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邪王御神錄 > 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一百九十五章 亂局

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一百九十五章 亂局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白曉峰看著張修文說道:“張正閣,韃子那邊有點反常,你怎么看?”張修文微皺眉頭想了想,才搓著手指搖搖頭:“可能是后院起火了吧。”

    白曉峰哦了一聲接著問道:“此話怎講?”張修文轉身盯著林淼,一字一頓地解釋道:“應該是苗疆或者吐蕃出亂子了吧,韃子進軍之前,不把后院整頓好是不行的。”

    林淼身子一凜:他自然知道刀無刃昨夜已經和花剌子模撕破了臉,哈勒圖猛可能是調重兵對付苗人去了。林淼看了一眼木無雙,木無雙朝他微微點了點頭,龍御兵也走到林淼身前看著他說道:“如果的確是苗疆和吐蕃反水,那真是再好不過了。林淼,你和無雙去查探一下吧。”

    林淼點點頭,知道龍御兵在給他機會去探望刀家姐妹,然后林淼看著耿沁說道:“神教主大人,如果真是那樣……”木無雙知道林淼擔心耿沁還在和刀無刃斗氣,不過耿沁只是疑惑地看了林淼一眼,然后隨手寫到“敵之敵友也,可聯。”

    龍御兵接著說道:“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如果真是苗疆或者吐蕃和韃子鬧僵了,咱們一定要把他們拉攏過來。”林淼和木無雙朝眾人行完禮便縱身飛出魏宅。快到城門處的時候,林淼忽然停住身子說道:“木頭,你得回去。”

    木無雙也停住腳步問道:“回去看著小師叔她們?你自己去是不是,太危險了?”林淼壞笑一聲嘆了口氣:“能對付的我自己來就行,對付不了的,加上你好像也沒有用啊,還是看緊她們點吧。”木無雙雖然覺得林淼說得很對,還是有些不滿地瞪了林淼一眼。

    林淼一臉痞相地接著說道:“要是郎怯能來就好了。”木無雙沉默片刻才撇撇嘴:“你嘴真是夠賤的,不過說得也不錯——要不我去打探消息?畢竟我有句落劍。”林淼搖搖頭說道:“小師叔也看出來了,多半是十四娘和哈勒圖猛鬧翻了,這事還是我去合適,你就別跟我爭了。”

    木無雙猶豫了一下,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妥:“可是……你若再有個三長兩短……”林淼無所謂地擺擺手打斷木無雙:“放心吧,我能活著回來,你還信不過我嗎!”說完林淼直接使出八步騰空的輕功翻過城墻不見了蹤影。木無雙嘆了口氣,心事重重地回到魏府。

    木無雙心不在焉地走進后院時,差點和白艷艷撞了個滿懷。白艷艷氣呼呼地瞪了木無雙一眼,沒好氣地嘀咕道:“你走路不長眼睛啊!”木無雙閃到一邊賠禮說道:“在下冒昧,白四小姐請。”白艷艷瞟了木無雙兩眼,匆匆跑到白祎旭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木無雙轉過身子,見唐子璽微皺眉頭走出自己房間。看到木無雙時,唐子璽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失落。木無雙迎上唐子璽朗聲說道:“唐公子,一切置備妥當了?”唐子璽擠出一絲微笑點點頭:“托木兄的福,都挺順利的。”

    木無雙走到唐子璽面前問道:“既然一切順利,為何唐兄好像有些不高興?”唐子璽搖搖頭說道:“哪有。庭幕兄的毒傷怎樣了?”木無雙自然面不改色地說起謊話:“多虧唐兄的靈藥,我師兄的傷勢已無大礙。”

    唐子璽的神情暗淡下去擠出一臉苦笑:“呵呵,是嗎?就當是吧。”然后便慢慢朝院子走去。木無雙扭頭看了一眼唐子璽的背影,皺了一下眉頭便來到李彧的房間,此時李彧正靠在床上望著屋頂發呆。

    木無雙心中一喜,快步走到李彧面前說道:“滿子,你可算醒過來了!”李彧長嘆一口氣,然后苦笑一聲說道:“木頭……算了,我都知道了。”木無雙把句落劍放到桌子上喝了口茶水:“你說什么滿子?你知道什么了?”

    李彧轉了轉左肩說道:“那天我的絕招被耗子攔住,我真以為自己死定了……”木無雙嘿嘿一笑放下茶碗:“現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李彧握了握右拳,感覺手掌沒有一點力氣,不由得垂首低聲說道:“木頭你老實告訴我,我武功……是不是廢了?”

    木無雙挑了挑眉毛問道:“誰跟你說的?你也太看不起唐二少和耗子了吧?”李彧將信將疑地抬起頭看著木無雙,木無雙伸出手指捏住李彧的右手腕:“別怪我手勁大,疼就說話啊。”說著木無雙慢慢加重手指上的力道,李彧緊閉嘴唇忍著手腕上的痛感,過了片刻李彧忽然覺得自己脈搏深處傳來一股斥力想彈開木無雙。

    李彧驚喜地看著自己的右手說道:“真的沒事啊!”木無雙松開手指說道:“當然沒事。剛才唐兄來看過你了吧?他好像有點不高興,丟了魂似的。”李彧斜靠在床頭搖搖頭:“唐少爺說了,大師兄沒用他調的藥,讓他很不是滋味。”

    木無雙坐到椅子上問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李彧輕笑一聲解釋說:“大師兄就沒怎么動他的藥,唐少爺不瞎又不傻,自然看得出來。”木無雙哦了一聲接著說道:“難怪他臉色有點奇怪,我還以為是因為小魚和郎……刺激他了呢。”

    說到這李彧和木無雙對視了一眼,李彧低聲說道:“唐少爺和那個惡女人是星夜兼程趕回來的。那個惡女人八成是等著看好戲的……”木無雙想了想說道:“你懷疑他們?”李彧呼出一口氣冷笑兩聲:“唐子璽還好,我總覺得那個惡女人……不懷好意啊。”這時龍御兵和蘇小魚走進房間里,龍御兵看著李彧問道:“惡女人,你說白四小姐嗎?”

    李彧看了龍御兵一眼,拱拱手說道:“小師叔,除了她還能有誰!”龍御兵走到李彧床邊搖搖頭說道:“你倆就是小孩子斗氣,互相看不順眼罷了,李彧,別亂猜測。”

    李彧不服氣地爭辯道:“大師兄的事小魚都跟我說了!小師叔,如果不是白家和唐家搞鬼,大師兄的手臂怎么會差點廢掉!”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