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舟行諸天 > 第877章 抄家(1)

第877章 抄家(1)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黛玉沉默了片刻,忽然開口道“二嫂子若要動作,便要盡快。對了,那個葉二奶奶其實是個有錢的雖然嫁妝給府里扣了一些,但她上次得了你的提醒,把嫁妝里的東西和私扣的葉家人情往來的東西,折成了金子,在戶部經營的雙木錢莊里存著,足有兩千兩金子。再有就是我爹說了,他門下清客周老夫子說要講四書,只怕苼哥兒他們不能如之前那般清閑了,要長住在我們府里,七八天再回去一次吧。”

    鳳姐心里一跳,忙站了起來“我立即回去打理苼兒他們的行禮,明日就送他們到這邊來。”

    黛玉點點頭,面色十分淡然。

    即使是在逗弄自己的孩子,臉上也沒有那種輕松的笑容。

    而鳳姐則急匆匆打了一個招呼回家了,心中驚懼不安。

    黛玉心中感慨,和林昭的書信之中,便又說的比較詳細。

    只不過林昭此時收到信以后,并沒有第一時間看,而是隨手放下了。

    因為他接收到郭震虜的書信。

    郭震虜在云貴苗蠻那里待了三年,率領八百虎賁燒殺搶掠,大大削減了苗蠻的人口,徹底震懾了他們的狼子野心,使得苗蠻聞聽郭震虜之名不敢夜啼。

    而郭震虜本人也積功被封為新城伯,但是同時也牽扯進了朝堂爭斗。

    大、小金川西連甘孜,與康藏通,東連成都平原進入川西高原的咽喉—漢川縣,是嘉絨藏區通往漢族地區的要道之一,南接雅安地區,直通內地,北接川西高原,與青海、甘肅相通,為內地通往西藏、青海、甘肅等藏族地區的咽喉與橋梁地帶,它可以遠扼西藏、青海、甘肅等藏族地區,因而,其地理位置和戰略地位極為重要。

    但這等地方,如今被大小金川土司占據著。

    孝德帝認為,治藏必先治川,使四川各上司相安無事,則川藏大道才能暢通無阻。所以對此地區也一直比較重視,

    但小金川土司僧格桑和大金川土司索諾木做慣了土皇帝,威福自用,偏偏又是野心勃勃,偏生又坐井觀天的角色。

    而此時當地官府和官兵都是羸弱怯懦沒有一點的力量,漢人豪強又是太過分散,形不成合力,更不要說,還有一些漢人豪強整曰里挑唆這些土司鬧事。

    如今孝德九年的時候,兩家土司就開始作亂了,所謂作亂,也就是燒殺搶掠,又有西南各族的豪酋跟著趁火打劫,漢人豪強渾水摸魚,事情就慢慢大了起來。

    可金川這個地方有些不同,他周圍的州縣很多也都是土官統轄,說白了也都是大大小小的部落酋長,他們自家互殺,朝廷樂意坐山觀虎斗,但這兩家土司一邊擴張地盤,一邊派人去官府求情悔過,說自己愿意出人出錢自己贖罪。

    開始朝廷以為他有悔過之心,而且土官本來就要優容,也就準備含糊過去了,可幾次如此,大家也不是傻子,也就明白這他們到底要干什么了。

    更何況孝德帝又是一個雄才大略的鄂,從萬千份瑣碎的奏章中看出了問題的所在,嚴令當地官府必須盡快處置,早日改土歸流。

    于是當地官府開始有作為了。

    以前當地官員之所以裝糊涂,無非是怕麻煩,左右是貧瘠之地,都是九苗之族,打打殺殺隨他去,有個分寸就好,但這次他們不知道收斂,甚至向漢人居住的州縣下手,殺害官員士紳,這就不能坐視了。

    大小金川周圍的地方大員們心里也有數,四川官兵羸弱不堪戰,如果倉促調集兵馬過去剿滅,被高原上的土司擊敗,大軍潰散,且不說金川軍得了官兵的給養軍械,收攏俘虜會勢力大漲,這人心浮動就是一個要命的麻煩。

    眼下,大小金川的亂子還沒有蔓延開,地方官府可以對上面說是徐徐準備,要吃了大敗仗,負責的一干人都要下詔獄了。

    恰巧,郭震虜打垮了云貴苗蠻,手中又有八百百戰精兵,還都是熟悉山地作戰的,于是眾官員將目光看向了他。

    但是郭震虜雖然是屬于將軍,手下也有幾千兵丁,但真正的精銳就是那八百人。

    而大小金川地形險要,金川兵的戰力頗強,這就要做好足夠的余量,也就是說把握越大越好,這個越大的“把握”,川蜀總督和川蜀巡撫都知道的,沒有十萬兵可用一年之糧,萬不可輕動。

    所以郭震虜兵力不足。

    他又不想被那些川兵拖累,所以便給老朋友林昭寫信。

    與此同時,川蜀總督在京師的好友卻寫了封信過來,這信上說的頗為直白,開始只是列舉了從歸化城到西域和黑遼的幾場大戰。

    本來大家正常的殺伐,因為錦衣衛的插手,戰事忽然順利的異乎尋常,幾處大戰用時不超過一個月,調動兵馬不足十萬,都是大勝拓疆的完勝,如果大小金川這樣的內部反亂還要花費這么長的時間,曰后被人提起,怕是被人當成無能來彈劾的證據。

    看到這封信,川蜀總督頗為無奈,平心而論,他的準備是中規中矩,不管是誰都要評價個老成持重,但信上所說的也都是實情,錦衣衛的插手,使得北邊的勝利太過輝煌,相比之下,其余各處實在是沒辦法拿出手。

    錦衣衛是天子親軍,是天子的鋼刀,他們到各處,等于是天子牢牢的控制住何處,文臣在當地的話語權就會少很多,比如說歸化城地方上的商稅原本幾乎等于沒有,自從錦衣衛大舉入主歸化城之后,宮內也派出了稅監,也不是下狠手盤剝敲詐,就是按照規矩收稅。

    在刀把子面前,地方上的官員士紳都沒有了弄風骨頂內官的勇氣,各個乖乖交稅,不交的后果血淋淋的,大家都已經看到了。

    川蜀總督知道,內閣指派自己來到這里,就是為了避免讓錦衣衛系統插手,可這樣的局面下,憑什么自己擔這個罪責,到時候自己不但會成了笑柄,搞不好還會給政敵攻訐的借口。

    畢竟能成為總督的人,都是想要求個上進,若是被政敵說無能,那么就得不償失了。

    真正讓他下決心的是四川和湖廣商人們的動作,商人們在二月間蜂擁而去松江,他自然是知道的,其中還有商人是他的關系,這個就不必說了,連商人們自己都不在乎什么稅賦,巴巴的過去貼錦衣衛系統,自己何苦在這里給自己招罪過。

    請錦衣衛進來,參與剿滅,勝了自己這總督也有功勞分潤,敗了,自己也不用擔心負擔主要責任。

    所以他也讓郭震虜給林昭寫信。

    林昭收到書信之后,哈哈一笑,便寫了一封私信給了孝德帝,同時又給了錦衣衛衙門發了一份通知。

    于是上下開始運轉,歸化城五千經過嚴格訓練的錦衣衛精銳,整裝出發,前往川蜀。

    而這其中,錦衣衛百戶賈環的名字赫然在列。

    但是賈環沒有走到川蜀,他在關中的時候便收到錦衣衛衙門的通知,把他擼了,令他回家休假,而且是無限期的。

    賈環莫名其妙的回到家里,而此時鳳姐連著十幾日沒見到巧姐幾人來給自己請安,心中惶恐之中。

    而探春也每日安安分分的待在趙姨娘房里,已經有好幾日沒去給王夫人請安了。

    便是賈母也少了幾分歡笑。

    只有賈赦夫婦、賈政夫婦似乎什么也沒有發覺,依舊未府上的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斤斤計較。

    直到這一日,忠順親王率著龍禁衛來了!

    賈母心中便隱隱有所察覺,之所以沒有動作,是她經過輾轉反側、深思熟慮后,決心忍住的。故在看到忠順王爺帶兵上門時,賈母罕見的未受到任何驚嚇。只是請忠順王爺看在自己的面上,給家中幾房的女眷兒孫留下體面,讓她們都集中到自己的上院來吧。

    這點要求不過小可,看在賈府還有那么幾家貴戚的面上,忠順王爺自然答應了。

    。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