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嘯馬西風 > 第二百四十章李代桃僵

第二百四十章李代桃僵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蕭冉在院外連喊帶叫躍躍欲試的樣子,被高將軍看到了,不免又在心里腹誹著。

    到底是年少,不知道這兩軍如此對陣,要的就是速戰速決。如此纏斗下去,吃虧的不定是誰。

    不是高將軍腹黑,是因為高將軍看到那些黑衣人明顯比那些府軍要靈活許多。他們上躥下跳,左沖右突,已是廝殺了這么久,不但沒有被府軍砍了,還將府軍砍傷了好幾個。

    若不是那些府軍都穿著甲胄,說不定就要被那些人砍死幾個。

    要說這甲胄確實是好東西。特別是這些府軍穿的,都是老何他們在土城制成的加強版。一般的刀砍箭射都能擋住。

    可在這院中,與府軍對陣的是那些身形甚為靈活的黑衣人,那些府軍身上的甲胄,此時就成了拖累。這種重甲,天生就是騎在馬上穿的。步戰,還是以步卒穿的衣甲為好。

    蕭冉也發現自家那些穿了重甲的府軍,在那院中步戰不占優勢,就想著怎么讓他們退出來,褪去甲胄后再戰。

    這些府軍當中,有許多人原先就是邊軍中的步卒,只是有了馬后,才成了自家的府軍。只要褪去甲胄,他們就會方便許多。

    正這么想著,就聽到獨臂漢子喊道“小爵爺,只這幾個人,還用不著你親自上陣,我現在就------”

    蕭冉看到,獨臂漢子又被溫店主纏上了。

    蕭冉有點惱火,看著院中明顯比人家多出來的那些府軍,心里就有些生氣。自己身邊只剩不到十人了,難不成為了那些蚍蜉小人,自家這邊還要傾巢而出?

    那還不被高將軍等人笑死。

    這時候,蕭冉聽到高將軍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像是盹的受不了了一樣。

    “蕭、蕭爵爺,你自家在這里打著,我先瞇一會。”說完,高將軍攏著身子,竟真的像是在馬上睡著了一樣。

    蕭冉看到他的樣子,在心里罵了一句“終究是胡人,馬上吃馬上睡的功夫甚是了得”。

    看到高將軍睡覺,蕭冉就對周繼說道“你還記得那些鼓點嗎?”

    “記得。”周繼向前一步說道。

    “你那嗩吶能學百鳥叫聲,能不能學鼓聲?”蕭冉一臉不懷好意的樣子。

    周繼想了想說道“這鼓點能吹出來,鼓聲就要差些了。軍鼓鼓聲厚重,這嗩吶------”

    蕭冉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他說道“能吹出來就行,你現在就吹個群狼捕食。”

    群狼捕食,是鎮西關步卒操練的一種陣法。原先的名字叫做群齜圍食,蕭冉嫌棄這名字拗口,看過那陣法后,就隨口改成這叫法了。

    周繼拿出嗩吶,心說這蕭爵爺是打算不讓高將軍睡覺了。于是,周繼便模仿軍鼓聲,斷斷續續吹出一串高亢的音節。

    騎在馬上的高將軍被嚇了一跳,睜開眼后看到是周繼在吹嗩吶,就恨恨地罵了一句。罵歸罵,高將軍再也沒有睡覺的想法了。

    院中正在鏖戰的獨臂漢子等人,突然聽到高亢的嗩吶聲后,頓時一怔。可接著那些府軍都明白了那意思,這嗩吶聲雖不如軍鼓聲沉重,可如鼓點一樣的節奏卻是如軍令一樣,在命令大家變陣。

    于是,那些府軍便三人一伙,把一名黑衣人圍在當中,奮力砍殺著------

    這下,那些黑衣人就有些被動了。一個就被人家三個死死地盯著,不管怎么蹦跶,都同時有三個人砍他。

    不多時,兩個黑衣人就被府軍砍翻了。

    這兩位黑衣人被砍翻后,場上的形勢就更有利于府軍這邊了。其余的每個黑衣人,現在都被四名府軍盯上了。

    四人打一人,完殺!

    蕭冉看到形勢已是大變,心里便想著自己早該帶面軍鼓來的。

    獨臂漢子帶著四名府軍,把溫店主死死地圍在當中,不管溫店主如何奮勇,始終沒能突破包圍。

    溫店主早已聽到自己那些死士被砍時的慘叫聲,他也知道,獨臂漢子等人不下死手,是等著自己耗盡氣力,好活捉自己。

    所以,溫店主就像有金身護體一般,死死握住腰刀,不管不顧的亂砍一氣。獨臂漢子和那幾名府軍也不著急,看到溫店主胡砍就向后閃去。

    可等溫店主撲過來時,獨臂漢子就狠狠地劈出一刀,讓溫店主再次退了回去。

    無論溫店主向哪個方向殺去,最后都以退回到包圍圈中間結束。一次次后,溫店主就有些死心了。

    這樣下去,自己不被砍死,早晚也會累死。

    聽到周圍的喊殺聲漸漸小了,最后,溫店主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還有四周那些府軍發出的嘲笑聲。溫店主知道,自己那些死士都已經被砍死了。

    溫店主再一次退回去后,覺得自己手抖得厲害,就連刀柄也握不住了。

    他氣喘吁吁的站在那些府軍中間,雙腿已經力不可支,隨時都能一頭栽在地上。

    “跪地,免死。”那獨臂漢子喝道。

    溫店主看了看他,慘笑了一下,說道“何人害我?”

    獨臂漢子一聽就火了,心說不告訴你今晚是誰搞你,看來你是不會束手就擒的。

    于是,獨臂漢子扭頭向后喊了聲“何管家”。

    聽到喊聲后,一直站在那些碎磚石上的老何匆匆跑了過來。

    “你可認得此人。”獨臂漢子問道。

    此時溫店主頭發散亂,如鬼魅一般。他向一旁撥開長發,看了老何一眼。

    院中火把早已燃燒多時,此時已經是余火未盡,這院中就有些暗淡。老何看到溫店主看到自己后并沒有覺得驚奇,就以為他沒有看清楚自己的模樣。于是,就向前走了一步。

    只這一步,老何便發現眼前這人好像不是自己見過幾次的那個溫店主。

    “你是何人?”老何失聲喊道。

    那人已經看清了老何的模樣,就笑著說道“我是何人不打緊,看你臉上這刀疤,必然就是這幾日那些人找的那人吧?”

    老何突然出刀,刀鋒便抵在那人的咽喉處。

    “說,溫店主去了哪里?”

    帶著高將軍等人來包圍這處時,老何不止一次看到溫店主進進出出。沒想到廝殺了這么久,就因為此人問了一句“何人害我”,這里所有人都把他當成溫店主了。

    這李代桃僵之計,使得真真不錯。

    。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