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前任無雙 > 第一二四章 已經從良

第一二四章 已經從良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羅康安回頭,有些驚疑不定,“滅口?”

    林淵淡然道“你把雪蘭當回事而已,在那些財大勢大的商會眼里,區區一個三流仙子不算什么,沒了就沒了,不殺還留做隱患成為查到自己身上的突破口不成?”

    羅康安立馬低頭,搜索有關雪蘭的資訊,結果讓他嘴角抽搐。

    有關雪蘭的最新資訊很醒目仙子雪蘭山上游玩,失足墜落山崖而亡!

    打開細看內容,說雪蘭在什么巡演間隙上山游玩,興致正濃時,與伴走脫,后來失蹤,當地城衛隨即派人尋找,結果在山崖下找到了尸體,根據現場遺留的跡象判斷,應該是失足摔死了之類的云云。

    好好的一個尤物,三言兩語間說沒就沒了?羅康安不敢相信,再次翻看其它資訊消息,結果大同小異,也有人提出陰謀論之類的,說這種仙子怎么會在山中一個人離群游玩之類的,但并無任何證據是人為,也只能是懷疑。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暫時也只能是定性為失足摔落至死。

    雖是一個三流仙子,但畢竟是一尤物,有不少人表示惋惜。

    巡演當地的官方,也對沒有看護好巡演人員表示歉意之類的。

    就這些,沒其他的什么多余的。

    低頭反復翻看一陣的羅康安緩緩抬頭,悵然若失地嘀咕自語,“死了,真的死了?”

    林淵“這么大的計劃,運作起來,牽涉到的不會只有一個雪蘭,要被滅口的應該也不會只有她一個,不過結果都會和她一樣,意外身亡。”

    羅康安慢慢看向他,滿臉苦澀道“林兄對這方面似乎極有經驗。”

    林淵不置可否,他當然有經驗,類似這種事情他沒少做,包括眼前這位喊著“林兄”的人,也差點被他滅口。

    羅康安說這話其實另有用意,“林兄知道兇手是誰?”

    林淵“你想為雪蘭報仇?”

    “報仇?”羅康安茫然了,都說一夜夫妻百夜恩,對他來說也許不至于,但雪蘭就這樣被人謀害了,心中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

    心中更多的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有對尤物的眷戀,還沒玩夠呢。

    還有就是一種釋然,雪蘭一死,就少了一個能站出來的證人。

    他現在的心情很復雜,自言自語著,“報仇嗎?”說罷自己都忍不住搖頭苦笑,“我也說不清現在是什么感受,只是想知道兇手是誰而已。”

    林淵“兇手是誰還用猜嗎?不是周氏就是潘氏。”

    羅康安沉默,想想也是,的確不用多想,不是周氏就是潘氏。

    林淵“如果我是你,我肯定是要報仇的。”

    羅康安意外,“她算計我,再次坑害我,還要替她報仇嗎?”

    林淵“如果是我,不管雪蘭抱著什么目的接近我,只要在一起了,該怎么處置是我的事,輪不到別人來處置,妄動者,殺!”

    這言語中透露出的霸氣令羅康安心中一凜,怔怔看著他,心中嘀咕,這位到底是什么人?

    林淵話鋒一轉,“當然,就算你想報仇也沒用,你有什么資格報仇?你連自己都顧不了,拿什么去報仇?你就是一個廢物,一個任人擺布的廢物,至少在我眼里一無是處,憑什么報仇?想報仇可以,先保證自己能活下去。想活下去,想讓自己有報仇的能力,先改變你自己,繼續這樣廢物下去可沒用。想活下去,你要學的東西還很多,慢慢來,不急!”

    這話說的,羅康安不吃這套,不受他的激將法,能以廢物的形式廝混在仙都神衛那么久,還能結下好人緣的人,本就是沒什么脾氣的人,不會計較太多。

    他干笑道“我這人胸無大志,不想活的太累。”

    林淵“由得你嗎?你壞了人家的好事,人家只要有機會就不會放過你,事情真相只要暴露出來,你離開秦氏試試,你覺得你能活幾天?我說了,你這條命是我的,你沒有做主的權力。趟了這渾水,你還想全身而退,你自己覺得可能嗎?”

    “……”羅康安啞口無言,愣了會兒后,試探道“那十億我不要了,全給林兄如何?”有試著做商量的味道。

    林淵斜睨,“你還想要那十億?你憑什么要那十億?其他的你可以接受,這十億,拒絕吧。”

    羅康安震驚,“別呀,這可是十億珠啊,能干多少事?人家愿給,不要白不要啊!”

    林淵也說不清自己為何不要,總之不會因這些去收秦儀的錢,也后悔自己年輕不懂事時拿了秦儀那一百萬,但口中給的卻是另一番說法,“你認為我是缺錢花的人?”

    “我…”羅康安上下看他,心中一萬頭巨獸隆隆奔騰而過,在問候林淵大爺。

    他很想說,那可是十億珠啊,你不缺我缺啊!

    但現在這個對他來說可以先放一邊,他有點怕了林淵,一出手就打斷你肋骨,一個不對就要弄死你,跟在這種人身邊,這人生未免太危險太無趣,拿到了十億珠又如何?也得有命去花啊!

    他又改口試探道“林兄,錢我也不要了,放我走,我可以隱姓埋名消失,保證不會暴露你,否則你隨時可取我性命,如何?”

    林淵“你怎么走?你以為你現在能輕易消失的了?你只要一消失,就憑這場競標,有的是人想找到你。沒人約束住你,你羅康安隱姓埋名,能耐住寂寞?敢把女人帶進秦氏巨靈神里鬼混的人,你自己相信自己嗎?”

    羅康安咧了咧嘴,這個,他還真不敢保證自己能耐住這寂寞,有點心虛道“此一時彼一時。”

    林淵“你的性格躲不了多久,就要被人找到,你是有骨氣的人嗎?你一跑,老子立馬也要跑路躲起來才穩妥。讓我因為你羅康安躲躲藏藏隱姓埋名一輩子不成?你說怎么放你走?當然,我不勉強,你可以消失,是徹底消失!”

    “別!”羅康安忙擺手拒絕,他又不傻,當然明白徹底消失是什么意思。“算了,我只是說說而已,都聽你的。”

    還拍了拍胸脯做保證的樣子。

    也實在是被對方的話戳中了軟肋,他自我認為的確是耐不住寂寞的人,恐怕還真躲不住。

    林淵又道“雪蘭的事,你就算報不了仇,其實也還是可以出口氣的。”

    正郁郁的羅康安一愣,發現這位的態度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從未和自己廢話這么多過,尤其是格外關心他,倒是讓他有些不適應了,難道真是因為一起做過見不得光的事?

    他弱弱試探道“怎么講?”

    林淵回頭看了眼存放巨靈神的倉庫大門,“有些事情怕是瞞不過去了,檢修人員進去一查,巨靈神被人做過手腳的事就要暴露,這事總得有個合適的交代才行。”

    羅康安狐疑“雪蘭已經死了,沒了證人,還需要做什么交代?”

    林淵“你以為雪蘭死了就沒人知道了?你若隱瞞這事,就會成為別人眼里的把柄,不如自己老實交代。”

    羅康安心驚肉跳道“我說大哥,你不是讓我繼續留下嗎?這事爆出來,我非身敗名裂不可。我說這事只要咱們不說,讓查不出什么緣由,查不出誰干的,不就過去了。我表面上為秦氏拼命了,不可能自己害自己,秦氏也懷疑不到我頭上不是?”

    林淵“你打算逃跑的人,你這種不要臉的人,還怕什么身敗名裂?我告訴你,雪蘭能接近你,不闕城神衛營里肯定有內應,你把事抖出來,一些事情根本經不住洛天河嚴查,能鏟除對方埋伏在神衛營的黨羽不說,還能激怒洛天河,說不定洛天河能一鼓作氣查到潘氏和周氏頭上去,就算不能為雪蘭報仇,你也能出口惡氣不是。”

    他的說辭只是原因中的一部分,他已經能預料到,秦氏一旦競標成功,在將利益徹底消化之前,必將迎來周氏和潘氏狗急跳墻的瘋狂反撲,讓周氏和潘氏激怒洛天河能為秦氏筑起一道起碼的防御墻。

    他這次的出手,老一輩的人雖然說是什么還人情,但站在他的層次,有些眉角一露他就大概知道一些端倪,他心里清楚,老一輩的人怕是已經盯上了秦氏!

    當初十三天魔為什么攻打仙都,原因他是清楚的,這次秦氏一旦競標成功,必將被他身后的一群人視為介入那事的契機,這恐怕才是老一輩要他出手的真正原因。

    換個角度說,他的出手,已經令秦氏不可避免的卷入了一些事情,秦氏已經很難擺脫他林淵身后的勢力了。

    既然如此,有些事情他要開始未雨綢繆了。

    至于羅康安的區區顏面,重要嗎?

    羅康安賠笑道“不用,真不用。林兄,你真的想多了,雪蘭那賤人接連害我,我為她出鬼的氣啊!我這人心態平和,報仇的事就算了。”

    林淵“我意已決,就這么辦吧。”

    羅康安頓時急了,“林兄,不能啊,你想想我和諸葛曼,好不容易情投意合走到了一塊,我和雪蘭的事要是爆出來,諸葛曼一定會接受不了的。”

    林淵“你會把諸葛曼當回事?”

    羅康安正色道“當然!我已經洗心革面,我已經從良了!”

    。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