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玄鐵令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玄鐵令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遼國南京,蕭峰的南院大王王府之中,演武場上放著一個大鐵籠,鐵籠中赫然有鐵鏈鎖著一個人,正是蕭峰。周圍,還有不少的精銳遼軍巡邏,看押得很是嚴密。

    突然,一陣甜香味道隨著夜風飄灑而來,一個個護衛四肢酥軟的倒在了地上,而原本閉目盤坐在鐵籠之中的蕭峰卻是豁然睜開了雙眸。

    一睜開眼的蕭峰,便是見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般來到了鐵籠之外,正是王墨軒。

    “大哥!我救你出來!”看到蕭峰安然無恙,松了口氣的王墨軒,說著便是忙拔出手中的逍遙劍,運內力與神劍之上,只聽‘嗤’的一聲,逍遙劍削鐵如泥般將鎖住鐵籠籠門的鐵鏈斬斷。

    待得王墨軒將自己手腳之上的手銬腳銬也一并斬斷之后,蕭峰不禁忙道:“二弟,你怎么來了?”

    “大哥,先別說這么多了,咱們快走!晚一會兒,想要脫身可就沒有這么容易了,”王墨軒連忙道。

    “不行,我要去救阿朱!我若是逃了,皇上不會放過她的,”蕭峰急忙道。

    王墨軒則是蹙眉搖頭:“大哥,嫂子根本就不在王府中,應該是已經逃出去了,咱們先脫身,再去找她。”

    說話間,施展開輕功的二人已是離開了王府,趁著夜色直接逃離了南京城。

    然而,離城不過數里,回頭看了眼騷亂無比的南京城,蕭峰不禁驚疑停下道:“怎么回事?就算二弟你將我救了出來,城中的人也不會這么快發現,怎么會這么亂呢?”

    “因為我殺了耶律洪基!”耳聽得王墨軒冷淡的聲音,豁然轉頭看向他的蕭峰不禁瞪眼驚呼:“什么,你”

    王墨軒則是平靜的看著蕭峰道:“大哥,我知道,你和耶律洪基曾經結義過。可是,你叫他一聲大哥,他又何曾真正將你當兄弟?若他真念手足之情的話,就不會對你下毒,將你囚禁。我知道,殺了他,大哥一定會怪我。可我不后悔!我殺他,不光因為他要害大哥,更因為他想要出兵大宋。為了阻止戰爭,殺了他,是最好的辦法。”

    “大哥,你若是覺得我做錯了,可以殺了我為他報仇。做兄弟的,絕不還手,”王墨軒接著道。

    臉色一陣變幻,神色復雜的蕭峰,最終卻是嘆了一口氣道:“二弟,你不遠千里,甘冒危險來救我,對我情深意重,大哥豈會怪你。只是,你殺了皇上,從此,大遼便再也沒有我蕭峰的容身之地了。”

    “大哥,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什么江湖恩怨,皇圖霸業,和我們又有什么關系呢?不如就此真正退隱,別再管世上這些紛擾之事了,”王墨軒則道。

    蕭峰聽了略微沉默才微微點頭,轉身對著南京城跪下磕了個頭,然后起身道:“走吧,二弟!”

    兄弟二人一起南下,將到雁門關的時候,卻是突然看到了有大隊江湖人士趕來,為首的赫然是段譽,還有少林、丐幫等江湖幫派的豪杰,甚至于有蘇星河的弟子們以及靈鷲宮、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人。而跟著段譽一起來的,赫然是阿朱和阿紫姐妹倆。

    看著蕭峰和阿朱驚喜激動彼此相擁的樣子,微微一笑的王墨軒,卻是悄然離開了。

    十多年后,遼國新皇南下侵略大宋,卻沒想到宋軍戰力飆升,更有了厲害的火器之助,結果不但大敗,還被宋軍反攻打下南京,收回了燕云十六州。自此,遼國走向了衰敗

    開封東門十二里處,有個小市鎮,叫做侯監集,平時端的是熱鬧,可這日

    伴隨著急促的馬蹄聲和呼喝聲,似乎有不少騎兵將整個侯監集都給團團圍住了。

    很快,一些黑衣騎馬的漢子來到了集市上,來回呼喝道:“乖乖的不動,那沒事,愛吃刀板面的就出來。”

    “刀板面有什么滋味”一個雜貨鋪的伙計貧嘴笑說著,一句話還沒說完,一個黑衣漢子便是一甩手中的馬鞭勾住了那伙計的脖子,順手一帶,將他摔在了街上,同時一旁一匹馬疾馳而來,前蹄踏在那伙計身上,只聽得伙計慘叫一聲,眼看是不活了。

    看到這一幕,集市上的人不禁都是嚇住了,一個個噤若寒蟬般。

    一旁不遠處有個燒餅油條店,油鍋里的油滋滋的響,鐵絲架上擱著七八根油條。一個花白頭發的老者正彎著腰,在做面餅,對剛才街上驚心動魄的慘事視而不見般。

    在店內,還有一個胡子拉碴的邋遢年輕人,看起來頂多三十歲的樣子,正大口吃著油條和燒餅,津津有味的樣子,好似天塌下來也沒有他填飽肚子重要般。

    寂靜的街市上,邋遢年輕人吃東西的聲音顯得很響,很有節奏。同時,伴隨著很有節奏感的腳步聲,那些黑衣人也是下馬來到了做燒餅的老者面前。為首之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嘿嘿冷笑了兩聲。

    邋遢年輕人吃得差不多了,終于是轉過頭來,一雙深邃有神的雙眸瞥了眼老者和那些黑衣人,神色淡然,好似完全沒將他們看在眼中一般。

    “大爺,買餅嗎?一文錢一個,”賣餅老者緩緩抬起頭來,說著用鐵鉗從烘爐中夾出了一個燒餅來。

    高個臉如橘子皮般的黑衣人一聲冷笑,看著老者遞過來的那個燒餅怒喝道:“到這當兒,你還在消遣大爺!”

    他說著便是接過那燒餅向老者砸去,賣餅的老者將頭一側,燒餅從他臉龐飛過,眼看著要落在路旁的一個泥溝旁,一道身影一幻,已是將那燒餅抓在了手中,然后回到原位坐下,正是那邋遢年輕人。

    “燒餅不錯,弄臟了就太可惜了,”邋遢年輕人輕笑說著,引得賣餅老者臉色一變,那黑衣人也不禁雙眸虛瞇的看向他喝道:“閣下是什么人?莫非也是為了那東西來的?”

    “什么這東西那東西的?不就是玄鐵令嗎?你很想要?”笑說著的邋遢年輕人,輕輕掰開了手中的燒餅,頓時一個小鐵片漏了出來。

    賣餅老者見狀頓時臉色大變的忙閃身上前欲要搶,高個黑衣人也是隨即反應過來向邋遢年輕人撲過去。

    然而下一刻,只聽得‘蓬蓬’兩聲悶響,賣餅老者和黑衣人已是痛呼狼狽的向后退去。

    “老板,不就是多拿你一個餅嗎?我又不是不給錢,用得著搶?”笑說著的邋遢年輕人,轉而又略帶戲謔的看向那揉著手腕的黑衣人:“這位大哥,剛才不是不要嗎?怎么現在又要了?”

    高個黑衣人又驚又怒,瞥了眼邋遢年輕人旁邊靠放在凳子上的一個木棒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下成無雪,出身卑微,只是個乞丐罷了,”邋遢年輕人淡笑隨意道。

    一聽他這話,同樣驚怒的賣餅老者和那些黑衣人都不禁驚呼了聲:“什么?丐幫幫主成無雪?”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