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李秋水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李秋水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一聽王墨軒對自己的稱呼,李秋水不禁蹙眉詫異冷聲道:“小子,你叫誰師姐?”

    “李秋水,你恐怕還不知道吧!無崖子已經代師收徒,讓他做了我們的小師弟,并將逍遙派的七寶指環傳給了他,讓他做了逍遙派的掌門,”天山童姥冷笑道。

    天山童姥話音剛落,忽然間白光一閃,只聽得噗的一聲氣勁交擊之聲,王墨軒已是帶著天山童姥閃身后退,同時李秋水也是身影凝實的后退一步才穩住身影。

    “小子,有點兒本事啊!”目光冰冷看著王墨軒的李秋水,說話間手中已多了把水晶般通透的匕首。

    下一刻身影一幻的李秋水已是再次到了王墨軒面前,速度之快,讓王墨軒也不禁雙眸微縮,忙腳下一點地面帶著天山童姥閃退了數丈遠。李秋水正要追擊,卻沒想到放下了天山童姥的王墨軒,卻是主動向自己而來。

    “當真找死!”見王墨軒非但不帶著天山童姥逃走,竟然還敢上前來與自己動手,李秋水不禁目光一寒,手中水晶匕首化作了一道白色寒芒向王墨軒刺去。

    鏗李秋水這一刺看似簡單,卻是迅疾無比,讓王墨軒只覺避無可避般,只能匆忙出手,一指點出,險而又險的擋住了那匕首一側。

    借力后退的王墨軒,眼看著李秋水身影如幻般繼續殺來,也不禁忙全力施展開輕功,以指化劍和李秋水纏斗了起來。

    李秋水的武功早已到了返璞歸真的上乘境界,不拘泥于一招一式,出手看似簡單隨意,不但速度快,變招也快。就算是一流高手,若是廝殺經驗不足,反應慢的,也必然很快就會被其斬殺。

    然而對于王墨軒來說,更危險的戰斗都經歷過,這實在是小菜一碟。他出手同樣是變幻莫測,獨孤九劍早已練到了骨子里,不管對方出什么招數,哪怕是沒有絲毫破綻,王墨軒都能保證最起碼自己能夠自保。雖然自己的手指不能和對方削鐵如泥的匕首硬碰,但起碼李秋水一時間奈何不了自己。

    “哈哈好,小師弟,好劍法!無崖子師弟果然是好眼光,這個逍遙派的掌門你當之無愧啊!”見王墨軒和李秋水打了個旗鼓相當、不相上下,天山童姥不禁驚喜大喊道。

    相比于天山童姥的驚喜激動,李秋水卻是越打越心驚,心中盡是難以置信。以她的武學修為,本以為世間少有敵手了。就算能勉強與她對抗的,也必是老一輩的武林名宿。卻不想,今日在這里竟然遇到了一個武功如此了得的少年天才。

    武功絕學可以修煉,但廝殺經驗卻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啊!以她的眼光,自然看得出王墨軒用手指施展出的是一門玄妙劍法,甚至于已經不僅僅是劍法,是指法,甚至也是刀法。武學是相通的,可這小子年紀輕輕,對武學的領悟怎么能夠達到這個層次?妖孽!變態!現在李秋水簡直要暗呼見鬼了。

    匕首不行,李秋水另一只手遂施展出了白虹掌力。她的這套掌法,不但掌力陰寒,而且還能改變攻擊方向,端的是讓人防不勝防。

    但對早已參透乾坤大挪移中玄妙的王墨軒來說,白虹掌力這等改變攻擊方向的竅門,卻是不難參破。王墨軒只是順勢引導,讓其掌力偏得更狠一些,自然便是做了無用功,傷不得自己絲毫了。

    就在李秋水使出了百般手段,卻依舊奈何王墨軒不得,已是略有些急躁起來的時候,瞅準了機會雙眸虛瞇起來的天山童姥,卻是突然出手偷襲,一掌向著李秋水背后狠狠打去。

    萬沒想到天山童姥會這個時候出手,突然注意到李秋水輕薄面紗后嘴角翹起的冷笑弧度,心頭一震的王墨軒頓時意識到不妙。似李秋水這樣的高手,臨敵時怎會那么慌亂,又怎會露出那么大的破綻來呢?顯然,這是李秋水故意示敵以弱,引天山童姥上鉤之計啊!

    “小心!”慌忙提醒的王墨軒,說話的速度又怎及得上李秋水出手的速度呢?

    其話音未落,飄然后退順手轉身的李秋水已是躲過了天山童姥的致命一掌,手中匕首向著其胸口刺去。

    臉色一變的天山童姥,本能般出手格擋,渾然顧不得她的一只肉掌如何擋得住那鋒利無比的水晶匕首了。

    然而下一刻,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卻是同時臉色一變,只見王墨軒竟不知何時身影插在了她們之間。

    鏗蓬伴隨著刺耳的金鐵交擊聲和拳掌落在身上的悶響,盡皆渾身一震的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不禁同時向后拋飛開去,李秋水手中的水晶匕首直接崩飛出去,而天山童姥也是狼狽落地一口血噴了出來。

    站在原地的王墨軒,先是背后衣服破裂,露出了一柄黑布包裹劍柄上有著氣色寶石的神劍,緊接著便是身子一顫的蹙眉嘴角溢出一縷鮮血來。

    “呵呵小師弟,好輕功,好強的內力啊咳”咧嘴而笑的天山童姥,不禁咳嗽起來,咳出血來。

    “逍遙劍?”看到王墨軒背后露出的神劍,李秋水卻不禁瞪眼失聲驚呼道。

    聽得她的驚呼,天山童姥也不禁臉色變了下,隨即笑道:“難怪,無崖子師弟會代師收徒。想不到,師父的逍遙劍竟然也落入了小師弟你的手中。”

    轉身拿起那跌落插在雪地上的逍遙劍,擦了下嘴角血跡的王墨軒不禁道:“兩位師姐,你們斗了一輩子了,卻不敢去見無崖子師兄,有意思嗎?”

    “放屁!誰說我不敢去見無崖子師弟的?”天山童姥一聽頓時忍不住激動的喝罵道。

    李秋水卻是突然笑道:“小師弟定然知道無崖子師兄在哪兒,師姐,你可愿跟我一起去見師兄嗎?”

    “呸!跟你一起去,我還能活著見到無崖子師弟嗎?”天山童姥卻是吐了口帶血的口水沒好氣道。

    “無崖子師兄在河南擂鼓山的天聾地啞谷,兩位師姐想要去見他,就去那里吧!”王墨軒說著便要轉身離開。

    天山童姥見狀不禁急了:“小師弟,你把我留在這里,是要李秋水殺了我嗎?”

    “呵呵,大師姐,你怎么還想不明白?李師姐若是殺了你,那她活著又還有什么意思呢?想必,無崖子師兄知道了,也會怪她恨她吧?我雖沒見過師父,可若是師父他老人家在天有靈,知道你們自相殘殺,怕也是會傷心的,”王墨軒卻是搖頭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只有清朗的聲音在雪中寂靜的山林內回蕩開來:“你們是師姐,又都自立門戶了,而我只是師弟,哪怕成了逍遙派掌門,也管不了兩位師姐如何。你們的歲數也都不小了,哪怕不彼此拼殺,又還能活多少年呢?就算真的非要拼殺至死不可,小弟也是管不著了。”

    眼看他身影早已遠去消失不見,聲音卻依舊在山林中回蕩開來,這般千里傳音的手段,足以看出剛才他傷得并不重,內力之強,讓李秋水和天山童姥都不禁心頭凜然。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