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前任無雙 > 第七十七章 慰問演出

第七十七章 慰問演出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剛晃進里面沒幾步,羅康安便傻眼在了原地,怔怔看著里面微笑面對的朱莉。

    進來了還愣什么愣?林淵走到他身后一點都不客氣,順手在他后背推了一把。

    不是沒提醒過對方,對方非要進來,那就怪不得他了,剛好不愿應付朱莉,交給這位了。

    羅康安被推的不由自主地往前幾步。

    朱莉已微笑伸手握手狀,“羅生,又見面了。”

    “哦,嗯。”羅康安擠出一臉笑來,神色反應極不正常,雙手去握,略有些誠惶誠恐地點頭哈腰,“朱莉小姐。”

    林淵在旁道:“我只是他的助手,跟蹤采訪的事我做不了主,朱莉小姐有什么問題找他便可。”

    “跟蹤采訪?”羅康安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一臉霧水。

    朱莉看著林淵,欲言又止,還不等她開口說什么,林淵已對羅康安道:“會長安排了朱莉小姐跟蹤采訪巨靈神競標之事,我這里不適合你們談話,你帶她去你那邊吧。”

    “我那邊…”羅康安盯著林淵,那叫一臉的怨念,貌似在說,你明知我不愿跟這女人照面,還搞這事?

    林淵倒是坦然。

    羅康安也說不出什么,人家提醒過的,是自己不信,非要往墻上撞。

    朱莉好氣又好笑,發現這個林淵竟如此不待見自己,似乎巴不得趕自己走似的,忍不住道:“挺合適的,我看你這里挺好的。”

    她就是感覺林淵身上有古怪,就是想接觸林淵。

    林淵:“我這里被人裝過監控,會長和白助理都知道的,你不該帶朱莉小姐來這里。”最后一句是對關小青說的。

    監控?羅康安、朱莉、關小青吃驚不小,一個個扭頭東張西望。

    “情況不明,不要張望。”林淵制止了幾人探究的念頭。

    沒辦法,他既然這樣說了,朱莉等人不得不離開了這里……

    林淵再與朱莉見面時,是在秦氏的停車場,只見羅康安已經與朱莉談笑風生,似乎沒了之前的任何忌憚。

    面對鏡頭的羅康安,接受朱莉的采訪侃侃而談,揮灑自如,耍嘴皮子他還真不會怯場。

    如此放松自如的原因很簡單,只因朱莉讓羅康安放心了。

    一番交流,羅康安算是明白了,鯤船上的事早就過去了,朱莉不至于念念不忘,是他自己做賊心虛想多了。

    不止朱莉,還有闕城視訊來的其他人,跟著羅康安和林淵一起奔赴神衛營。

    一輛車內,遙望神衛營大門口的閻浮和項德成只可遠觀,不敢靠近,知道此地戒備森嚴,他們兩個根本進不去……

    仙都,雖是劫后重建,但依然是氣象萬千,恢宏瑰麗。

    琳瑯水閣,仙都一座高檔次的酒店,深入碧波湖底,湖底四周各種發光物體將水閣襯托的宛若一座水晶宮。

    碧波水面只有一座熠熠生輝的高塔,四方來往賓客大多乘船至此再經由通道抵達下方。

    水下也有一只只鼓脹如氣球的雪白魚兒將一些賓客迎來送往。

    一只白魚游至水閣抵御水流的波光前,魚吻渡進波光中,張開了嘴,口中幾人走出,登上了水下出入口的臺階。

    幾名男子眾星捧月般陪在一名光彩照人的女子身邊,女子容貌艷麗,身段妖嬈,肌白雪嫩,給人血脈噴張感。

    水閣內的迎賓一見便知,來者是雪蘭仙子。

    雪蘭也許算不上是仙界的什么頂級仙子,但這天生尤物般的身段也令其在仙界的這個行當內獲得了一席立足之地。

    今天一位商會的會長宴請,人家出價不菲的邀請,雪蘭盛情難卻,光彩照人地赴宴而來。

    迎賓將一行賓客領到了提前預定好的私密宴請之地。

    一行落座后,酒菜也陸續上桌。

    推杯換盞談笑正歡之際,主位上的男子對其他陪同使了個眼色,于是其他人都陸續找借口離開了。

    雪蘭左右看了看,發現席上只剩下了兩人,略有不安。

    主位上的男子拉了拉椅子,坐近在了雪蘭邊上,見雪蘭略有警惕的模樣,微笑道:“仙子不用緊張,無意中得到一些東西,想請仙子鑒賞鑒賞。”

    雪蘭狐疑,“什么東西?”

    男子伸手進了口袋,摸出了一疊照片,放在了她的跟前,伸手示意請看。

    雪蘭不知對方什么意思,伸手拿了照片到手,一瞅照片上的內容,頓時臉色大變,又迅速翻看其它照片,越看臉色越難看。

    照片上都是她曾經“陪客”時的一些不堪入目的內容,所陪的客人形形色色,她是唯一女角色,一些內容連她現在都看不下去。

    站起的雪蘭一臉慌亂,手上亦是一陣慌忙亂撕,撕碎照片。

    “撕碎有用嗎?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想必很快會傳遍整個仙界……”坐著的男子也慢慢站了起來。

    樓上窗口,天古城潘氏商會的二小姐潘凌月垂視著下方雅間內一男一女的反應。

    雪蘭的情緒明顯很激動,似在憤怒叫囂什么,后被男子一把掐住脖子摁回了座位上,不知男子俯身在雪蘭耳邊說了些什么,雪蘭漸漸放棄了掙扎。

    男子也慢慢松開了她的脖子,雪蘭一臉頹然地坐在那。

    潘凌月略偏頭道:“我們沒有時間了,盡快把她帶去訓練,讓她盡快熟悉一些巨靈神的內部結構。”

    其心腹隨從孤北道:“二小姐放心,已經通過天舞商會安排好了她的檔期,人隨時可以帶走。”

    天舞商會,以經營歌舞演藝之類的在仙界聞名,雪蘭正是天舞商會旗下的一名仙子。

    潘凌月:“慰問演出的事,務必盯緊,不能再出錯了,也沒時間再出錯。”

    孤北:“已經敲定了,明天在仙都的第一場慰問演出就要展開,各方面都協調好了,臨時取消的可能性不大。”

    潘凌月:“不管結果如何,一定不能和我們潘氏扯上關系。”

    孤北:“我們只是暗中使力撬動,慰問演出不是我們牽頭,出了事也查不到我們頭上。”

    ……

    一場轟動整個仙都,甚至是整個仙界的大型慰問演出開始了。

    這是一場類似天舞這種性質的演藝商會,自發組織的一場無償演出,安撫大戰后的人心,也慰問犒勞平亂的仙界將士,如此善意得到了仙庭的大力支持。

    獲悉有許多令人仰慕的仙子參演,整個仙都頓時熱鬧了起來,給戰后創傷過的仙都帶來了別樣生氣……

    沐浴后的朱莉坐在梳妝臺前,一邊整理頭發,一邊歪著脖子將手機夾在肩頭,與仙都那邊曾經的同事好友楚萍通話。

    好友楚萍詢問了一陣朱莉在這邊的情況后,忽道:“朱莉,如今有一個讓你們闕城視訊引起整個仙界注意的好機會,別說我沒提醒過你。”

    朱莉一怔,當即放棄了對頭發的整理,正兒八經拿好了手機,問:“什么機會,快說說看。”

    楚萍:“仙都的慰問演出你不知道嗎?”

    朱莉:“知道啊,你不會讓我們這邊花錢向仙都那邊購買轉播權吧?”

    楚萍:“我看你還真是呆在那偏僻小地方呆傻了,人家能看仙都的視訊,還有必要去看你們闕城視訊嗎?再說了,仙界大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不闕城在哪。”

    朱莉埋怨:“楚萍,你急死我了,什么機會你倒是說啊!”

    楚萍:“還沒反應過來嗎?這次的演出不止在仙都,要奔赴各地輪流演出啊,你把下一場演出爭取到你們不闕城不就行了。”

    朱莉頓時一臉苦笑,“你這不是開玩笑么,這么大的演出,我哪來的資格讓他們來不闕城?”

    楚萍:“你沒資格,你們城主洛天河有啊!你不會不知道洛天河是什么背景吧?”

    朱莉愣了一下,“什么背景?”

    楚萍放低了聲音,“我在仙都聽說,洛天河本是仙宮的內臣,聽說他曾是帝后的心腹。這事都不需要洛天河親自出面,只要洛天河讓仙宮內的人向負責演出的人打個招呼,誰敢不給仙宮面子?”

    朱莉頓時兩眼放光,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沒了心思跟楚萍繼續聊下去,匆匆掛斷通話后,又匆匆換穿了衣裳離去……

    慢慢放下電話的楚萍瞬間變得沉默了。

    同在屋內,她身后的男子,也是她新結識的男友,從背后摟住了她,在她耳邊呢喃道:“謝謝。”

    楚萍有點憂慮道:“你讓我提醒朱莉這個,究竟想干什么?”

    男友與她耳鬢廝磨,“放心,不會有事的,你就是給了個提醒而已,又能有什么事?”

    ……

    洛天河負手沉默著,盯著匆匆趕來求見、此時正在侃侃而談的朱莉。

    能看出朱莉來的有多匆忙,連頭發都還是濕的,身上還有沐浴后的明顯香味。

    聽完朱莉的訴求后,洛天河遲疑道:“一場慰問演出能有那么大的效果?”

    朱莉發現這位真的是和時代脫節了,解釋道:“城主,您小看了那些仙子對人們的影響力,何況這次還是群英薈萃,各演藝商會聯袂出動,旗下知名的仙子傾巢而出,如此龐大的仙子演出陣容,總有個別仙子是一部分人喜歡的,所有的一部分加起來,便會吸引整個仙界的目光!”

    ps:慚愧,明天的更新估計要到傍晚。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