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焰刀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焰刀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少室山下,王墨軒是第二次來到這里了。他知道,如今有不少武林人士齊聚少林,包括蕭峰、段譽、慕容復,乃至蕭峰的父親蕭遠山,慕容復的父親慕容博,也都在少林。他也猜得到,那少林寺的掃地僧必然是展露出了震撼群雄的實力,化解了一場糾葛了三十年的冤仇。

    不過,王墨軒并未準備去少室山湊什么熱鬧。丁春秋已死,就算在山上有什么麻煩,蕭峰和段譽也完全能夠應付得來。

    王墨軒今日來這里,乃是為了等一個人,準確說王墨軒對這個人所會的一門功夫有些興趣。

    少室山下的樹林之中,漫步而行的王墨軒,耳聽得山上傳來的隱約破空聲,抬頭一看,便見一衣著不俗、相貌不凡的番僧從山上下來,身法速度極快,卻是略有些慌亂味道,似乎剛被什么人震懾嚇住了一般。

    “嗯?”看到王墨軒,那番僧不禁身影一滯的停了下來,皺眉對王墨軒喝道:“小子,你是誰?為何要攔住貧僧的去路?”

    “錯了,鳩摩智,我是專程在這里等你的,”輕搖頭笑說著的王墨軒,見對方略微愣神的樣子,接著道:“在下王墨軒,逍遙派掌門。昔年,大師從我逍遙派得到一門神功,今日我也想向大師你討要一樣東西。”

    鳩摩智一聽頓時臉色一變,隨即大笑一聲冷喝道:“小子,你好大膽!竟然敢來跟我伸手要東西,真是不知死字是怎么寫的。”

    “看來,大師來到中原之后,罕遇敵手,實在是對自己的武功太過自信了些。有時候,自信過頭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淡然說著的王墨軒,身影一幻已是來到了鳩摩智的面前。

    看到王墨軒這般可怕的輕功身法,臉色微變的鳩摩智不由慌忙出手。二人出手速度都是極快,眨眼睛便是激戰在了一起,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已足足交手了數十招,且招數都是玄妙無比,施展的手段也從指、掌、拳等各種武功不一而足。

    王墨軒所學甚雜,且早已將各種招數熔于一爐般。鳩摩智也是一代武學宗師,學了小無相功可以模擬多種武學,光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便是學了二三十種,同樣不是易于之輩。

    然而,原本自信十足的鳩摩智,在和王墨軒交手之后,很快便是震驚了。沒錯,他所會施展的武功是多,但卻不如王墨軒那般能將各種武學都融會貫通、達到信手拈來的境界,所以面對王墨軒便不免束手束腳,任他花樣百出,卻總是被王墨軒克制,就仿佛王墨軒本來就知道他接下來要使什么武功招數一般。

    “少林龍爪手?”心亂了,招式也漸漸亂了的鳩摩智,被王墨軒趁勢抓住手腕,扣住了命門之后,不禁大驚,緊接著更是臉色狂變,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內力在快速流失:“這這是北冥神功!”

    “大師好見識,想不到竟然還知道我逍遙派的北冥神功,”王墨軒微微一笑道,可那笑容在鳩摩智看來卻是可惡得很。

    渾身發顫的鳩摩智感受著體內快速流失的內力,忍不住慌了:“你你究竟想要怎么樣?你到底要什么?”

    “我要什么?很簡單!大師你既然學了我逍遙派的小無相功,那自然也要用一門絕學來交換。你的看家本領火焰刀,雖不如小無相功玄妙,卻也算是一門奇功了,借我參悟一番如何?”王墨軒笑著道。

    鳩摩智先是想要得到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又覬覦少林寺的七十二門絕學,卻是萬沒想到也會有人覬覦他的火焰刀絕學。

    “好,我將火焰刀借給你參閱,放手,快放開我!”感受著體內內力的快速流逝,很快近半的內力都被王墨軒吸收去了,鳩摩智不敢猶豫,忍不住慌忙連道。

    滿意一笑的王墨軒,便是放開了鳩摩智。他沒想過要廢了鳩摩智,吸了他一半的功力,已經是不小的教訓了。相信損失了這么多功力的鳩摩智,也難以在中原逞威,只能回吐蕃閉關恢復了。而且王墨軒也不怕他反悔不肯將火焰刀的修煉之法交出,除非他不想活了。

    火焰刀,聽起來是刀法,實則是一門掌法,乃是以內力凝聚在手掌邊緣,運內力送出,以火焰般熾熱凌厲的氣勁傷人,與六脈神劍有異曲同工之妙。或許不如六脈神劍繁復玄妙,卻也是罕見神功了。

    其實學了一陽指的王墨軒,對于六脈神劍的施展之法已是有了些推測。若得火焰刀功法參悟的話,應當便能琢磨出以內力化劍氣之法,創出類似六脈神劍的武功來。畢竟,武學之道是殊途同歸的。

    得了火焰刀功法的王墨軒,便是找了個清靜地方閉關苦修起來。這一苦修琢磨,便是忘記了時間般。

    深山之中,瀑布下潭水旁的一塊大圓石上,看似緩慢般揮掌的王墨軒,手掌邊緣卻是有著虛無般的火紅色光芒激發,化作了一道刀光般放大激射而出

    嗤刀氣劃過瀑布,原本飛流而下的普遍頓時斷流了一般,熾熱的刀氣甚至使得水流都蒸發成了水霧。伴隨著切割聲和氣勁爆炸聲,瀑布后的山壁上頓時有著一些碎石崩落下來。

    王墨軒施展出的火焰刀,才堪稱是真正的火焰刀,威力比鳩摩智施展起來還要強得多,比之六脈神劍也是毫不遜色。畢竟,他的內力之強、之精純,當世怕是無人能及。哪怕以掃地僧實力之強,怕也只是跟他一樣是武學先天之境罷了。論廝殺經驗和對武學的理解,掃地僧恐怕還不一定比得上他。

    然而,施展出這般強大一擊的王墨軒,卻并沒有多少喜色,而是依舊凝眉苦思,片刻后突然一指點出,頓時一道凌厲的內力如劍光般迸射,射中了瀑布下水潭對面的一塊石頭,看似堅硬的黑色巖石在被劍光射中的瞬間,便是直接爆炸般碎裂開來。

    “成了!”目光一亮的王墨軒,不禁有些驚喜起來:“我這劍氣施展開來,應該不比六脈神劍差吧?其實這般攻擊之法,也不必那么繁復,何需六脈?只要十指齊全,一脈已是足夠。”

    沒想到真讓自己琢磨出了類似六脈神劍的武功,激動之余的王墨軒,卻也并未立刻離開這里,而是又在山中琢磨苦思這劍氣的諸多變化之處,欲要將這門功夫真正完善。

    時間悄然流逝,不知過了多久,離開了深山繼續在江湖中行走的王墨軒,便是聽到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已經成為大遼南院大王的蕭峰,因為反對遼國皇帝耶律洪基進攻大宋,而被耶律洪基給下毒囚禁了。

    一個小鎮的酒館中,聽得一些人議論關于蕭峰的事,雙眸輕瞇的王墨軒不禁仰頭喝了一杯酒,目中閃過了一抹寒意:“正好,我的一陽劍氣練成了,剛想找人試劍呢!耶律洪基,你竟敢以那么卑鄙的手段對付我大哥,也只能怪你的命不好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