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1.有恃無恐與不幸

21.有恃無恐與不幸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林阿婆安靜的把一碗茶泡飯吃完,發出長長的嘆息聲。

    “是昭和的味道。”小林阿婆撫摸著瓷碗,聲音如呢喃細語:“那個時候我和丈夫剛來到東京,每天都很辛苦,來不及吃飯,就用剩下的茶水或者開水泡飯吃。”

    “哼~”小林阿婆笑著輕哼一聲,像是想起了年輕時的趣事。

    “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北川玉子扶著她站起來:“阿婆,以后甜的東西少吃,酒也少喝。”

    “我知道啦,你和廚房那個小鬼不就是不想賣給我嘛,我都知道。”

    北川玉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小心點那個家伙。”

    “誒?納尼?”

    小林阿婆悄悄指了指廚房,低聲說道:“這種亞撒西(溫柔)的男人最是花心,他又長的一副斯文瘦弱的樣子,最受最近的小姑娘喜歡。玉子你這么可愛,還是找一個長相普通的老實人嫁了。”

    “啊?”北川玉子十八歲的臉上被染的通紅:“阿婆,沒有啦。”

    “哼(輕蔑)”小林阿婆用看透一切的姿勢搖搖頭:“走了。”

    村上悠走出廚房,正好看到小林阿婆出店門:“阿婆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小林阿婆理都沒理他,徑直走了。

    村上悠疑惑的看著北川玉子。

    北川玉子歪著腦袋想了會,俏皮的笑著道:“阿婆不太喜歡斯文帥氣的男生。”

    “也對。”村上悠摸著下巴,若有所思:“昭和年代的人應該都喜歡硬漢風格。”

    “師傅這樣的書生氣也挺好的呀。”

    村上悠搖搖頭:“不行!男人就應該英武一點。”

    “誒~?師傅也想做這樣的男人嗎?”

    “當然,你沒聽說過嗎?”村上悠右手高舉,食指指天:“奶奶曾經說過:我乃行天之道,總司一切的男人。”

    北川玉子呆呆看著他:“師傅,您的奶奶真的說過這句話?”

    “當然沒有。”

    “那就是,中中二病?”

    “……!”(男孩心里都有一個假面騎士夢。ps:作者本人最喜歡的是555(甩手))

    “嘻嘻嘻。”北川玉子對師傅說的梗完全不清楚,但不妨礙她感覺很好笑。

    而且師傅從昨天請假回來,就感覺整個人都開朗了好多。

    這樣的師傅

    “叮鈴~~”

    北川玉子揚起熱情的笑容:“歡迎光臨,客人!”

    不一會,兩個服務員和兼職的高中生也到了,愉快的一天開始了。

    到了晚上,真田美子果然數錢數到手軟,兩眼都快瞇成一條縫。

    “今天辛苦了,我先走了。”

    “師傅辛苦了,明天見。”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7點56,距離他和佐藤良馬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現在坐電車過去應該剛剛好。

    坐在電車上,就算不玩手機和看書也不會無聊,村上悠凝視著窗外剛剛亮起的燈光,腦袋放空,讓思緒任意飛揚。

    到了站臺,村上悠在角落看到坐在行李箱上的佐藤良馬。

    “佐藤,這是?”村上悠指著行李箱問道。

    佐藤良馬站起來,拉著行李箱:“我們先去居酒屋吧。”

    村上悠注意到他的情緒不對勁,點點頭:“好。”

    兩人找了家居酒屋,點了一些下酒菜和生啤。

    佐藤良馬沒說話,拿起杯子痛飲了一杯。

    村上悠:“失敗了?”

    佐藤良馬點點頭:“干杯。”

    村上悠舉起酒杯,兩杯杯子相撞,佐藤良馬的力氣很大,生啤的泡沫濺到桌上。

    兩人連續喝了三杯,佐藤良馬才緩緩說道:“兩次試音,全部失敗,今天晚上我就要回北海道。”

    “不再試試了嗎?”

    佐藤良馬搖搖頭,兩人又碰了一杯。

    “村上,你知道我為什么沒去青木嗎?”

    村上悠在第一次見佐藤良馬時,是在ab報名的那天,佐藤良馬猶豫良久,最后選擇去更好的青木養成所。

    只是不知道后來為什么也來了ab。

    “為什么?”

    “生病、我媽媽。”佐藤良馬舉起杯子,卻沒等村上悠來碰杯,喝了下去。

    “我在流水線上打工,每天穿著厚厚的工作服,重復著機械的操作,辛辛苦苦攢了0萬。”

    “在我打算報名青木時,老家打來電話,生病了,需要錢。”

    “我能怎么辦?”

    佐藤良馬又飲了一杯。

    “我猶豫很久,留下了30萬,給家里寄了50萬。”

    “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壓在這兩次試音上,呵,那是媽媽的看病錢。”

    又喝了一杯。

    佐藤良馬的眼神已經有點迷離。

    “村上,我真的好羨慕你。”

    村上悠沉默不語,輕抿口生啤。

    “帥氣,有天分,受女孩子和老師喜歡。”

    “明明沒有接觸過聲優,卻輕而易舉的試音成功。”

    “每天遲到,上課看其他書,呵~”

    佐藤良馬自嘲的笑笑,又喝了一杯。

    村上悠不知道說什么好,下意識道:“佐藤,慢點喝,你醉了。”

    佐藤良馬搖搖頭,臉上帶著暈紅:“有時候我都在想。”

    “為什么?”

    “憑什么?”

    他沒有聲嘶力竭,語調低沉,像是在低聲自言自語。

    “為什么我生來就丑?沒有天分?不受人喜歡?”

    “家里還窮,你知道嗎,村上,我老家的公交車4小時才來一班,小賣店的雜志是去年的,呵呵。”

    “我跑到東京,本想著改變命運。”

    “被人騙,被舍友嫌棄,被人罵胖,擠電車都被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從來沒有女孩子和我說過話。”

    “為什么?憑什么?”

    “我從來沒做過什么壞事,沒有欺負過別人,為什么要生來就比別人差?”

    “那為什么不干脆讓我做個壞人?”

    “我討厭你,村上,真的,我討厭你生來就擁有一切的樣子,我討厭你沒用看不起眼光看我。”

    “有時候我恨不得把你殺了。”

    “我沒有開玩笑。”

    “也沒說醉話。”

    “這都是我心里真實的想法。”

    佐藤良馬指著自己的心臟。

    村上悠:“佐藤”

    “不用安慰我。”佐藤良馬搖搖頭,雙眼無聲的凝視著酒杯:“夢碎了,我也要回北海道種土豆,村上,求你一定要成為一流的聲優。”

    “讓我在雜志、電視上看到你。”

    “以后每季的番劇都能聽到你的配音,在演員表上能看到你的名字,在深夜聽到你的廣播。”

    “求你了。”

    “至少,你要把我的夢做完。”

    村上悠喝了口啤酒:“好。”

    佐藤良馬站起來:“來!干杯!”

    “干杯!”

    “砰~”

    佐藤良馬在十點半,坐電車走了。

    把聲優的夢還給了東京,將來,也許一輩子都只能在北海道鄉下和土豆為伴。

    回去的路上,村上悠頭靠在電車窗上。

    這諾大的東京都,又有多少人和佐藤良馬一樣?

    沒有富裕的家庭、過人的天賦,卻要和天之驕子、良好教育環境下長大的孩子競爭。

    村上悠想到自己的系統。

    兩個月,只有【閱讀】和【料理】兩個技能滿級,每天有恃無恐的生活著,肆意浪費著別人夢寐以求的機緣。

    他突然想到前世詩人北島的一句話。

    那時我們有夢,關于文學,關于愛情,關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佐藤,你的夢交給我吧,還有村上悠。”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