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巫在回歸 > 第兩百六十三章 暴露

第兩百六十三章 暴露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如果君天涯沒有在凌云窟中觀摩聶英的刀意,以至于破戒殺生刀法推層出新,達到了風云絕學的地步。

    即便是此刻,君天涯的修為已經堪比,甚至超越了劍圣。

    恐怕交手起來,他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但是即便如此,破戒刀法到底差了一截,君天涯對于刀法的領悟肯定也是比不上劍圣對劍的虔誠。

    劍圣不愧是劍道高手,江湖上恐怕除了無名之外,少有人感受勝他一籌。

    尤其是現在,創造出劍二十二之后。

    一手圣靈劍法在他手中更是使得出神入化。

    與他交手,君天涯就好似面對獨孤求敗的獨孤九劍一般,他的劍往往能夠出現在君天涯最意想不到,最難受的部位。

    到底破戒殺生刀法雖然晉級了,但是顯然是比不了劍圣圣靈劍法的老練,其中還有許多破綻需要君天涯不斷的修正和彌補,這也是為什么他要進入無雙城藏經閣觀摩的緣故。

    這些且不說,卻說在劍圣的攻擊下,雖然好似能夠料敵先機,攻其必救,君天涯還不至于束手束縛,以至于他心中還能琢磨著,

    “獨孤求敗和獨孤劍不會是一家人吧。”

    都姓獨孤,都是用劍的高手,都能夠料敵先機

    不過這個念頭只是在心中一閃而逝。

    面對獨孤劍的攻擊,君天涯知道,自己在刀法上的造詣,或者說武學上的造詣暫時還比不上人家。

    自然就不能以己之短,攻彼之長。

    而他自己的長處在什么地方呢?

    自然便在于那無雙的防御力和無上的神力上。以及他的速度。

    所以,自然要走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的路子,這才是最適合他的。

    管他什么劍法,管他攻擊哪里,我只管一刀斬下去。

    只要速度夠快,就算是有破綻,當他攻擊過來的時候,招數早就改變了,破綻也就不再是破綻了。

    心中這么想著,手中自然隨心而動。

    “殺!”

    隨著君天涯的一聲斷喝。

    但見得他手中的雪飲刀好似化作了一道流光,快若驚鴻,一時間,漫天都是刀光刀影。

    最關鍵的是,這刀不只是速度快,力量還驚人。一刀落下,就好似雷霆乍驚一樣,空氣都被斬爆了。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這一下,劍圣開始變得難受了起來。

    因為他本來是想要如同下棋一般,一步步的將君天涯困入絕地。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君天涯出手太快,快到自己的攻擊還沒有落在破綻上,他的招數便已經改變了。

    所以,劍法也只能隨著君天涯的變化而變化。

    弱單單只是速度快,對劍圣而言還沒有什么,他也不是沒有交手過速度快的。

    但是,君天涯的刀法可不只是速度快,刀上的力道更大,剛一與之碰撞,沒有準備的劍圣,差點吃了一個大虧,手中的利劍都好懸沒有拿穩,被磕飛了出去。

    好在他久經戰陣,及時改變策略,這才穩住了場面。

    鐺!鐺!鐺!鐺!

    兩人刀光劍影碰撞在一起,濺起一連串拳頭大的火星,落地如熔巖,生出陣陣青煙。與君天涯雪飲刀釋放出的寒氣碰撞,卻是云煙升騰。

    一時間,以君天涯兩人為中心,整個竹林都成了一片廢墟,大地都已經寸寸龜裂,顯得恐怖至極。

    緊隨其后跟來看熱鬧的釋武尊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對于釋武尊等人來說也就罷了,他們對君天涯已經有所了解,有所心里準備了。所以,只是驚嘆于兩人的武功,劍法刀招。

    但是對其他人來說,就如同當初的獨孤一方等人一樣,簡直是毀三觀的觀摩。

    說句實話,劍圣能有現在這種實力,他們并不覺得夸張。甚至知道這并不是他的全力。

    令他們驚駭的是君天涯竟然也有著這種級別的實力,這可是完全出乎他們預料的。

    尤其是君天涯的年紀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輕。比起無雙城的少城主獨孤鳴都還要年輕。

    “此人是誰?”

    “哪里冒出來的妖孽?”

    “怎么從前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和劍圣交手不落下風。”

    “我不會是眼花出現幻覺了吧,還是這是海市蜃樓?”

    一時間,絕大部分人,心中都不由得冒出了一連串的問題。以及不敢置信。

    當然,這是對絕大部分人而言,但是對于極個別人,此刻心中的驚駭比起無雙城所有人的驚駭加在一起都還要多。好懸沒有讓他們肝膽俱裂。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為他們認出了君天涯。

    而能認出君天涯,這些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自然便是天下會的暗探。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敵人。因為他們會想方設法的打探你的秘密,事無巨細。

    無雙城的人能夠在極短時間內認出君天涯,是因為他們在天下會中有消息來源。

    同理,天下會在無雙城中自然也不會沒有準備。

    不然,暗衛頭子怎么可能知道君天涯進入了無雙城的藏經閣?

    話又說回來,這些天下會的人自然不可能不認識君天涯。

    畢竟,君天涯本身可是雄霸的三弟子。

    其次,他消失了幾個月,暗衛可是找了他很久。

    再則,他進入無雙城藏經閣的消息還是他們傳遞回去的。

    但是,正是因為了解,所以才更加的驚恐。

    開始他們也同樣在猜測,到底劍圣和誰在交手,也在想是不是幫主已經到了。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君天涯。

    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可惜,結果并沒有改變。

    但是,這怎么可能?

    幾個暗探相互對視一眼,心中咆哮不已。

    這是君天涯,這是雄霸的三弟子,他只有十多歲,練功只有三年

    然而現在什么情況?

    他居然和劍圣打得難分伯仲。

    那可是劍圣啊,便是幫主雄霸都未必有這份能力。

    “這是真的?”

    “難道還有假?”

    “傳遞回去?”

    “不然呢?”

    幾個暗探相顧無言,最后只好將自己看到的東西如實稟告,至于說頭兒,幫主相不相信,那就不是他們能夠左右的事情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