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女友是聲優 > 14.試音(2)

14.試音(2)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村上悠皺眉:“就算是前輩,也不是你一味胡攪蠻纏的理由。”

    “什么?”那人聲音尖銳的像個女人。

    “算了平原。”有同伴拉住住他:“大家都在看著呢。”

    平原太智聽了同伴的話,非但沒有息事寧人的想法,反而感覺自己在眾人面前,向兩個后輩讓步是莫大的恥辱。

    他整了整臉色,掩蓋住因憤怒而扭曲的五官:“你們兩個給我士下座,我就原諒你們。”

    “多謝多謝。”

    佐藤良馬立馬雙膝并攏跪地、抬頭挺胸,雙手聚攏放于大腿上,呈正座之姿;然后雙手成內八字狀向前貼地、身體前傾、上半身抬起直至額頭磕地。

    標準的士下座!

    村上悠驚訝的看著:“佐藤,你干什么?”

    佐藤良馬拉了拉他的褲腳,低聲催促道:“村上,抱歉,求你給平原先生道歉吧,一直堵在這里會給大家添麻煩的。”

    佐藤良馬的聲音顫顫巍巍,已經被當前的情況嚇破膽。

    村上悠:“你都已經道歉了,沒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吧。”

    伸手拉了他兩把,想把他拉起來,可惜以他點的體力,妄想拉動200多斤的佐藤良馬簡直癡心妄想。

    佐藤良馬哀求的看著他:“村上,求你了,之后我會向你道歉的。”

    村上悠皺眉。

    對于島國人來說,可能士下座只是表達尊敬和最高歉意的一種形勢,沒有男兒膝下有黃金的說法。

    但對于他這個剛到島國一個半月的天朝人來說,士下座無異于下跪。

    特別是周圍還有數十人在看著,是個天朝男兒都不會做這種事。

    “喂,快點,別浪費大家時間。”平原太智囂張的催促道。

    村上悠瞥了他一眼,懶得理他,回到人群中繼續排隊——既然佐藤已經士下座道歉了,他也不想繼續給大家添麻煩。

    “小鬼,你在”

    “夠了平原,走吧,再堵在這里會影響大家的。”

    平原太智看了下自己的位置,有很多人等著進去試音。

    嘴里低聲罵了兩句,讓開位置,讓眾人進去。

    佐藤良馬一直保持士下座的姿勢,等到所有試音商人的人員都進去了,才爬起來往錄音室走去。

    經過平原太智身邊時,又被他罵了兩句。

    “死胖子,嚇尿了吧,別把尿聲錄進去,哈哈哈。”

    “對不起,對不起。”

    佐藤良馬不斷道著歉,側身進了錄音室。

    平原太智和同伴一起往外走,經過正在排隊的村上悠時,大聲嚷嚷一句:“現在什么人都想進聲優這一行,不懂禮數的東西(重音)真是多!”

    村上悠抬起正在看臺本的頭,這時平原太智已經走到樓梯轉角處。

    “喂!”

    聲音很大,走道內所有人下意識安靜下來,注視著這一幕。

    平原太智回過頭:“小鬼,你要是再不知道尊敬前輩,別怪我不客氣。”

    村上悠面色平靜,:“你說我不配做聲優?”

    “哼。”平原太智嗤笑一聲:“一個最基本禮儀都不懂的人,我認為干什么都不行。”

    “哦?”(普通女子高中生的聲音)

    村上悠往前走一步。

    “聲優,靠演技和實力說話的地方,什么時候變成靠出生早晚來說話了?”(十一歲女孩的聲音)

    往前走了四步。

    “還是說,有些人沒什么本事,只能顯擺自己的年齡。”(女王音)

    距離平原太智還有三步的距離。

    “平原,你說,我能不能干聲優這一行?”(平原太智的聲線)

    村上悠又往前走了三步,幾乎與平原太智臉貼著臉。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我問你。”

    “能不能?”(洪亮的中年男性聲線,充滿了壓迫力)

    平原太智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你這不懂”

    “我問你!能!不!能!”(村上悠的聲線,一字一頓)

    村上悠的聲音很大,連樓下的人都在樓梯處往上張望,看發生了什么事。

    平原太智嚇了一跳,兔子一般的退到樓梯口,“你,你想干什么?”

    村上悠露出個嘲諷的笑容,沒理他,退回到隊伍中繼續排隊。

    平原太智瞬間又有了勇氣,仰著脖子,朝村上悠大吼道:“別以為多會點聲線就了不起,島國社會容不下你這個”

    村上悠身體不動,微微測過腦袋,神情淡漠的注視著他。

    平原太智瞬間卡殼。

    “走吧,平原,電車要來了。”同伴見此,連忙給了個臺階,拉著他消失在樓梯口。

    他們走后,走道內總算安靜下來,但眾人再也不能像一開始那樣,全身心的看自己的臺本,時不時用余光看向村上悠。

    村上悠瘦瘦高高,一頭凌亂的碎發,整個人非常帥氣,安靜的站在那里有一股子書生氣。

    實在難以想象,剛才的幾個聲線和霸道行為是出自這樣一個人。

    島國尊敬前輩的風氣盛行,平原太智要求兩人士下座雖說有些過了,但對于絕大多數的島國人來說,前輩的要求過一些,自己受點氣忍忍就算了,千萬不能給別人添麻煩。

    村上悠一開始不理平原太智,很多人心里都認為,是他不懂禮貌——你不士下座,好歹鞠躬道歉吧?

    直到村上悠的一通變聲操作。

    一個男人發出女性的聲線,還是各種年齡階層的,放在大街上也就讓眾人樂呵一下、看個熱鬧的程度。

    就像在網吧里拿了個五殺,全網吧通報一樣——驚奇,不放在心上。

    但在場的,就算不是正式聲優,也是學習很久的預備役。

    村上悠的這番操作,落到他們眼里,無異于這個五殺是在全球總決賽上。

    那是什么?

    封神!信仰!

    而且,島國還有另外一種風氣,一直存在,卻很少人有人去做。

    以下克上。

    尊重前輩,歸根到底也是尊重實力。

    比起前輩這種靠著先入行、年齡大的實力比較方式,以下克上這種靠硬實力掀翻前輩的行為,一旦成功會引起絕大多數的尊敬乃至崇拜。

    在場的,很多聲優預備役現在就用尊敬和好奇的目光打量著村上悠。

    不一會,試音商人的一批人出來了,佐藤良安哭喪著臉。

    “怎么了?”

    “村上,我,我試音的時候斷句了。”

    村上悠皺眉,句子的連貫是最最基本的,對于專業的聲優來說,就算長達2分鐘、3分鐘的句子,也必須一字不錯的讀下來。

    像佐藤良馬這樣,簡單的句子都會出現斷句情況的,幾乎不可能試音成功。

    “別放在心上,你是被剛才那家伙影響了,有了這次的經驗,下次一定能行的。”

    佐藤良馬失落的點點頭,沒說話。

    “酒鬼!酒鬼!”

    輪到村上了。

    “我先就進去了。”

    佐藤良馬低聲道:“嗯,加油。”

    進了錄音室,第一眼看到的是正對著門的三個麥克風,房間其他三面擺放了幾個椅子,左側有一面玻璃,玻璃后是調音室。

    村上悠能看到里面站了四五個人。

    他有點緊張起來。

    等所有人進了錄音室,房門被關上,村上悠有一種瞬間安靜的感覺——房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音響監督小野寺的聲音通過麥,在錄音室內響起。

    “一個一個的上去試音,每個人試音之前報一下自己的名字,開始吧。”

    眾人面面相視,一時都不想做第一個。

    村上悠上前。

    眾人看著他,村上悠剛才在外面的爆發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可以說是他們最大的對手,心里紛紛希望他的演技不行。

    “村上悠,準備試音。”

    下野寺:“開始。”

    不同于正式配音,可以看著畫面配。試音時是沒有任何畫面的,需要你憑空想象場景,這更加考驗聲優的演技。

    村上悠沒有看臺本,那幾句臺詞早已爛熟于心。

    “嘿嘿嘿。”(口齒略微不清、帶著醉意)

    村上悠剛一張口,調音室里的幾人露出有趣的表情。

    村上悠自我介紹時,聲音清悅,而現在一開口,十足的一個三十多歲喝醉了的酒鬼嗓子。

    “小姐~~(吞咽口水聲),一起,喝一杯嗎?(充滿se氣和下流,略帶口齒不清)”

    下野寺點點頭。

    下一刻,驚慌失措的尖銳聲音響起。

    “請請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聲音顫抖,帶著哭腔)”

    村上悠收斂表情,走回右邊椅子上坐下。

    下野寺低頭寫著什么,兩三秒后:“下一個。”

    沒人上前。

    “下一個。”

    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緩步走到麥前。

    “關谷靜太郎,請多多指教。”

    “開始。”

    “嗨!”

    關谷靜太郎先是遠離麥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始配音。

    配音結束后,關谷靜太郎向調音室里的眾人鞠了一躬,才回到座位上。

    村上悠仔細觀察著,配音上自然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出色,但他發現一個問題。

    其他人都比他更有禮貌。

    不是說他不懂禮貌,在看到上司和老人后,他也會下意識謙讓和把自己放在較低的位置。

    但比起真正的島國人,卻顯得很無禮。

    畢竟他在天朝時,一直抱著尊敬你是我的情分,對你愛答不理,你也管不著的心態。

    麻煩啊~,以后還是稍微注意一下吧,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再鬧出“手機靜音”一樣的事件就不太好了。

    當然,像平原太智那樣自以為是的人,他照懟不誤。

    試音很快結束,村上悠個人感覺十拿九穩。

    ab所有人試完音后,在回去的大巴上,佐藤良安一直向村上悠道歉。

    “沒關系,沒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ab,眾人分開各自回家前,中澤正行把村上悠留了下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