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482章:誰是賊?

第1482章:誰是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就剩咱倆了,咱還扔啥啊?咱直接比牌行不行?”傻飛小聲問道。

    “不行!!”南北笑著搖了搖頭:“開牌得得二十萬!!”

    “艸,至于嗎?”傻飛有點無語。

    “你他嗎玩的不挺有心得嗎??咋滴現在也不行了啊??”劉瑞現在是一萬個看不上這個傻飛,所以說話一點都不客氣,要不然正常情況劉瑞跟這幫賭徒都是客客氣氣的,畢竟人家都是客。

    我們后宮賭場平時這幫賭徒都還算是客氣,因為我們后宮的名氣擺在那,一般人還真不敢動。

    除了一個人,他叫楊安!

    楊安在我們H市,不知情的可能不知道跟我們后宮沒什么關系,但是一旦知道點內幕的幾乎全明白楊安跟后宮到底是什么故事。

    楊安出事以后,我給他母親出了手術費,但是楊安死之前把他偷出來的東西交給了我,這東西我一直幫著呢,雖然我從來沒打算把這個東西拿出來,但是我也沒想到楊安給我的東西,成為我們后宮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多少年以后,我也沒想明白這個東西對我們來說究竟是好還是壞。

    傻飛被劉瑞這兩句話頂的有些迷糊,再加上十萬塊錢扔出去了,心情也有些激動,沉默了半天后紅著大臉喊道:“你們牛逼,這牌我他媽不去了行了吧!!

    喊完這句話以后,傻飛直接把撲克翻了出來。

    “刷!!”

    看見傻飛的牌以后,眾人直接傻眼了,這他媽同花順都不去了!!

    同花順在扎金花里面算什么牌呢??

    簡單的說法就是牌九里面的王爺,基本上那都是頂天的牌了!!

    除了豹子以外,根本就沒有比他大的!!

    有多少人就因為這樣的同花順傾家蕩產??

    因為這個牌太大了,所以人們玩的時候就刻意的覺得自己的頂天了!!

    但是同花順往往會碰上豹子,顯然傻飛就是覺得南北手里拿了一副豹子,所以他舍不滴二十萬開出來。

    “……這他媽清順都不去了,真牛逼!!”旁邊參與玩牌的小伙,頓時搖頭笑著說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笑話傻飛膽小還是覺得傻飛機智。

    “你這牌不去可惜了……”南北咽了吐沫,然后一邊往回收錢一邊沖著傻飛說道。

    “南北,你啥牌啊?”賭徒們挺好奇的問道。

    “哈哈,我他媽就一個J!!”南北大笑了一聲,隨后直接把撲克扔了出來。

    眾人定睛一看,還他媽真是個J大的!!

    “牛逼!!”

    賭徒們紛紛沖著南北豎起了大拇指,南北這把玩的就是一個心理戰術,十萬塊錢嚇走了一個清順!!

    扎金花有時候玩的就是心理,就是膽子,平時南北可能不會這樣,因為這樣有點欺負人,但是傻飛的嘴實在是太他媽賤了,南北有些接受不了,他不就是想要個膽大的嗎??

    南北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到底什么才是膽大。

    “艸!”傻飛的臉色瞬間變了,站起身沖著南北罵道:“你他媽是不是有點欺負人了??”

    “剛才你不挺牛逼的嗎??現在怎么不行了??”南北冷笑著回了一句。

    “那他媽也沒有你這么玩的吧??開賭場的欺負來玩的是不是??”此時傻飛已經完全失去了機智,說話根本就他媽不走大腦,南北怎么玩,跟我們賭場沒有任何關系,他把我們后宮扯進來可就有點不講究了。

    “你他媽能玩玩,不能玩滾蛋,你剛才那句話我就當你輸上頭了……”南北反應還算冷靜,說話也沒什么毛病。

    “你們就是欺負我!!”傻飛此時已經有點不要臉了,給他臺階他也不知道下,扯著脖子沖南北喊道。

    “你他媽輸錢跟我們賭場有什么關系,你他媽能不能有點老爺們樣,不就十萬塊錢嗎??輸不起南北給你拿回去就死了,多大點事啊,你還能因為這點錢跳樓啊??”劉瑞站在一旁十分不屑的喊道。

    “劉瑞你他媽說這話啥意思??”傻飛推開凳子直接站了起來,瞪著眼珠子喊道。

    “咋地??你站起還要打我啊??”劉瑞臉上掛著笑容,眼神非常不屑的問道。

    “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這么多人你這么埋汰我你覺得合適嗎??”傻飛咬著牙喊道。

    “合適不合適你自己心里清楚,南北輸錢的時候你他媽不也沒少拿話點他嗎??”劉瑞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因為他覺得這個傻飛是真的有點不要臉了,非得讓他把話說明白。

    “我他媽跟他玩撲克跟你有啥關系啊??”

    傻飛大喊了一聲然后伸手推了劉瑞一把。

    “哎呀,輸錢了還要打人……”

    劉瑞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咧嘴笑了笑,下一秒直接一個加速,一腳踹在了傻飛的肚子上。

    “咣當!!”

    傻飛被劉瑞這一腳直接踹飛,人在地上滑行了半米以后停了下來。

    “我草你媽的!!”

    傻飛躺在地上咬著牙罵了一句,然后就要站起身往劉瑞身上沖。

    “呼啦!!”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說話的楊松不知道從哪里找出一把獵槍,槍口直接對準了傻飛的腦袋。

    “你……你啥意思??”傻飛看見獵槍以后直接懵B了,結結巴巴的沖著楊松問道。

    “是不是給你臉了??輸錢了是不是也應該有個老爺們樣??你他媽在這磨磨唧唧沒完沒了的有意思嗎??我們后宮就是靠著這玩意起家的,你覺得比戰斗力我們后宮不如你唄??”

    楊松蹲下身,瞇著眼睛看著傻飛問道。

    “……”傻飛看著楊松直接不敢說話了,畢竟他腦頂上面的不是玩具槍,而是上了膛的短管獵槍!!

    “還墨跡不??”楊松接著問道。

    “……”傻飛身體微微顫抖,但是眼神依舊倔強。

    “咋地,我他媽問你還墨跡不你聽不見啊??”楊松有些不耐煩了。

    “我他媽就不信你敢開……”

    “亢!!”

    傻飛那個槍字還沒說出來,楊松直接對著墻面來了一槍,直接把墻上的油畫打了下來。

    “現在你猜我敢不敢給你一槍??”楊松看著傻飛喊道。

    “我不墨跡了……”傻飛最后還是害怕了,哆哆嗦嗦的看著楊松說到。

    “聲音小!!”楊松悠哉的收回了獵槍。

    “我不墨跡了!!”傻飛一聲怒吼。

    “早這樣不就行了嗎……”楊松咧嘴笑了笑,然后揮了揮手說道:“滾犢子吧……”

    聽到這句話,傻飛連忙站起身然后跟著自己同伴一路小跑離開了賭場。

    傻飛跑出賭場以后,回頭沖著后宮的大門吐了口吐沫,然后咬牙切齒的罵道:“操他媽的,早晚有一天我得弄死這幫傻逼,太他媽能裝逼了!!”

    “行了,別上火了,你點子不好,這事不能賴人家!!!”傻飛的同伴好心的勸了一句。

    “……”傻飛看了看自己的朋友沒有說話,然后伸手攔了有輛出租車。

    傻飛輸給南北十萬塊錢以后,這個人直接在我們的視線中消失了,那天以后就再也沒有來過我們的賭場。

    我回來聽說這件事以后,并沒有批評南北,因為我知道我們這幫人都什么樣,別說我們了就算是普通人他也得有點脾氣,所以我覺得當時傻飛那么說話完全就是欠整。

    從朋友的角度我覺得南北的做法沒有任何毛病,但是從后宮老板的角度,我只能告訴南北下次別這樣了,傻飛有時候他不僅僅代表他自己,他還代表著其他的賭徒,人家過來玩了,就是圖個樂呵,你說要是南北今天收拾一個傻飛,明天收拾一個傻張的,那我們這個賭場就不用開了,兩月這幫人都得讓南北收拾走了。

    但是南北我可以不說他,楊松我必須跟他私聊一下,現在這個傻逼脾氣有點太他媽沖,我不知道是因為我太敏感還是楊松真的變了。

    我老感覺自從錢柔死了以后,楊松變得非常的暴躁,心里根本就壓不住事,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拿獵槍處理問題了。

    我們是靠著獵槍起的家,但是我不希望我們后宮以后一直靠著這玩意,啥時候我們說話就能解決問題,那才是我想看到的。

    我跟楊松的談話時間不長,幾分鐘而已,我旁敲側擊的點了他幾句,楊松本來就是個聰明人,所以我說啥他也能明白我的意思,答應了我一句以后盡量控制,我也就沒繼續跟他談論這件事以后應該怎么辦。

    有些時候話不用說太多,別人能聽懂就行。

    H市某街道上。

    一個身材瘦弱,長相還算帥氣的十七八歲青年,左手拎著一個老款的旅行包,右手拿著一張紙條,一邊走路一邊向四周觀望,似乎尋找著什么……

    這個青年我原來提過,就是那個H市混子界最邊緣的組合,王老二還有老扁組合,這個青年雖然名字叫老扁,但是人家年齡還真的不大。

    杜現陽曾經找過這倆人綁架郭思維,但是由于事先準備不充分,所以任務失敗。

    任務失敗以后,王老二跟老扁倆人產生了非常大的分歧,老扁覺得他們兩個應該老老實實的回家種地娶媳婦,而王老二則還想再整一把,然后回家蓋房子養豬。

    老扁受不了這樣的生活,無奈只好離開了王老二投奔自己的親大伯。

    “操,這他媽到底在哪呢啊??”

    老扁找了半天,最后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手機,隨即撥通了自己大伯的電話。

    “喂,大舅我到了,但是我找不到你們家的小區啊!!”

    老扁被凍的有些著急,所以說話的速度非常的快。

    “哎呀,你都到了啊??你看,我這還沒下班呢……要不這樣,你打個車,然后我讓你舅媽接待你一下……”

    老扁的舅舅想了一下以后說道。

    “那行,舅我打車過去……”

    老扁點了點頭,然后把自己的手機揣回了兜里。

    “滴滴滴!!”

    老扁剛把手機放下,路對面就出來一輛出租車,老扁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伸手攔住了出租車。

    “小兄弟,去哪啊??”司機搖下車窗笑呵呵的問道。

    “師傅,去長順小區多少錢啊??”

    老扁沖著司機憨厚一笑,非常客氣的問道。

    “長順啊??”司機撇了撇嘴然后搖著頭說道:“咋地也得三十塊錢……”

    三十!!

    老扁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褲兜,發現里面也就一百多塊錢,老扁想了一下,然后挺不好意思的沖著司機說道:“對不起啦師傅,我沒帶那么多錢!!”

    “……出來找親戚啊??”司機看著老扁手上的旅行包想了想問道。

    “啊!!”老扁點了點頭答應了一句。

    “上來吧,出來一趟不容易,我家正好在那邊,順利把你送過去吧!!”

    司機擺了擺手,大大咧咧的沖著老扁喊道。

    “這樣不好吧……”老扁讓司機整的有些感動。

    “別墨跡了,大冷天的你要是走過去最少得倆小時……”

    “那先謝謝師傅了啊!!”

    老扁跺了跺腳上的雪水,然后拉開出租車的車門上了車。

    上車以后老扁原本被凍的通紅的臉蛋子,瞬間暖和了不少,整個人也都精神了。

    半個小時后,老扁被司機送到了長順小區的門口,下車前老扁想給司機拿點錢的,但是人家司機根本就不要,老扁只好跟司機說了兩聲謝謝,然后紅著臉下了車。

    下車以后老扁沒有第一時間走進小區,而是在小區的周圍找了一家超市,進了超市以后,老扁在禮品區看了看發現東西實在是太貴了。

    老扁放在褲兜里面的右手越攥越近,本來他還想給他舅舅買點東西,但是找來找去,發現這里的禮品他根本就買不起。

    “送禮啊??”這個時候超市的老板笑呵呵的問道。

    “啊,但是手里錢不怎么夠……”老扁挺實在的回了一句。

    “要不你買條煙吧,經濟實惠,還都能用!!”老板一看老扁就沒錢,所以推薦了一下便宜的東西。

    “那你給我拿一條黃鶴樓吧……”

    老扁紅著臉抿嘴指了指煙柜上面的黃鶴樓。

    “呵呵行!!”

    老板點了點頭伸手拿出了一條黃鶴樓,然后看看老扁,笑著說道:“都不容易,我就收你個進貨價,一百二吧!!”

    “那謝謝了啊!!”

    聽到這句話,老扁連忙拿出了自己兜里面的現金放在了柜臺上。

    ……

    兩分鐘以后,老扁拎著一條黃鶴樓走進了長順小區。

    按照紙條上面的地址,老扁很快就找到了他舅舅家。

    他站在防盜門前,搓了搓手然后按動了門鈴。

    “叮咚!!叮咚!!”

    “誰啊??”

    防盜門里面傳來了一個女性的聲音。

    “舅媽是我!!”

    老扁跺了跺腳,哈著白霧喊道。

    “嘎吱……”

    防盜門拉開一條縫隙,一個躺著卷發的婦女伸出了腦袋。

    “嘉慶??”

    婦女試探的問了一句。

    “舅媽好!!”

    老扁連忙點了點頭,笑呵呵的沖著婦女打了聲招呼。

    “咋還這個時間過來了啊??你舅還沒下班呢……”

    婦女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然后緩緩打開了大門。

    “我剛才給我舅打電話了!!”

    老扁撓了撓腦袋,有些尷尬的回了一句。

    “那先進來吧……”

    舅媽擺了擺手,然后給老扁讓出了一個位置,老扁連忙邁步走進了屋子。

    “你先把鞋換上啊!!”

    舅媽看見老扁穿著鞋進了屋,連忙尖著嗓子喊道。

    “啊,我給忘了……”

    老扁笑了笑,然后往后退了兩步,把自己的行李包放在了自己的腳步,表情有些尷尬的等著舅媽給他找鞋。

    “那個啥,你沒有腳氣吧??”

    舅媽一邊在鞋柜里找鞋一邊有些嫌棄的問道。

    “……沒有!!”

    老扁抿著嘴唇回了一句。

    “那行,我們這也沒什么人過來,你就湊合穿你舅舅夏天的吧……”

    說著話舅媽扔出了一雙有些發黑的人字拖。

    老扁拿起人字拖簡單的嗑了嗑,然后換上了自己腳上的棉鞋。

    這事冬天,雖然屋子里面有暖氣,但是老扁舅舅家的小區是個老小區,供暖什么的根本就跟不上,屋子里面的溫度能有五六度就他媽不錯了。

    老扁穿上人字拖不一會就感覺有些凍腳,原本已經發紅的大腳,穿上這雙人字拖以后格外刺眼。

    “咋樣合適不??是不是有點小??”舅媽看著老扁腳上的拖鞋明知故問道。

    “沒事挺好的……”老扁笑著回了一句,然后邁步就往屋子里面走。

    “挺好的就行……”舅媽點了點頭,然后跟著老扁走進了屋子,進來以后舅媽指著臥室說道:“家里比較小,就一個臥室,今天你就在沙發上湊合一下吧!!”

    “行,我睡哪都行!!”

    老扁點了點頭,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老式的沙發,老扁一屁股坐上去直冒灰。

    舅媽看見老扁坐下以后,轉身走進了臥室,然后幾分鐘以后抱著一雙潮濕的夏涼被走了出來。

    老扁看見夏涼被以后直接愣住了,腦海中罵道:“這他媽大冬天整個夏涼被,再加上人字拖,是想凍死我還是咋地??”

    “家里沒有別的被了,要不你拿這個湊合湊合,反正你也住不了幾天是不是……”舅媽把被扔到了沙發上,笑呵呵的看著老扁說道。

    老扁看著沙發上面的夏涼被無奈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咋地,這被不行啊??”舅媽看見老扁沒吱聲,撇著大嘴有些不樂意的喊道。

    “沒有,我就是睡覺,啥被都一樣!!”老扁連忙解釋了一句。

    “那就行,我怕你不樂意,你要是不樂意我帶你出去找個旅館……”

    “沒有……”老扁搖了搖頭。

    “對了,我剛才吃完了,你老舅也在外面吃了,今天你自己對付一口吧……”

    “啊,我也吃過了!!”老扁摸了摸自己一天沒吃飯有些發癟的肚子,硬笑著回了一句。

    老扁一邊說話一邊打開了自己的行李包,從里面拿出了一個綠色的軍大衣準備當被子使,小舅媽看見軍大衣以后撇了撇嘴,然后扔下一句我睡覺了,直接轉身走進了臥室。

    老扁原本想把煙送給老舅媽,但是顯然沒什么機會,咣當一聲,老舅媽直接把臥室的門關上了,關門以后還伴隨著咔嚓一聲的上鎖聲。

    聽見這個聲音老扁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站起身走進衛生間洗了洗腳,洗完腳以后老扁蓋著軍大衣躺在破舊的沙發上昏昏欲睡。

    本來這個屋子暖氣就不怎么好,再加上老扁睡的沙發距離陽臺比較近,所以刺骨的寒風直接吹在了老扁的臉上,老扁沒辦法直接把腦袋也就藏在了軍大衣里面,可是軍大衣的長度根本就不夠,老扁不露腦袋就露腳丫子,不露腳丫子就露腦袋,就這樣老扁折騰到半夜十點多也沒睡著。

    晚上十點半,老扁的舅舅終于回來了,看見躺在沙發上面的老扁,舅舅以為他睡著了所以也就沒有打擾他直接穿著衣服走進了臥室。

    “你有病啊?你讓他過來干啥啊??”舅舅前腳走進臥室,舅媽的喊叫聲就跟著響了起來。

    “他沒地方去了,城里就咱們一個親人,他不找我找誰??”舅舅一邊換衣服一邊不耐煩的回了一句。

    “那也不能讓他來咱們家啊!你給他點錢讓他找個賓館不行嗎??”

    “廢話,那他媽是我親外甥,人家過來找我,我他媽告訴人家在外面住賓館啊??”舅舅聽到這話以后直接火了,瞪著眼珠子喊道。

    你最好別跟我說他是你親外甥……你看看他,那么大個人了,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你知道他干什么嗎??天天就知道偷東西搶劫啥的!!你外甥要是個正經人我也就不說啥了,他就是個小偷,早晚都得被抓進去的玩意,你他媽讓他住咱們家,咱們都得有罪我跟你說!!”舅媽扯著嗓門喊道。

    “你說話小聲聲!!他就是個孩子,啥玩意就犯罪啊,現在人家知道學好了,準備跟我學點手藝……”舅舅皺眉解釋了一句。

    他都多大了還是個孩子,我告訴你不管咋地,明天趕緊給他弄走,要不然我在家里放點東西我都不放心,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這日子過的已經都挺緊得了,還有心情往家里招賊!!”

    “你他媽怎么說話呢??誰是賊了啊??”

    “你親外甥不是賊是啥??咱們村誰不知道他跟王老二*點偷雞摸狗的事??”舅媽指著客廳吼道。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