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481章:跟還是不跟?

第1481章:跟還是不跟?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后宮還有賭場這邊運營正常,隨著離過年越來越近,后宮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了。

    趙家村那邊雖然是年末,但是魏義文依舊沒有讓工廠停產,因為他知道我需要錢,所以他帶著張風雨,大個,青山三個人玩了命的干,再加上白宛夢那邊的幫助,魏義文等人幾乎天天往外面跑。

    而韓超則一直在飯店負責監督工人裝修。

    我們幾個忙活了一年,終于在快過年的時候迎來了一份穩定。

    我們后宮這邊的生意穩定下來以后每天掙的錢也越來越多了,而且他們幾個也都知道自己該負責什么,所以我變的非常的省心。

    而且經過我一番思想斗爭以后,我痛苦的決定給他們發工資,我不僅發工資,還給我們后宮所有人漲了工資。

    就像孟亮,劉瑞,楊松,元元,老車,段輝,武媚這幾個人,屬于高層管理干部,所以我一個月給他們開了五萬。

    韓超還有惜惜這樣的我一個月也給開了一萬五,至于趙家村那邊都是魏義文自己負責,他們開不開工資我就不管了。

    我說的這些工資都是基礎工資,夠他們每個月的生活消費的就行了,要不就像劉瑞那樣的一個月最少能他媽找我要十萬,就連武媚買衛生巾都他媽得找我要錢,我實在是有點受不了這個傻逼。

    其實剛開始我一直不愿意把發工資這件事提到議程上,因為我老覺得發完工資以后,我就成了真的老板,但是后來考慮到老車段輝他們兩個,他們兩個跟劉瑞他們不一樣,畢竟認識的時間沒那么長。

    而且人家跟了我一年多,我要是一直不給人家開工資他們對家里也沒有交代。

    我永遠都忘不了當初我們整酒吧的時候,老車賣了房子,而段輝也把自己娶媳婦的錢拿了出來,這些錢他們從來沒有跟我提過,他們可以不提,但是我不能忘!!

    平時的工資開出來以后,我還準備在年末的時候給這幾個人包一個大紅包,數目咋地也不會低于二十萬,因為我覺得都玩命一年了,快過年的時候希望他們能揚眉吐氣的回家。

    就比如說段輝,他家里條件不是很好,如果他拿二十萬回家,最起碼他爸問他這一年都干啥了的時候,他不至于說不出話,他爸也能在朋友面前炫耀一下。

    現在這個社會他不就是這樣嗎??

    看一個人行不行,不是看你的能力,也不是看你長相,而是看你從事什么工作,每個月可以掙到錢。

    家庭聚會的時候,永遠都是掙錢多的說話多,掙錢少的連句話他都不敢說,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發言權。

    我現在過的比你好,我比你有錢,所以我說你幾句你就得給我聽著,不服也得給我瞇著,因為我成功了,而是卻失敗了。

    原來經常會聽到這樣的問題,錢到底是不是萬能的??

    多年前這句話并不成立,說這句話的人也會被人恥笑,但是到了今天,你會發現很少有人問這個問題了,為什么??

    因為如今這個社會,錢早已近乎萬能!!

    我這么說有人會問我,錢能買來愛情嗎??錢能買來健康嗎??錢能買來友情嗎??錢能買來知識嗎??

    但是請你們記住,多少病人因為支付不起昂貴的手術費而失去了健康甚至是生命!!

    多少情侶明明可以白頭倒立但是卻因為錢而選擇分道揚鑣!!

    又有多少兄弟朋友因為錢而反目成仇!!

    錢不能買來知識,但是請記住山區的孩子因為錢而失去了學習的權利!!

    錢在現在這個社會究竟扮演著什么角色,我說不清楚,所以咱們也就不扯了,每個人的心中都應該有一桿秤。

    ……

    晚上八點,后宮賭場。

    我跟劉瑞楊松還有南北四個人坐在前臺,一邊欣賞著妹子一邊看著場子。

    前面我說過我們東北的賭局,無非就那么幾個玩法,其中扎金花,推牌九,打麻將是最普遍的。

    但是這里面玩的最大的還是扎金花,因為這個玩法簡單暴力來錢還快,所以我們賭場里面扎金花的人還是挺多的,有的點子不好的,一晚上三四十萬都跟玩似的……

    就在我們四個扯犢子的時候,突然有個賭客沖著前臺喊道:“老扎金花沒意思,葉總這都快過年了,不整個開個牌九的局讓我們往回樓樓啊??”

    “哈哈,想玩牌九你們自己整唄,我當莊有啥意思……”我咧嘴笑了笑回了一句。

    “我們自己玩贏得還是我們的錢,我今天就想贏你的錢!!”賭客回了我一句。

    “是啊,葉老板一年掙這么多錢,是時候給我們整點福利了!!”

    一邊看熱鬧的賭徒也跟著叫喚了起來,我無奈的笑了笑,然后示意南北出去跟他們玩一會。

    “艸,葉總不會玩,我跟你整兩把,我看我不收拾收拾你們,你們真不知道自己是啥家庭!!”南北扯下外套大大咧咧的走了出來。

    “不行,天天跟你玩沒意思,你讓葉總過來!!”這個時候最開始起哄的那個賭徒伸手看了南北一下。

    “咋地你這意思我對付你有點不夠用唄??”南北歪著脖子嬉皮笑臉的問道。

    “平時夠用,但是今天我就想跟葉總整一下……”賭徒知道自己說話有點臭了,所以連忙往回拽了一句。

    “艸,一天一天就你B事多!!”南北不耐煩的罵了一句,然后扭頭看了我一眼。

    “既然都想玩,我就跟大家樂呵樂呵……”

    說著話我從柜臺里面走了出來,南北連忙讓服務員拿出一副牌九。

    “今天我看看你們誰能拿走我的錢!!”我坐在椅子上,隨后把南北剛給我取出來的二十萬現金扔在了桌子上。

    “我艸,今天葉總準備整點大的唄??”看見我拿出來的現金以后,這幫賭徒都他媽紅了眼,原本打麻將的扎金花的也都圍了過來看起了熱鬧。

    “都是小錢,就當快過年了給各位兄弟包紅包了……”我笑著回了一句。

    “哈哈,葉總就是敞亮!!”

    “可不咋地,今天我必須得狠狠撈一筆,把他媽這半年輸的都給他整回來!!”

    “隨便贏,錢有的是!!”

    我大喊了一嗓子,然后直接簡單的洗了洗牌,隨后直接開出了四門。

    牌九玩法就是發四門牌,莊家一副,天門一副,地門一副,旁門一副,然后桌子上面留四個人看牌玩,其他的賭徒把錢壓在除了莊家以外的其他三門。

    “來吧,下注吧!!”發完牌以后我大大咧咧的喊道。

    “趕緊下注!!!”發完牌以后,我大大咧咧的喊道。

    “天門,我先來一萬試試水!!”

    “我也跟五千的!!”

    “我跟五百!!”

    “草,五百塊錢你他媽扯啥犢子!!”

    “哈哈哈!!”賭客們善意一笑,那個下五百的老臉一紅收回了自己的五百塊錢。

    “地門,我來五千!!”

    “旁門,一萬!”

    “我跟旁門,一千!”

    ……

    賭徒們瘋狂的往桌子上扔錢,不一會桌子上面最少堆了能有二十多萬塊錢,我看著桌子上面的現金直接蒙了,這他媽要是莊家最小,我這一把就得扔進去二十多萬。

    “還有沒有??有的趕緊扔啊!!”我先起身喊了兩聲,然后看見沒有人加錢,然后他們開始緊張的配牌。

    牌九這玩意有時候也有意思,同一副牌你不同的出法就會影響到你這把能不能贏。

    我拿起我手上的牌簡單的看了一眼,06點,還算湊合。

    除了我以外,那三個貨,看完牌臉色都他媽不錯,,磨磨唧唧的配完牌以后盯著我看了一會。

    “開牌吧!!”我把牌扣上,然后笑呵呵的喊到。

    “45點!”

    “67點,這牌不小了吧!”

    “哈哈!!!八點王爺!”

    “草!!真他媽想啥來啥,說輸錢還真就輸錢了!!!”我在心里無奈的罵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亮了出來。

    “哈哈哈!”

    看見我的牌以后,賭徒們開始大笑了起來,這他媽第一把莊家就被三家吃了,這還有的玩嗎??

    “別著急,咱們先贏是紙!!”我淡定的喊了一嗓子,然后扭頭看著南北說道:“給他們發錢!!”

    “葉總,我感覺你今天可能要扔在這!!!”一個賭徒看著我笑了笑,然后賭桌上扔了兩萬,但是其它賭徒已經有人準備看幾把了,畢竟這牌路有點不對勁,莊家上來就全輸了的局可不是啥好事我跟你們說。

    但是也有不怕輸得,覺得我今天就是個善財童子,所以桌子上面很快就堆滿了現金。

    我再次發牌老牌,七八點,操他媽的,這牌又得拉到了。

    果然,對面兩門比我大,一家比我小,這把輸得還算我能力接受范圍之內。

    就這樣,我跟這幫賭徒玩了能有半個多小時,我不僅沒贏著還他媽輸了三十多萬,要不是蘇酥一個電話拯救了我,我還真容易扔在這。

    “南北,你給我整兩把,我接個電話!”

    說完以后,我拿著手機就開始往外走,因為我已經扔進不少錢了,所以這個時候撤出去別人也都不能說我們。

    “喂,媳婦咋滴春心又蕩漾了啊??”我接了電話,心情非常不錯滴的問道。

    “滾犢子,你一天能不能有點正經的!!”蘇酥笑著罵了我一句,然后接著說道:“晚上有事嗎??”

    “沒事,咋了??”

    “你過來接我,明天咱倆去一趟b市,我有個姐妹結婚了!!”

    “明白了媳婦!!”

    說完我興高采烈的掛斷了電話,明天結婚今天讓我過去,那他媽不就是給我配對的機會嗎??

    掛了電話以后,我飛快的跑到了南北的身邊,趴在他的耳朵邊小聲說道:“你跟他們玩一會,我出去一趟!!”

    “知道了,南北點了點頭!!”然后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牌,笑著喊道:

    “收錢,哈哈,通殺!!這點子!!

    “草,我他媽剛下去你就通殺,這他媽什么點子啊!!”我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拿著錢包轉身走出了賭場。

    我走了以后,南北劉瑞三人接著跟這幫賭徒刷牌九,但是玩了一會以后,大家發現南北這個點子實在是太他媽騷了,動不動就通殺你真受不了啊!!

    我走的時候我輸了三十多個,但是我走了以后南北贏了能他媽有五十多個!!

    賭徒們直接全部熄火!!

    “操他媽的,今天這個破牌太他媽臭了,不玩了,咱們炸金花吧!!”

    就在這個時候最開始張羅推牌九的那個賭徒輸了能有十多萬,有點坐不住了,抻脖子沖著南北喊道。

    “剛開始不是你張羅玩牌九嗎??”南北這個時候贏得正開心,所以有點不太樂意換玩法。

    “牌九不行了,還是扎金花吧!!”這個時候其他賭徒也跟著起哄。

    “對啊,扎金花吧!!老推牌九多沒意思!!”

    “……”

    “草,你們事真多!!”南北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扭頭沖著服務員喊道:“給我來副撲克!!”

    不一會,漂亮的服務員步伐優雅的送上來三副撲克。

    “拿著!!”南北大大咧咧的抽出了七八百塊錢塞到了服務員的手里。

    “謝謝經理!!”服務員瞬間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紅著小臉沖著南北鞠了一躬,豐滿誘人的*直接讓所以賭徒瞪大了眼睛。

    “南北有樣啊!!”服務員走了以后,賭徒們紛紛沖著南北豎起了大拇指。

    “草,這都是小事!!”南北大大咧咧的擺了擺手,然后打開撲克,開始洗牌。

    南北最先當莊,我們這邊扎金花低錢就是五百起,上錢也都是五百一千的上,說小肯定是不小,但是說它大還真就沒有牌九大,因為牌九扔錢那都是一萬一萬的扔,但是扎金花你就可以自己選擇了。

    頭十來把牌,南北就他媽就陽痿了似的,除了一把對三以外就沒拿過大牌,所以他一般都是看了就扔進去,有時候為了炸底跟兩手,但是跟了兩手以后也都是扔回去,就他媽跟沒玩一樣。

    但是張羅玩扎金花的那個賭徒的牌明顯比南北好不好,人家牌大牌小那都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人家玩的好,他每把牌都往里扔錢,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拿的是什么玩意,所以賭桌上面的賭徒根本就看不出他到底拿了什么牌,而且每次看完牌都笑呵呵的,臉上一點表情都他媽沒有,你就說這樣的人怎么可能不可怕。

    玩了一會,這個賭客就贏了能有十多萬塊錢,這個人雖然贏錢了,但是嘴非常的碎,一直磨磨唧唧的說個沒完,你說你贏了就贏了唄,贏完錢還跟人家嘚瑟兩句,有人覺得可能是他故意這樣的,但是我感覺就是他媽的沒牌品,顯然南北還有看熱鬧的劉瑞楊松都有點膈應這個賭徒。

    這個賭徒是誰呢?

    我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因為他經常來我們這里玩,所以我對他還有一定的了解。

    這個賭徒叫傻飛,具體姓啥我也不知道,在我們的傳統的思維里面,這個賭徒屬于農村出來的農民工,但是在他的眼里,他覺得自己屬于官二代那一流派。

    為啥一個農民工覺得自己是官二代呢?

    他這么想其實也沒啥錯,因為他爸確實是個官,是H市周邊農村的村主任。

    別看人家爹就是個小小的村長,他這個村長可是相當的牛逼。

    傻飛他爸沒當村長之前,就是個盲流子,天天偷雞摸狗,不務正業,經常有事沒事,調戲個寡婦什么的,可謂是非常傳統的地痞流氓。

    但是他爹當上村主任以后,整個人就他媽不一樣了,正好趕上國家修公路,修路占地,建工廠也得占地,修村上的公路,自己沒事在劃塊地,閑著沒事租出去,這他媽都是錢,就這樣,傻飛他爹直接變成了拆二代,一年摟個一兩百萬就跟玩似的。

    就這樣,傻飛他爹在他們村直接干了十年的村長,中間具體拿了多少錢也沒人清楚。

    說到這里可能有人問我,這樣的人是怎么當上村長的呢??

    我可以非常明白的告訴你,一只老母雞再加上兩瓶酒,人家直接塞到了鎮長辦公室。

    到時得農村發展慢,村長就是一個傻逼的差事,所以根本沒人愿意當,但是傻飛他爸就是為了調戲寡婦方便一點,不僅想當,還給人家鎮長送了禮,鎮長一看這個人這么積極,直接內定了這件事,要不然要是民主投票的話,傻飛他爹累死他他也當不上村長。

    行了,這件事咱們說到這,接著看賭場里面。

    “南北你怎么看牌就扔了啊?故意給我們送錢呢啊??呵呵!”傻飛笑著沖南北說了一句。

    “我他媽扔不扔跟你有啥關系??玩好自己的就行了!!”南北掃了他一眼,隨后又把自己的牌扔進了牌堆。

    “我不是看你輸錢心疼嗎??”傻飛看了看牌,然后咧嘴笑了笑:“玩這玩意你就得有點膽子,輸贏那都是小事,主要你不能這么慫!!”

    “別JB扯用不著的,你他媽輸錢的時候你咋沒這么多心得呢??”劉瑞站在一邊一邊抽煙一邊煩躁的喊了一嗓子。

    “呵呵!”傻飛笑了笑,然后也把自己的牌扔了出去。

    傻飛跟南北接觸的比較多,所以他敢跟南北墨跡,但是他知道劉瑞脾氣不好,劉瑞說他幾句,他根本就不敢灌還嘴,這樣玩意就是不能給他臉,給他臉他就燦爛。

    “踏踏!”

    就在這時,楊松上樓溜達了一圈以后又回來了,閑著沒事兒走到了南北的身邊笑著問道:“輸啦??”

    “可不咋滴!眼看著褲衩子輸丟了!!”南北看了看牌有點惆悵的回了一句。

    “要不我替玩兩把啊??”楊松躍躍欲試的問道。

    “不用!我還沒玩夠呢,剛進入狀態!!”南北擺了擺手回了一句。

    “刷刷!”

    再次發牌,南北這次沒有第一時間拿起來,而是直接往里面扔了一千,然后笑著說道:“先整一千!!”

    “草,就他媽一千一千的有啥意思啊,這么玩咱們玩到過年也他媽贏不了十萬塊錢!!”傻飛撇了撇嘴,然后直接拿起了一萬扔在了桌子上。

    “什么家庭啊?扔的這么猛!裝逼呢吧?”旁邊一個賭徒,低頭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隨即說道:“那漲漲價吧,我也跟你一萬!”

    就這樣,眾人全部跟了一圈一萬,南北也跟了一圈。

    “啪啪!!”

    三輪以后,桌子上面就剩下傻飛還有南北還有另外一個賭徒三個人。

    “就這一把牌了,別一萬一萬的的扔了了!”南北有些不耐煩的喊了一嗓子。

    “刷!”

    眾人抬頭全部看向南北。

    “嘩啦!”

    “十萬,我全扔了!”南北直接從包里面拿出了十萬現金扔到了桌子上。

    “牛逼啊!!”一個賭徒低頭再次看了一眼手里的牌之后,笑著說道:“我給你倆讓路!”

    “干啥玩的這么著急啊??”傻飛看著桌子上面的十萬塊錢有些為難的問道。

    “你別墨跡,跟還是不跟??”南北不耐煩的回了一句。

    “……”傻飛瞇著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牌,然后撇著嘴沒有棄牌也沒有跟著下錢。

    “你他媽玩不玩啊還??在他嗎墨跡一會過年了!!”南北拍著桌子喊道。

    “刷!”

    傻飛抬頭看了一眼南北,然后想了一會,直接拿出了自己剛贏的十萬塊錢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然后磨磨唧唧的還是不敢扔出去。

    “剛才誰說的玩這玩意就得來點勇氣??”這個時候劉瑞笑著問道。

    “草,我他媽合計跟還是開他!!”傻飛咬著牙回了一句,然后直接把手里的十萬塊錢甩了出去。

    “我他媽跟你十萬!!”

    “我再來十萬!!”南北想都沒想直接再次甩出了十萬塊錢。

    看見南北甩出十萬塊錢,傻飛直接蒙了,這他媽剛扔出去十萬,人家回手再追了十萬,他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跟還是不跟了。

    “你什么牌啊??豹子啊這么扔錢??”傻飛咬著牙沖著南北問道。

    “我啥牌你別管,我就問你跟還是不跟!!”南北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