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諸天最牛師叔祖 > 第五十四章 激斗

第五十四章 激斗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見狀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弧度,目中閃爍著灼灼戰意的華莫山,雙手天女散花般擲出不少暗器向著岳不群等人而去的同時,也是閃身上前迎上了丁勉和陸柏,眼看著二人盡皆一掌拍向自己,不由雙手如龍爪般探出,巧妙的避過二人的手掌,抓住了他們的手腕脈門。

    啊啊..伴隨著兩聲慘叫,猛然一擰扭斷了二人手腕的華莫山,欺身上前雙拳直擊落在二人胸膛,伴隨著骨骼碎裂之聲,如破沙袋般倒飛出去的丁勉和陸柏便是口中噴出內臟碎片的砸落在了不遠處的墻上,將一面墻壁都給砸倒,被埋在了廢墟之中。

    躲閃格擋開了華莫山擲出暗器的岳不群等人,看到這一幕不禁臉色再變,那岳不群更是驚疑不已的看向了華莫山的雙手失聲道:“少林龍爪手?”

    “岳掌門好眼力啊!怎么樣,諸位,我這少林龍爪手使得還行吧?”華莫山笑看向眾人道。

    “惡賊!拿命來!”定逸師太脾氣最是火爆,眼看著丁勉、陸柏二人慘死,雖然對于他們之前對付劉正風一家的舉動不滿,但向著五岳劍派同氣連枝,這會兒也不禁起了同仇敵愾之心。

    岳不群、天門道人以及余滄海也顧不得去想華莫山怎么會少林派絕技了,緊接著便是一起向華莫山殺去。

    “來得好!”眼看著這四人一起殺來,華莫山卻是不驚反喜,大笑一聲輕功全力施展開來,化作了足足十余道殘影和這四人纏斗起來。自來到這個世界以來,華莫山可是難得能夠如此痛快的和高手大戰一場。

    四人中,岳不群、余滄海和天門道人都是一派掌門,功夫自是不弱。定逸師太乃是恒山派掌門的師妹,算得上是同一個層次的高手。四人聯手,哪怕華莫山全力出手,依仗過人的輕功,一時間卻也奈何不得他們。

    不過,華莫山本也無心打敗他們,反倒是希望他們的實力強一些,本著見識一下這幾派武功絕學的心思,出手凌厲毫不容情,逼得他們也都拿出了各自的絕招劍法來。

    “哈哈..好!五岳劍派,還有青城派,果然不負盛名,”越打越是痛快的華莫山,目光灼灼的看著岳不群等人施展出的劍法絕招,忍不住朗聲大笑起來。

    而岳不群他們卻是越打越心驚起來,這小子看起來年紀不大,就算是有名師教導,學得厲害武功絕學,可這打斗經驗怎么也如此老辣?這世間,能夠讓他們四人聯手也奈何不得之輩,怕是不超過一手之數。想到這,一時間,幾人心中不免都是怯了幾分。

    蓬..定逸師太第一個抵擋不住,被華莫山一掌逼退,吐血失去了戰斗之力,被恒山派的尼姑們扶起。

    緊接著,泰山派掌門天門道人被華莫山一拳擊中肩頭,痛呼一聲狼狽倒飛了出去,一口血吐出,手中的長劍都是飛了起來。

    “劍不錯!”躍起接住天門道人的劍看了看的華莫山,一掌對上了從一側襲擊而來的余滄海的手掌,渾身一震向一側倒飛開去,借力身影旋轉手中之劍順勢格擋住了岳不群凌厲一招的華莫山,飄然飛退開去,瞥了眼狼狽后退嘴角溢出血跡的余滄海,再看身影略顯飄逸閃身落地的岳不群,不由咧嘴一笑:“華山派岳掌門,果然劍法高明!”

    岳不群卻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因為此時定逸師太和天門道人都已經失去了戰斗力,余滄海也受傷了,憑他一人如何能是華莫山的對手?說不得,今日華山派的威名也要折損在他手里了。倘若敗在一個成名高手手中,倒也罷了,可敗給了華莫山這個之前沒有一點兒名氣的無名小輩,那這臉可是丟大了。

    這讓一心想要光大華山派的岳不群如何接受得了?臉上紫氣一顯的他,便是手中長劍化作了迷蒙劍影,如夢似幻的一劍向著華莫山殺來。

    見狀雙眸輕瞇的華莫山,也是施展出劍法來,與岳不群你來我擋的對攻了起來。

    身為一派掌門,岳不群劍法可著實不弱,加上紫霞內功輔助,華莫山一時間并未占得什么上風。

    然而,岳不群的臉色卻沒有一點兒好轉,一劍逼退華莫山之后,不禁驚疑怒喝道:“你怎么會我華山劍法?”

    “呵呵..看出來了嗎?”輕笑一聲的華莫山卻并不意外,畢竟在碧血劍世界,他可是華山派弟子,所學的華山劍法,和笑傲江湖的華山派也是一脈相承,就算有一些變化,也是有相通之處的。甚至,華莫山所學的劍法,或許還不如如今的華山派劍法精妙呢!

    面對岳不群,華莫山也并未否認什么,干脆直接的點頭一笑道:“沒錯,我使的的確是華山劍法。算起來,我也是華山派弟子呢!”

    “岳掌門!這小子昨日在回雁樓,可就親口說過他是華山派弟子。你華山派,什么時候也和邪魔外道有所勾結了?”受傷的天門道人身旁的天松道人忍不住開口道。

    “難道他是我華山派劍宗的傳人?”心中驚疑看著華莫山的岳不群,聽得天松道人這話,不由冷聲喝道:“哼!這小子不知道從哪兒學得幾招我華山劍法罷了,之前,他可是還施展出了少林的龍爪手。難道,這小子和少林派也有什么勾結不成?”

    天松道長聽得一滯,旋即便道:“如果不是,便請岳掌門出手將之殺了,免得這小魔頭將來為禍武林。”

    “呵呵,他可殺不了我,”搖頭一笑的華莫山瞥了眼天松道長:“天松道長,你這么多廢話,不如我先殺了你如何?”

    天松道長聽得臉色一變,不禁有些警惕緊張的看向華莫山。而華莫山卻是并未對他動手,而是轉頭笑看向岳不群和余滄海道:“岳掌門,余掌門,咱們還要再打嗎?再斗下去,就算你們能殺了我,怕是華山和青城兩派也要準備換掌門人了。”

    “哼!”余滄海臉色難看的冷哼一聲,卻是扭頭并未多說什么。

    岳不群則是手中長劍緩緩垂下,神色復雜的輕嘆一聲道:“岳某無能,不是閣下的對手!你走吧!”

    “呵呵,多謝岳掌門了!若有機會,我定會去華山拜會的,”對岳不群拱手一笑的華莫山,不理岳不群變了的臉色,轉而又對周圍圍觀之人笑著團團拱手客氣了句,才對劉正風招呼道:“還愣著干什么?等著他們這些名門正派回頭拿你們撒氣啊?跟我走吧!”

    劉正風看著岳不群等人和在場的江湖人士,臉色復雜的默默拱了拱手,這才招呼著妻兒弟子們,跟著華莫山離開了。

    見識了華莫山過人的武功,他們所過之處,竟無一人敢阻攔,反倒都是急忙讓開路,恭送他們離開似的。

    待得華莫山等人離開后,眾人才不禁議論起來。可以想象,很快,華莫山的大名就要名揚江湖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