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44.做客

44.做客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杏杏:《釘宮家的客人》是今天播吧?

    帥氣の男人:對

    杏杏:來櫻花莊一起看嗎?你的第一次廣播誒

    杏杏:大家都很期待,順便也學習學習(偷笑)

    這是下午三點的聊天記錄,現在是晚上7點12分,村上悠在前往櫻花莊的路上。

    村上悠不喜歡去別人家做客,太多的規矩,讓他不自在。

    但考慮到中野愛衣借給他的廣播d毫無用處——對他而言,打著順便還給別人也好的主意,他答應下來。

    下了電車7點56分,在路上吃了一份30元的炸豬排飯,花了15分鐘,最后在點21分趕到了櫻花莊。

    “晚上好,村上君。”

    中野愛衣打開門,面帶笑容。

    她穿著藍色的長裙,中長發,很美。

    村上悠點頭:“晚上好。”

    進了玄關,中野愛衣拿了一雙拖鞋給他。

    “這是我的,你先將就穿一下。”

    “不用,我赤腳就行。”

    “怎么?想把你的腳氣傳染給地板君,然后再傳染給我們,這可沒門。”

    她眼角帶著俏皮。

    中野愛衣把兔子拖鞋整齊的放在村上悠腳邊。

    直起身,撩了下因為彎腰而散落的幾根頭發。

    村上悠換上拖鞋,略小,腳指頭伸不直。

    “這是你借給我的d。”

    “你就看完了?”中野愛衣驚訝地接過收納箱。

    村上悠擺擺手,無奈道:“一聽就想睡覺,還是算了吧。”

    中野愛衣下意識想捂嘴偷笑,手抬到一半,發現拿著收納箱:“你先到客廳去坐吧,我把東西放房間里就過來。”

    “好。”

    東山柰柰、佐倉鈴音兩人都在,電視里放著的正是《我勇》。

    “村上君來啦。”東山柰柰從自己屁股下面抽出一個坐墊,拍了拍:“坐。”

    說完回過頭繼續看動畫。

    “快看快看,我出場了!”

    東山柰柰相當的激動,兩只手臂伸直,像布谷鳥一樣不斷上下揮舞著。

    “喵~”

    “啊!是我,是我!”

    面色潮紅,猛地抱住自己,隨后可能感覺這樣有點空虛,把剛剛給村上悠的坐墊迅速的拿了回去,抱在自己懷里。

    “啊——”

    像撞在樹根上的老牛一樣搖擺著頭。

    頭發扎成的丸子搖搖欲墜。

    村上悠手撐著桌子,席地而坐,他又不是女生,不怕那么點涼意。

    這集應該就是他們三個人配音的那一集。

    不久,中野愛衣配音的女服務員也出場了。

    仔細聽,還是能分辨出是中野愛衣本人的聲線,但年紀更大一些,是熟女風格。

    “嘿嘿嘿,小姐,一起喝一杯嗎?”

    是一個染著黃毛,挺著碩大啤酒肚,留著大胡子,一看就很不妙的中年冒險者。

    “哇,這個人好丑啊。”

    佐倉小姐斜著眼睛,看著村上悠。

    “嘖嘖嘖,看看,被男主角摔倒的姿勢真是狼狽,是不是啊,柰柰?”

    “啊?”東山柰柰仔細看了看:“哦,的確很丑。”

    “唉。”佐倉小姐做摸做樣的嘆了口氣:“給他配音的人也一定很丑吧,嘖嘖。”

    村上悠和她對上眼神,佐倉小姐的眼睛里寫滿了兩意——故意和得意。

    村上悠伸出手,抓住她的右手腕,10度旋轉。

    “哎喲——,疼疼疼!快放手!”

    佐倉小姐的身體隨著被扭動的手臂癱倒在地上,整個人像是被拎著。

    “誒?怎么了,怎么了?”

    “柰柰快救我!”

    東山柰柰原本驚奇的表情,逐漸變得有趣。

    “鈴音,我來救你!”

    村上悠注意到她的眼神飄忽,似乎在暗示他更加用力。

    還有東山柰柰所謂的救人,緊緊只是抱住他的手臂,沒使一點勁。

    “”

    中野愛衣手上端著水杯,進客廳看到三人扭打在一起,驚訝道:“這是在干什么?”

    “愛衣,救我,這個家伙欺負女人。”

    “對,我正在阻止他!”

    東山柰柰面色一變,村上悠發現她開始使勁——往扭曲的方向。

    “啊,啊,痛痛痛!救我啊!”

    村上悠用古怪的表情看著東山柰柰,不得不更加用力阻止佐倉小姐的手臂,往扭曲的方向發展。

    東山柰柰表情嚴肅。

    “嗯——”

    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

    這是一個惡魔。

    村上悠看著東山柰柰可愛到爆炸的臉,如此想到。

    中野愛衣把杯子放桌上,對村上悠說道:“不要再鬧了,一個人男人怎么能跟女孩子計較。”

    “就是!快放開鈴音!要不然我跟你沒完!”

    東山柰柰為了使出更大的力氣,有部分柔軟碰了上來。

    村上悠趕忙用左手把她推開,然后在佐倉鈴音光潔的腦門上彈了一下,放開了她。

    佐倉小姐被松開后,捂著額頭,第一時間躲到中野愛衣身后。

    “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色鬼!色鬼!”

    村上悠沒有計較她的恩將仇報,對中野愛衣聳了聳肩,意思是:這就是我為什么收拾她的原因。

    中野愛衣笑了笑:“好了,我們還是專心看電視吧,要不然要結束了。”

    “就是,哼~,愛衣醬,我們不理他。”佐倉小姐用剛被扭的右手摟著中野愛衣的腰。

    全然不知,到底是誰在守護這條手臂。

    村上悠看著東山柰柰。

    東山柰柰大眼珠子啪嘰啪嘰,傳達出“你看我干啥?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暗語。

    村上悠端起中野愛衣給他倒的水,喝了一口,沒理她。

    東山柰柰暗暗舒了口氣,也跑到中野愛衣那一邊,把頭靠在中野愛衣的肩膀上。

    《我勇》的畫面相當精致,村上悠配音時看到的是線稿,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成品。

    一集20多分鐘,很快看完。

    “愛衣醬,你的那部分我用刻錄機錄下來了,放給你看。”佐倉鈴音寵溺的對中野愛衣說道。

    中野愛衣搖搖頭:“謝謝鈴音,不過今天先不看,待會還有村上君的廣播呢。”

    “切。”

    佐倉鈴音留著女士短發,五官精致,山峰與瘦弱身體嚴重不符,村上悠也不得不承認她長得很漂亮。

    但和她相處下來,感覺在這幅身體的靈魂像個男人。

    喜歡“嘖”“切”等粗鄙的話語,喜歡摸女孩子,對男性很討厭。

    9點,《釘宮家的客人》準時開播。

    由于是廣播的緣故,屏幕上只有一張照片。

    釘宮未夕不可思議的看著計時器,村上悠面無表情。

    “hello,大家好……”

    村上悠聽著廣播里自己的本音,有點怪怪的,而且語氣全程有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

    原來自己平時說話是這樣的嗎?

    廣播從頭到尾都很尷尬,要不是有熟練的釘宮未夕在熱場,這種程度的廣播估計要調到深夜1點,然后在播放三天后因為沒有人收聽而暫停。

    這是佐倉小姐聽完后發表的看法。

    村上悠表示贊同。

    中野愛衣感覺有點意思,不過在語氣和主持人相互之間的交流上需要再鍛煉。

    東山柰柰表示很有趣——不敢保證真假。

    “今天打擾了,我回去了。”

    中野愛衣起身:“沒關系,我送你。”

    “不用了,換鞋也挺麻煩的。”

    村上悠穿上自己的鞋子,幫她把門帶上,自己借著月色跨過院子,來到巷子里。

    轉角遇到悠沐碧。

    她穿著校服,警惕的看著他,隨后雙臂交叉于胸口,一步一挪的與他錯開身。

    挪到他后面后,突然跑起來。

    “誒嘿誒嘿誒嘿”的喘息聲在巷子里回蕩。

    村上悠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

    9:34

    島國的高中生也這么辛苦嗎?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