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20.料理滿級

20.料理滿級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回到自己簡陋的出租屋,村上悠感覺自己又累又餓——烤肉全給三人吃了。

    打開房東的破舊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唉。”

    嘆了口氣,反正他也不太想做飯,索性拿上錢包和手機,重新穿好鞋子,準備去外面隨便吃點。

    找了家拉面店,吃了份720日元的豬排拉面——島國到處都是豬排飯、豬排面。

    吃完飯也沒回去,轉角進了常去的那家書店。

    今天他有些沖動了(一直被叫人渣)——不顧風險給三女投食,料理技能的成癮性還沒研究透徹,這樣舉措對自己和別人都很不負責任。

    不過怎么想,都是三個人女人的錯。

    既然都分手了,大家做熟悉的陌生人,見面當做沒看到,不是常理嗎?

    竟然還邀請他一起去吃烤肉,村上悠有些拿捏不準中野愛衣的心里

    進了書店,觀察他很久的中年女收銀員第一時間對他打招呼。

    “村上桑,店里進了一批新的料理書籍哦。”

    村上悠點點頭:“阿里嘎多。”

    找到擺放料理書的書架,隨意抽了一本沒看過的,也不找座位,背靠著書架席地而坐。

    書放在兩腿之間,輕聲翻動著,閱讀技能讓他瞬間沉浸進去。

    恍惚間來到一間廚房,各種食物原材料齊備,就等著他上手。

    天然氣打開,第一步——鍋燒熱。

    讀書的時間過得很快,等他醒過來時已經靠近6點。

    由于緯度的關系,東京剛好日落,美麗的黃昏透過落地窗灑進書店,像是鋪了一層秋天的楓葉。

    【料理lv4:99/100】

    起身把書放回書架,伸了個懶腰,出了書店。

    “村上桑,回去了嗎?”收銀員問道。

    “不,吃個飯,晚上還要繼續。”

    收銀員露出笑容:“看書也要注重身體。”

    “嗯,謝謝。”

    擺擺手,村上悠出了店門,空氣新鮮起來。

    書店兩旁種了梧桐樹,大片大片的新葉在黃昏下似乎也變成了黃色。

    晚飯吃了豬排飯,外加一份味增湯——很難喝。

    吃完后在外面散了會步,直到天色全黑,估計7點過一點時才重新回到書店。

    店里亮起明黃的燈光,光潔的地板似乎都在反光。

    “晚上好,村上桑。”

    “晚上好。”

    老位置坐下,村上悠十指交叉,伸展了下雙臂。

    “喲西,讓我看看lv5的料理技能的真面目吧。”

    晚上10點,書店關門。

    “村上桑,村上桑。”

    “啊?”村上悠從書中醒過來,收銀員正站在他旁邊,輕輕拍著他的肩膀。

    收銀員輕聲提醒道:“10點了,村上桑。”

    村上悠站起來,抬頭看去,店里的燈光暗了大半,只有他這一塊還亮著燈。

    “抱歉,看入神了。”

    【料理(滿級)】

    收銀員掩嘴一笑:“這么喜歡料理書的人,村上桑還是第一個。”

    村上悠心情不錯,笑了笑:“我喜歡各種各樣的書,準確的說,只要是書我都喜歡。”

    收銀員被他的笑容驚艷了一下,微微偏著腦袋,裝可愛道:“村上桑一看就是喜歡書的人。”

    “……”村上悠對島國女人不顧年紀的裝嫩無話可說,轉身把書放了回去:“今天麻煩你了,抱歉。”

    “沒關系的,村上君的話,不會給任何人帶來麻煩的。”

    那你可說錯了。

    村上悠出了店門,走在回家的路上,拉出系統面板。

    【閱讀(滿級):略】

    【料理(滿級):發光料理、神之舌、情緒料理、體力+1】

    【口技lv3:53/100】

    【演技lv2:52/100】

    【劍道lv1:21/100】

    【攝影lv1:1/100】

    【智力:12(10)】

    【體力:9(10)】

    【魅力:14(10)】

    點開料理技能,彈出技能詳情。

    【發光料理:所有全過程由宿主一人制作的料理自帶本特性、從心理上讓人產生料理在發光的錯覺、料理美味+1,對人引吸力+1】

    【神之舌:可以分辨任何輕微的味道】

    【情緒料理:在料理中注入你的心情,可以影響食客的心情。(本人無效)】

    以前的他在制作料理時,每次都是全力以赴,在外部條件的允許下,盡可能的附和自己料理等級級別。

    這不是他要這樣做,而是升級料理技能必須每次都這樣。

    你想升級lv4的經驗,卻一直做著lv1、lv2的東西,怎么提升?

    現在料理技能終于滿級,以后在制作料理時終于可以節省精力了。

    每次全力全開,也是挺費人的。

    回到家后,村上悠迅速洗澡睡覺,今天已經請假一天,明天還是周六,正是咖啡店最忙的時候,必須早點去做準備。

    次日7點,村上悠就趕到店里,在他和北川玉子準備甜品時,真田美子總是用幽怨的眼神看著他。

    “她怎么了?相親失敗了?”

    北川玉子靠過來,低聲解釋道:“昨天店里的生意很不好,美子姐數錢的時候一直在喊師傅的名字。”

    原來如此,村上悠點點頭。

    “那今天我們就讓她數錢數到手軟吧。”

    北川玉子展顏一笑,是十八歲的年紀:“嗨,師傅!”

    兩師徒干勁十足,在擴大后專門修建的廚房內忙碌起來。

    “叮鈴~”

    有人推門進來。

    “甜品做好沒有?”

    聲音洪亮,很熟悉。

    村上悠和北川玉子對視一眼。

    “是小林阿婆。”北川玉子說完,洗了洗手,出了廚房。

    “阿婆,您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我在醫院呆了一個星期,身體都快給我呆壞了,玉子,快給我拿幾個麻薯先解解饞。”

    北川玉子有些為難,甜品的確做好了,但小林阿婆的身體讓她有些不想讓她繼續吃。

    “那個”

    看玉子吞吞嗚嗚的,小林阿婆皺眉,大著嗓門說道:“怎么?還沒做好嗎?”

    村上悠看了下時間,才點34,ido門口應該都還沒掛上營業的牌子。

    這小林阿婆為什么這么沉迷甜品?她吃的應該都是沒有滿級的料理啊。

    村上悠看北川玉子為難,也出了廚房。

    “阿婆,現在才八點半,甜品還沒做好,您先稍等一下可以嗎?”

    小林阿婆看了下自己手腕上的女式手表,不太樂意的抬起頭:“好吧,你們年輕人要勤勉,年紀輕輕的就這么怠惰,平成一代真是不行,想當初我剛來到東京,每天四點起床”

    安靜的咖啡店里,響起小林阿婆那從商業街頭吼一聲“打麻將了”,能傳到商業街尾的大嗓門。

    真田美子花也不澆了,鉆進自己的臥室。

    村上悠看了眼北川玉子,示意讓她陪著,自己回到廚房。

    北川玉子倒是沒什么厭煩心理,上前扶著小林阿婆的手腕。

    “阿婆,來,我們先坐下再說。”

    阿婆一邊說,一邊走。

    北川玉子找了個能曬到太陽的座位。

    小林阿婆坐在舒適的沙發上,被太陽一曬,感覺有點安逸,嗓門小了一些。

    北川玉子又給她倒了杯茶,不斷附和的點頭。

    村上悠在廚房看到這一幕,不禁搖了搖頭。

    打開大冰箱,里面除了店里需要的原材料外,還有一些真田美子自己吃的食材。

    他先在飯鍋里煮了飯,然后在飯煮熟這段時間泡了壺茶。

    “北川,進來幫我一下。”

    門外小林阿婆的傾訴聲一頓:“快去吧,工作重要。”

    “嗯。”北川小腦袋乖巧的點點。

    “師傅,需要我做什么?”

    “去切三片金槍魚,再切點胡蘿卜絲和梅干。”

    “好的師傅。”北川玉子一邊洗手,一邊問道:“師傅你要做什么新的甜品嗎?”

    村上悠把煮好的飯放進冰箱,讓它快速冷卻:“不是,小林阿婆不能吃甜品,我給她做一份茶泡飯。”

    北川玉子看著村上悠。

    村上悠疑惑道:“怎么了?”

    “嗯~(否認的語氣)”北川玉子笑著搖搖頭:“沒什么。”

    手里加快了動作。

    9點過一點,茶泡飯做好了,因為有北川玉子打下手的原因,沒有觸發發光料理特性,但在村上悠的技巧下,在淺淺的熱氣中也洋溢著溫馨的氣息。

    村上悠讓北川玉子給小林阿婆端過去。

    “怎么是茶泡飯,我要的甜品呢,都九點了,怎么還沒好。”

    “阿婆,您嘗一下嘛。”

    “哼,你們年輕人做的了什么茶泡飯。”

    小林阿婆雖這樣說著,還是拿起筷子,輕嘗了一口。

    半晌,北川玉子問道:“阿婆,怎么了?您怎么哭了。”

    小林阿婆哽咽道:“玉子,你是個好孩子。”

    北川玉子:“誒?”

    小林阿婆繼續埋頭吃飯。

    廚房內的村上悠聳聳肩,他在里面注入了溫馨。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