成自己的形狀。

    “好厲害。”中野愛衣發出幼兒園好奇寶寶的聲音:“能不能捏一個我的形狀,對了,對了,鈴音、柰柰、凹醬都要。”

    “別看著我啊,快點快點。”

    村上悠把餅干放進預熱的剛剛好的烤箱,定時,脫下手套:“好了。”

    中野愛衣雙手合十,搖擺著頭道:“辛苦啦。”又幫村上悠脫下圍裙:“去客廳休息一會吧。”

    兩人回到客廳,佐倉鈴音正捧著臺本念念有詞,看到村上悠進來。

    “誒?你居然活著回來了?”

    佐倉小姐的聲線怪怪的,有點偏中性,有點少女音。

    可能是專門為《悠哉日常大王》角色調整的聲線吧,村上悠也沒看過臺本,隨意的猜測了下。

    “真是的,不要把我說的那么可怕。”中野愛衣揉了揉佐倉鈴音的臉蛋——佐倉小姐臉上露出幸福,轉頭對已經坐下的村上悠說道:“這個聲線是我和鈴音一起琢磨的,你感覺怎么樣?”

    “嗯嗯嗯,可以可以。”

    吃一塹長一智,雖然完全不了解角色,但姑且先說好就對了。

    女人真的是,怪麻煩的。

    佐倉小姐:“嘖~”

    聲音很響,卻傳不進不想聽的村上悠耳朵里。

    中野愛衣幫著佐倉鈴音一起練習。

    對佐倉小姐能否試音成功一點都不在乎的村上悠開始無聊起來。

    “中野,明天就要配音了,不如我們先練習一下。”

    中野愛衣想了下,語氣柔和的拒絕道:“果然還是鈴音的試音比較重要,村上君你可以自己練習一會兒。”

    中野愛衣補償計劃,遭遇挫折。

    “切,這人渣就是不想讓我通過試音,好霸占y最強新人的名號。”

    面對佐倉小姐毫無理由的污蔑,無聊的村上悠不介意反駁兩句來消磨時間:“說到底,y最強新人這個名號到底從哪來的?完全是你自己臆想出來的吧?”

    中野愛衣:“有的喲。”

    “嗯?”

    真的假的?不會合伙騙我吧?

    “每年6月,聲優雜志會在各大事務所里,挑選三名新人重點介紹,封面也會用三人的圖片。時間久了,凡是登上雜志的新人,都被稱為事務所的最強新人。

    而y事務所每年都會霸占一個名額,所以說y最強新人這個名號真的有。”

    村上悠:“挑選標準是什么?”

    中野愛衣扳著手指說道:“事務所推薦、雜志社自己考察、還有聲優的活躍程度。村上君你可是y新人里面最活躍的,鈴音想要超過你,只有拿下越谷夏海這個角色。”

    “佐倉想要的話,讓給你好了,我也不在乎這些。”

    “砰——”

    佐倉鈴音直接把臺本砸到村上悠身上。

    “你這人渣,敗類,自大狂,誰要你讓?我自己可以拿到,你以為你肯定能拿到嗎?”

    “滴答~滴答~”

    佐倉鈴音精致白皙的小臉,因為激動變得通紅。

    中野愛衣在桌子下的腳,碰了碰村上悠。

    村上悠感覺自己的玩笑也有些過火,:“咳咳,抱歉,剛才我是在開玩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表達我對這個不”

    中野愛衣踩了他一腳,柔聲對佐倉鈴音說道:“村上君也是無意的,鈴音不要生氣了。”

    佐倉鈴音沒說話。

    “都快三點了,村上君,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

    “什么?”

    “今天周五凹醬不補課,我們說好一起吃壽喜燒的,能不能麻煩你去買一下菜,我留在家看著烤箱。”

    “好啊。”

    村上悠正受不了這個氣氛,立馬同意下來。

    “鈴音醬,村上君對周圍也不熟悉,你跟他一起去吧。”

    “不要。”

    “凹醬可是期待了好久呢,距離她放學也快了。”

    佐倉鈴音閉眼想了會,干巴巴道:“好吧。”

    說完率先出了客廳,往玄關走去。

    中野愛衣推了把坐在地上不動的村上悠,低聲說道:“快去,記得好好道歉。”

    “唉~”

    我為什么要遭這種罪?

    村上悠站起來,跟上佐倉鈴音的腳步。

    兩人一言不發的在超市買完菜,村上悠想不到好的道歉時間和方式,只能主動結賬表示歉意。

    “你干嘛?”

    “付錢啊。”

    “讓開!”

    “讓我付吧,也沒多少。”

    “呵~”佐倉鈴音冷笑一聲:“要不是愛衣說你在咖啡店打工,衣服還是去年的,我都信了。你那點工資,留著付房租吧。讓開!”

    村上悠沉默一會,收起錢包退到一邊。

    收銀小姐略帶可惜的看了眼村上悠:明明長的那么帥,卻是個窮鬼,難道顏值和財富真得不能兼得嗎?

    付完錢,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時已經下午四點,陽光已經帶有絲絲黃昏的色彩。

    村上悠主動開口:“中野平時還說了些什么?”

    “切。”佐倉鈴音費力的拎著塑料袋:“說你不容易唄,還能說什么。還特地說服凹醬,想讓你也搬進櫻花莊,給你省點房租,幸好你沒同意。”

    村上悠自知自己的性格不討喜,中野愛衣對自己好,肯定不是因為他。

    他心里愧疚更深。

    伸出手。

    佐倉鈴音警覺的往后退了兩步:“你干嘛?”

    “幫你拿。”

    佐倉鈴音為了逞強,自己一個人拿著所有食材,左右兩個大袋子,看起來比她本人都要重。

    “我拿的動,不用你管。”

    “嗨嗨嗨,我知道你拿的動,但我是抖,就想吃苦,行了吧。”

    “噗~”

    佐倉小姐感覺自己被逗笑很丟臉,立馬嚴肅起來,露出厭惡的表情。

    “你在說什么?

    在這偏僻的巷子,對一個少女暴露自己不可原諒的一面?

    還是想趁著愛衣不在,又想攻略我?

    抱歉!

    我對變態、花心男都不感興趣!

    你這樣的行為只會讓我感覺更惡心!

    從生理和心理我都接受不能!

    你還是死心吧!”

    村上悠直接伸手拿過一個塑料袋,轉頭往前走:“是嘛,這次拒絕的理由似乎更過分了。”

    “哼哼~”佐倉鈴音跟了上來:“不過看在你主動低頭的份上,我把你的分數從負1000升回負350吧。”

    村上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低頭了?不也清楚自己什么時候掉到負1000的。

    “嗨嗨,謝謝。”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