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31.江本勝桑“代打”村上悠君上線!

31.江本勝桑“代打”村上悠君上線!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試音會的錄音室,永遠都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三十歲起步的聲優們手舞足蹈的比劃著,嘴里念念有詞。

    調音室里,人頭攢動,顯得有些擁擠。

    石田彰進去看了下眾人,迅速擺正自己位置,微微彎著腰向眾人問好。

    “佐伯桑,野村桑,下野桑。”

    佐伯太輔,《我勇》總監督,也是ab社長中澤正行的堂哥;野村信次,出資公司代表人;下野寺,音響監督。

    “哦,石田你也來啦,怎么,y也有人來試音嗎?”佐伯太輔打招呼道。

    “嗨。”

    “y不是主打女聲優嗎?別說中年男性聲優了,青年都沒幾個吧?”下野寺是老牌音響監督了,對各大事務所聲優情況了如指掌。

    石田彰笑著道:“這次招納的一個新人。”

    擔心自己舉薦新人來試音,被誤會成不尊重,又解釋道:“相當的有實力,可以說是天才也不過分。”

    佐伯太輔拍了拍自己肥大的肚子:“嚯~?待會到要好好見見,石田你也別一直站著,坐下來吧。”

    “嗨,阿里嘎多。”

    石田彰這才找了一把靠邊的椅子坐下。

    野村信次一直沒開口,腿一直抖動著,不耐煩的催促道:“下野桑,差不多可以開始試音了吧。”

    下野寺看了下手表:“距離十點還有9分鐘,人應該沒來齊。”

    野村信次果斷的揮了下手:“不用管那”

    “野村桑,不要著急,試音安排交給下野就好。”

    打斷他話的是佐伯太輔。

    野村信次可以對下野寺不耐煩,卻不敢對佐伯太輔有任何意見,苦笑著道:“對不起,是我太急了,請佐伯桑原諒。”

    佐伯太輔一手摸著肚子,一只手擺了擺:“我能理解,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誰能想到江本桑突然生病,而他配音的角色居然還是最后的魔王呢。”

    調音室里的眾人聽到這句話,都露出苦笑。

    “創平老師還真是”

    創平川言,《我勇》作者。

    第二季制作了一半時時,才告訴制作組這個一直和藹慈祥的老國王,居然是異世界最后的魔王。

    在最后幾集戲份相當的重要,而他的v江本勝卻在配了一半時病倒住院。

    出資方和制作組這幾天為這件事愁的焦頭爛額。

    “希望能找到一個聲線和江本桑差不多的。”

    話是這樣說,野村信次卻沒報什么希望。

    江本勝聲優年資頗高,聲線渾厚鏗鏘,是很多番劇里國王一類的御用聲優。

    如果真的有能替代的,哪個制作組愿意用江本勝這樣年資高——工資就高,在年輕人里毫無人氣的老頭子。

    江本勝只在業界受人尊重。

    下野寺沒把野村信次剛才的沖動放在心上,出了問題誰不煩,那么多錢白來的?

    安慰道:“不管有沒有,總得試試。”

    野村信次嘆了口氣:“也只能這樣了。”

    石田彰眼珠子快速的左右晃了下,笑著道:“野村桑,你倒是可以期待一下我們事務所的新人。”

    “哦?”

    石田彰不是一個喜歡吹牛的人,連續兩次說到新人,眾人都產生點興趣。

    下野寺說道:“但最后幾話對演技要求也很高啊,好人突然變成壞人,王道變成魔道。”

    石田彰沒有再繼續提村上悠——過猶不及,能讓眾人有個印象已經可以了。

    聲優這一行,畢竟靠實力吃飯。

    調音室陷入沉默,野村信次的腿再次抖動起來:“下野桑,還有幾分鐘開始?”

    下野寺看了下時間,還有3分鐘,但他沒有再繼續讓眾人等下去,對一邊的助手說道:“去讓聲優們準備吧。”

    “嗨。”

    帶著帽子的助手快步出了調音室,不一會又回來,朝著下野寺點點頭,示意已經通知了。

    眾人坐好,皆面朝錄音室。

    玻璃對面的錄音室陸續有人進來,最后人數停在十三人,錄音室的門被關上。

    石田彰注視著角落里面色沉靜的村上悠,暗暗點頭,至少心態上應該沒問題。

    下野寺按下一個按鈕,錄音室與調音室之間的麥被暫時打開:“各位,開始吧。”

    松手,麥又被關掉。

    一個三十幾歲,面容剛正的男子上前,站在錄音麥克風前。

    “我是i的奧平風信,開始配音。”

    深吸了口氣,右手舉著臺北,與目光平視的高度。

    “我的孫女{弗拉維婭·馬克西米安娜·狄奧多拉}哦,國家的命運”

    下野寺現在在調音室里,也沒有做決定的權利,回頭看向總監督佐伯太輔。

    佐伯太輔沒有發表看法,反而問道:“野村桑,你感覺呢?”

    野村信次毫不猶豫的搖搖頭:“不行。”

    佐伯太輔朝等他意見的下野寺點點頭,下野寺回過頭:“下一個。”

    麥克風前的奧平風信沒有太難過,朝著眾人鞠了一躬,安靜的退回座位。

    眾人陸續上前,卻都沒讓野村信次滿意的。

    眾人的演技聲線都還可以,但和他想要的“一模一樣”差距很大。

    仔細一聽,肯定能發現聲線的不同。

    江本勝住院的消息制作組沒有隱瞞,也許部分觀眾會原諒聲線的不同。

    但出資方不允許,在徹底沒辦法之前,一定要找一個和江本勝聲線一樣的。

    至少也要差不多。

    那么大的投資,國王要是一直是一個工具人也就算了,隨便糊弄下。但偏偏是oss,高層就絕不允許糊弄過去。

    反正聲優又不值錢。

    幾萬日元的每集報酬,在每集二千多萬的制作成本面前,算錢嗎?

    那就選吧。

    野村信次帶著這樣的命令來到了試音會。

    嘛的!

    他低聲罵了句。

    “y村上悠,準備試音。”

    一個和其他上了年紀聲優的嗓音截然不同的清悅嗓子響起。

    野村信次皺眉,看著年輕到過分的村上悠。

    石田彰笑著道:“這就是事務所的新人。”

    下野寺說道:“這個年輕人啊?我有點印象,聲線的確很厲害。”

    野村信次的眉頭微微松開,心里涌起絲絲希望——每個人上來試音他都會抱著絲絲希望。

    也就是說,他一開始壓根就瞧不起這個年輕人,印象分起始就比別人低。

    在石田和下野說話后,才勉強好點。

    “我的子民們!”(江本勝聲線、洪亮、雄渾)

    野村信次眼睛一亮。

    “新的勇士已經降臨,魔王們必將被治退。”(堅定、帶著絲絲憤慨)

    “和平和安寧終將回歸美麗的狄奧多拉!”(堅定、期盼’)

    “現在,請勇者給我們說兩句。”(聲線轉柔和慈祥)

    “吾的孫女弗拉維婭,從今天開始我希望你能加入勇者的冒險小隊,為狄奧多拉獻上王族的一份力。”(心疼、不容置疑)

    野村信次猛拍了兩下大腿:“就他了!簡直就是江本桑本人來了現場一樣!”

    下野寺看向佐伯大輔。

    佐伯太輔點點,示意就這樣吧,投資方滿意最重要。

    下野寺按下按鈕:“村上君,恭喜你。”

    太好啦!

    石田彰雙手握拳,非常用力、但幅度很小的揮動了下。

    漂亮!村上君!

    村上悠朝眾人點點頭,又謝過來恭喜的聲優們。

    下野寺:“村上君,麻煩來一下調音室。”

    村上悠還是第一次進調音室,還沒來得及打量,就看到一個穿著褐色西裝的男人快步走到自己面前。

    “是叫村上悠君嗎?你真是太棒了!”

    “”

    村上悠看向石田彰,石田彰連忙過來介紹。

    “這是野村信次桑,是投資方的代表。”

    “你好。”

    村上悠伸出手。

    野村信次愣了下,隨后笑著和他握手:“村上君,加油,我很看好你。”

    “謝謝。”

    村上悠抽回手——這人一手汗。

    “野村桑,確定是村上君了吧?”佐伯太輔挺著大肚子站起來,問道。

    “就他了。”野村信次臉上露出微笑:“聲優真是怪物啊,這嗓音,簡直嘖嘖~”

    “那就好。”佐伯太輔又對村上悠說道:“村上,現在配音過程很緊張,你可能馬上就要開始配音任務。”

    “沒關系。”

    佐伯太輔點點頭:“那就好。”

    野村信次突然說道:“既然已經找到替補聲優了,是不是要在推特上說一下。”

    安定粉絲的心,安定高層的心,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佐伯太輔想了下,突然笑了起來:“我有個好主意,村上君,麻煩你配合宣傳一下。”

    村上悠還來得及說話,石田彰立馬說道:“沒問題,村上現在還是個新人,酬勞低,空閑時間多,不管是線上線下的活動都可以。”

    佐伯太輔:“呃”

    他只是想,讓村上悠錄一句話罷了。

    簽了合同,一集一萬五千日元,臺本明天會送到y的傳達室。

    中午吃過飯,村上悠仍然坐石田彰的車回y。

    一路上石田彰一直在夸贊他,并且告訴他以后配音需要注意的地方。

    兩人在樓下分別,村上悠自己坐電車去了ido,想著下午再幫幫忙。

    晚上八點,《我勇》推特發布一條信息。

    時刻關注最新消息的無數粉絲瞬間涌進來。

    “江本勝桑“代打”——村上悠君上線!”

    下面是一個視頻,點開播放。

    是一張靜態的壁紙:國王身穿黑色帶刺猙獰全身鎧,雙手中間續滿黑色的能量球,整個背景是廢棄的王都,天空被黑紅色的閃電籠罩。

    突然,有聲音響起。

    “絕望!降臨!哈哈哈哈”

    猖狂得意的笑聲從千家萬戶的手機里傳來。

    粉絲們蒙了。

    村上悠是誰?

    國王身上發生了什么?

    宣傳效果瞬間拉滿。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