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謝家小玉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后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今后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待長輩退了出去,兩個桃子才能近前,碧桃更是長舒一口氣:“菩薩,小姐平安就好了。”

    紅桃道:“小廚房早備了吃食,奴婢去取。”

    謝小玉點點頭,又看向碧桃。

    碧桃忙將之后虞嫣那邊發生的事情,統統告訴謝小玉了。

    謝小玉已經明白了,不覺嘆了口氣。

    防了半天,紕漏卻是普通人。

    ……

    已經是午夜時分,謝春山與文將軍才收了隊伍,一同入宮,將今天種種都告訴了承平帝。

    承平帝之前已經聽虞嫣說起之前,如今再聽謝春山與文將軍說起之后,倒是沒生氣,只冷聲道:“王恩可有話說?”

    “王大人說,是他與那些怪物勾結,要將那些武器買到域外去的,”謝春山道,“所以如今看來,四皇子雖然斂財的手段有些難看,但是至少謀朝篡位的事情,是沒有的。”

    謝春山說著,垂下眼睛到:“陛下可要親審王恩?”

    “不必!讓大理寺、刑部與吏部審就是!”承平帝冷道,“朕不要再看見這種里通外國,勾結非我族類的混賬,倒是那洞穴所通之處,要細查。”

    “是,末將已經告訴了京兆府,以那幾處宅邸的房契,按圖索驥。”文將軍道。

    承平帝點點頭表示贊同,心底倒是舒坦了一二。

    至少,不是自己的兒子謀權篡位,似乎稍微能接受一些呢。

    想著,承平帝擺手命文將軍退下。

    大殿之中,只剩了承平帝與謝春山二人。

    許久,皇帝才開口道:“這段日子,謝家,受了不少委屈。”

    謝春山肩膀放松:“陛下明察秋毫,臣等問心無愧,不會覺得委屈。”

    承平帝終于笑了一下:“靈兒同我說了今天的事情,幾個小丫頭,倒是不畏懼那些妖邪之物。”

    “都是小孩子胡鬧,還險些傷了殿下,是臣管教不嚴,讓陛下擔憂了。”

    “哈哈,若不是她們鬧這一場,有些事情,只怕就會讓人鉆了空子呀,看來朕是當對玄門之事,做出些改變了。”

    “……此等事臣并不了解,全憑陛下圣斷。”

    “嗯,”承平帝點點頭,想了想又道,“玉兒我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你那侄女兒也很勇猛呢,還能傷了那妖物,想也是玄門中人?”

    謝春山不知道這一節,詫異道:“臣倒是知道我那兒侄女兒天生有些力氣,卻不知道原來這么厲害?”

    承平帝和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笑道:“哦,就是當年那個倒拔垂楊柳的小丫頭?”

    謝春山也笑了,旋即又想起了什么,點頭道:“是,如今也大了,倒不如小時候那般無憂無慮了。”

    “怎么?”

    “姻緣上有些艱澀。”謝春山淡然道。

    “哦?”

    謝春山便將那些事情,統統說了,末了還補了一句:“倒與玉兒一般,有些可憐呢。”

    承平帝聽說,開口道:“按照如此說,馮家子的確并非良配呢。”

    卻沒有接謝小玉事情的那一茬。

    謝春山也知道今日事多,況且如今看已經算是圓滿極了,便也不再說了。

    承平帝又想了想:“既然是有些本事的人,那便許她到勤思學宮學習吧,至于結婚嫁人的時候,待有了良配之后再說。”

    “多謝陛下!”

    “卿且退下吧,回去看看玉兒。”

    “是,臣告退。”

    待謝春山出去之后,承平帝叫來了人,道:“去查查應家人最近做了什么,查明了來報。”

    ……

    謝春山回到家的時候,本要先去看趙氏,到門外時一尋思,轉道先去了謝小玉道院子。

    謝小玉的院門是虛掩的,謝春山笑了,推門進去的時候,就見謝小玉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裹著斗篷,手中抱著手爐,腳邊還放了個暖爐,看看桌上的一盞金魚燈發呆。

    旁邊,兩個桃子也是裹著棉衣守在一旁,面有困倦色。

    謝春山道:“我便知道,你是要等我回來的,不過春寒乍暖的,何必坐在這兒等呢?”

    兩個桃子這才醒過神來,忙屈膝施禮:“侯爺。”

    謝小玉也起身禮過。

    謝春山示意她坐下,看著桌上的等,笑問:“這燈倒巧,哪兒來的?”

    “贏的。”謝小玉開口道。

    這孩子,竟還有心思贏燈,謝春山無奈,只能鄭重道:“以后這等危險的事情,可不能做了。”

    謝小玉沒應聲,只看著父親,大眼睛輕輕眨著,顯得很無辜。

    “……玉兒,當真沒有事情瞞著為父嗎?”

    謝小玉搖搖頭,旋即又點點頭,轉頭看了一眼碧桃。

    碧桃與她對上了眼睛,忙對謝春山道:“侯爺,小姐說抓到的那個王大人,之前喊了一聲‘殿下快走’。”

    謝春山一怔,雖然他問的不是這個,但這消息未免也太……

    “可知道是哪個殿下?”他問道。

    謝小玉在石桌上寫了個“三”。

    謝春山頓了一下,又問:“可有證據?”

    謝小玉搖頭。

    果然女兒有事情瞞著自己,難道是那些自己看不見的神神鬼鬼同她說的?謝春山呼出一口氣。

    “玉兒,我不問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你要答應我,至少三皇子的事情,你不可管,而以后若想再做什么,至少先告訴我,再或者帶著你師兄一起,好不好?”

    謝小玉堅定點頭,寬了謝春山的心。

    謝春山這才笑了,又道:“對了,還有囡兒的事情,陛下說馮家并非良配。還準了囡兒去學宮學習……是你的主意吧?”

    謝小玉眼睛一亮,心想虞嫣果然成了。

    “真是孩子呀……”謝春山起身,揉了揉女兒的額發,嘆道,“歇了吧。”

    謝小玉起身送走了謝春山,心情放松了很多,低頭又看了一眼那盞燈。

    這時候才發現,在燈的尾巴上,還有個朱砂畫成的笑臉。

    一看就是應無為的手筆。

    卻也引得謝小玉勾了一下嘴角。

    罷了,事情到今天,終歸在向好的發展。

    這一局,有輸有贏。

    而下一次,她一定會將事情做得更加周全。

    至于應無為……

    罷了,每每篤定不要再見,卻還是因為這或者那的原因見到,那不如先不想。

    等到解決了和應家的親事,自然而然,也就斷了。

    啊,今后呀。

    還是很令人期待呢。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