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480章:壓力轉移

第1480章:壓力轉移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看著劉瑞突然不知道該繼續說些什么,有時候劉瑞在我心里的位置真的太重要了,他默默的幫我分擔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有些話我沒辦法跟其他人說,所以我只能跟他說,但是我跟他說完以后,無形中也將一部分壓力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我們后宮最傻的劉瑞,其實他臉上的笑容,有些時候都是強擠出來的。

    誰也不知道劉瑞是我們后宮第一個把胃喝穿孔的人!!

    我作為后宮的老板,我是能躲酒就躲,但是我躲了以后爛攤子誰收??

    只能是劉瑞硬著頭皮上去,因為我們后宮除了我跟劉瑞以外,其他人誰都整不了這幫老板!!

    我跟劉瑞倆人坐在床上,倆人相視一笑,誰也沒有說話。

    ……

    此時躲在門外的孟亮聽見我倆的對話以后淚流滿面!!

    他想不到我讓他離白宛夢遠一點竟然是怕他受傷,而不是他想的那樣。

    他一直以為我是為了我們后宮所有人的利益,所以才對他說那些話,孟亮本身就是一個不太擅長表達的人,但是他知道我不會害他,所以哪怕他自己心再疼,他也會聽我的話離白宛夢遠一點,可是他知道了我真正的意識以后,他內心對我的抵觸直接煙消云散。

    曾幾何時,孟亮感覺我葉寒已經變了,變得唯利是圖,但是做為我的兄弟,孟亮沒有對我說過一個不字,因為他知道我不容易。

    但是現在孟亮知道了,他的那個兄弟葉寒,其實從來對他媽沒有變過。

    孟亮哭不是因為他對我的話有多感動,而是他看見自己的那個兄弟好像又回來了,或者說從來沒有走遠,只不過是他自己把所有的東西都扛了起來!!

    ……

    孟亮哭了一會以后轉身走進了南北的房間,此時南北正坐在床上擔心著我跟劉瑞的情況,看見孟亮進來以后連忙站起身問道:“他們倆個怎么樣了??”

    “和好了,沒事了……”孟亮簡單的回了一句,然后指著椅子上面的白宛夢說道:“我能跟她聊聊不??”

    “啊,那我出去待會……”南北瞬間明白了什么意思,直接光著腳丫走了出去。

    南北走了以后,孟亮拿出凳子坐在了白宛夢的對面。

    “你喜歡我是嗎??”白宛夢先開口,而且問的相當直接。

    “不能說是喜歡吧,只能說對你有好感,畢竟咱們認識的時間才不到兩天……”孟亮低聲回了一句,但是沒有臉紅。

    “哦哦,你們外面那么吵是不是因為我??”白宛夢接著問道。

    “你怎么知道的??”孟亮有些詫異。

    “我又不是聾子……”白宛夢翻了翻白眼,然后接著說道:“葉寒不會同意你跟我在一起的!!”

    “為什么??”孟亮愣了一下反問到。

    “因為咱們兩個不合適,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條毒蛇,他不會放心自己的兄弟跟一條毒蛇在一起的,還有就是我想告訴你,你對我有好感可以,但是不要離我太近,因為咱們兩個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的可能!!”白宛夢瞪著大眼睛看著孟亮,語氣非常的誠懇。

    孟亮看了看白宛夢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有興趣聽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嗎??”白宛夢看見孟亮不說話,接著問道。

    “你講!!”孟亮點了點頭。

    “……”白宛夢閉著眼睛回憶了一下,然后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孟亮問道:“給我支煙……”

    “女人抽煙不好!!”

    孟亮皺眉回了一句,然后還是從自己的褲子里面摸出了香煙還有打火機遞給了白宛夢。

    “啪!!”

    白宛夢動作熟練的點了根煙,然后姿勢優雅的吸了一口,長長的吐出了一個煙圈,緩緩的向孟亮講出了那個故事。

    “我記得那時我十八歲那年,我正在上高中,我的父親是一個大老板,我的母親是一個大學的教授,我們家的生活非常的幸福,那個時候的我每天都很開心,生活的無憂無慮。后來我跟我們班上最帥的男生談戀愛了,我覺我那時候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但是物極必反,我們家發生了非常的變故,我父親出事了,具體出了什么事我不清楚,我就知道他跑了!!拋下我跟我媽媽跑了!!當時我并不理解我父親的做法,甚至有些害他,但是后來我才知道,我父親是一個黑社會的大哥,他自己一個跑是為了保護我們母女!!他背著無數敵人的追殺,自己一個人跑路了。后來我父親的一個好朋友找到了我的母親,那個人我見過,我叫他洪叔,洪叔是我爸最好的朋友,他想讓我媽主持大局,因為我爸走了以后,底下的人全都亂了,那個時候還流行堂主什么的,那些堂主在我爸走了以后,就好像變了一個人,原來一個個都是慈眉善目的,看我媽媽也是非常和氣的,但是現在他們變了,變的讓人覺的可怕!!洪叔跟我媽媽談完以后,我媽大病了一場,然后康復以后直接辭去大學教授的工作,我媽媽把我叫到了她的身邊,她告訴我,我爸爸就我這一個女兒,所以我要像男孩子一樣幫著我爸爸守住他的家業!!從那天起,我開始學著搭理我爸爸的生意,你知道我為了讓那些堂主害怕我,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嗎??”

    孟亮聽得有些出神,反應了一下以后連忙搖了搖頭。

    “我找到了害我父親的那個人呢,那個人就是我初戀男朋友的父親!!”說到這白宛夢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后接著說道:“我殺了我男朋友的父親,那個不出意外我應該喊他一聲公公的男人!!我不僅殺了他,我也殺死了他的妻子,還有我那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初戀男朋友!!他死的時候都不相信我真的要殺了他!!你知道他死之前跟我說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嗎??”

    孟亮沒有吱聲。

    “他說如果殺了他能讓我活的更好,他死也是開心的!!最后他真的是笑著死的!!”說到這白宛夢早已泣不成聲。

    孟亮連忙找出紙巾遞給了白宛夢。

    白宛夢擺了擺手然后接著說到:“殺完人以后,我一個十九歲的小姑娘拿著三顆頭顱,孤身一人找到了所有人堂主!!從哪以后我正式接受了我父親所有的工作,可是最后我還是沒能守住我父親的產業!!”

    “為什么??”孟亮問道。

    “因為我最信任的洪叔,在我背后捅了我一刀!!我媽媽為了救我,被那個人連著捅了十多刀,最后我跑了出來,而我媽媽則躺在了血泊當中,就算到了今天我都忘不了我媽媽死之前看我的眼神!!”

    “那后來那個洪叔死了嗎??”孟亮問道。

    “死了……讓我一刀一刀剮死的!!”白宛夢咬著牙說出了這句話。

    聽完白婉夢的故事以后,孟亮目瞪口呆,他玩玩沒想白婉夢這個女人竟然有這么痛苦的過去。

    白婉夢睜大了眼睛,眼淚不停的流出,但是孟亮聽不見哭泣的聲音,孟亮本身就不是什么會哄女生的人,所以遇到這樣的情況以后,他更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白婉夢哭了一會以后,擦了擦眼淚然后看著孟亮說到:“我的故事講完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非常感謝你能喜歡我,但是對不起,我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擁有愛情!!”

    “你怎么就不配擁有愛情了??”孟亮突然激動了起來。

    “真正的白婉夢早就死了……我現在就是一個行尸走肉,在我心里沒有感情這種東西!!”白婉夢回答的非常平靜,但是卻讓人有些心疼。

    “可是……”孟亮剛要說話,白婉夢直接伸手攔住了他,然后接著說:“沒有可是,我這個人很危險,你離我越近對你越有害,所以我建議你離我遠一點明白我的意思嗎??”

    孟亮看著白婉夢,此時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護這個可憐的女人,可是他卻沒辦法把這句話說出口,因為孟亮知道白婉夢不會同意,我也不會同意。

    “現在這個社會不是那個紙談愛情的年代,所以我希望你能看清咱們之間的關系!!”白婉夢接著說道。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白婉夢伸手又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我想知道咱們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

    “我不知道,也許是朋友也許敵人……”白婉夢笑著回了一句。

    “你這句話跟沒說一樣!!”孟亮有些無語的撓了撓腦袋。

    “嘿嘿……”白婉夢莞爾一笑,然后捂著小嘴說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因為我命不由己!!”

    “身不由己!!”

    這四個字宛如針扎一般刺痛孟亮的心臟。

    “對了,我今天跟你說這么多不是因為我對你也有感覺或則給你什么暗示……”

    “那是因為什么??”孟亮皺眉問到。

    “因為你救過我的命,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讓你明白一些東西,省的你還傻呵呵的喜歡著我,我這樣的女人不值得你喜歡!!”

    “我……”

    孟亮張嘴想解釋,但是被白婉夢給打斷了。

    “我累了,你出去吧!!”

    “……”孟亮坐在凳子上,沉默了一會以后起身走出了屋子。

    孟亮走了以后,白婉夢抬頭看著窗外的風景,眼神迷離……

    ……

    次日,早上八點。

    “噔噔噔……”

    我剛睡著不大一會就接到了嚴正明的電話。

    “喂??”我哼唧了一聲。

    “昨天你讓我辦的事我弄完了!!”嚴正明開門見山的說道。

    “那是誰的電話號??”聽到這句話,我瞬間精神了,大聲的喊到。

    “我不知道是誰的,但是我找到了賣出那個黑號的手機店,然后把他們店里的錄像調了出來,那天在他們手機店買卡的一共三十五個人,我把這三十五個人的照片等會全部發給你,然后你自己看看吧……”

    “好!!你直接發到我的郵箱!”

    “行!!”

    說完以后嚴正明掛斷了電話。

    五分鐘以后,我收到了一封郵件,里面一共三十五張照片,雖然模糊但是也能看清模樣,應該是視頻截圖,在郵件的最下方有一個農行的賬戶。

    我把賬號發給了武媚,讓她給范正明打過去五十萬。

    “五十萬,三十五張照片,一張一萬多,這他媽要是不給我出點貨,我得吃多少牛黃解毒片!!”我一邊看著郵件里面的照片,一邊心疼的嘎嘣嘎嘣咬牙。

    “啪啪……”

    我點擊著鼠標,仔細的看著每一張照片,但是看了十多張仍然沒有找到什么線索。

    “操他媽的,真要夠嗆啊這是……”

    我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起身給自己沏了杯濃茶,使勁放茶葉,茶葉多精神。

    沏完茶以后,我端著個大茶缸子坐在了電腦前接著看照片。

    就在我看到第二十七張照片的時候,我手上的茶缸子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滾燙的茶水直接澆在了我的大腿前面,但是我沒有任何的反應,因為我完全沉浸在震驚當中。

    我揉了揉眼睛,然后雙手微微顫抖的點開了這張照片。

    雖然他戴著口罩,帽子壓的也非常低,但是我還是能通過臉型還有體型認出他。

    我把照片不斷的放大,最后我確定我沒有認錯,真的就是他!!

    我沒想到他究竟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我的面前。

    而且我實在是沒辦法把白婉夢跟他聯系在一起,他們倆到底是什么關系??

    “怎……怎么是你??”我看著照片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直接把照片拷貝到我的手機上。

    拷貝完以后,我把剩下的照片瀏覽了一遍,然后拿著手機快步走到了南北的房間。

    “你出去!!”我看著床上的南北厲聲喝到。

    “草,你們把這個女的帶走不行嗎??我他媽剛進來屁股還沒坐熱乎呢,又讓我出去……”南北磨磨唧唧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磨磨蹭蹭的走了出去。

    “有事嗎??”白婉夢白了我一眼問道。

    “啪!!”

    我把手機拍在了她的身前,面無表情的問道:“你跟他什么關系??”

    白婉夢看見照片以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說道:“你還挺厲害,竟然能找到他!!”

    “我問你你跟他到底什么關系??”此時我一點耐心都沒有,白婉夢跟這個人的關系讓我覺得有些恐懼。

    “知道我們的關系對你有好處嗎??”

    “別他媽跟我整話療那一套,告訴我你們兩個什么關系!!”我瞪著眼珠子喊道。

    “他不讓我告訴你……”

    我上一把掐住白婉夢的脖子,然后咬著牙喊道:“他是不是趙家村后面的人??””

    “不是!”白婉夢紅著臉,眼神非常堅決。

    我看著她沉默了幾秒,然后松開了手,悶聲說道:“你可以走了,但是你告訴他,我需要一個解釋!!”

    說完這句話以后我直接摔門而出。

    我走了以后,白婉夢揉了揉自己發紅的脖子,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

    “什么事??”對面接通電話以后非常直接的問道。

    “我現在在你們市,我的船被人炸了,我需要你找人過來接我,我怕中間出事!!”

    “好,你把地址給我,我派人過去!”

    “嗯!!”白婉夢答應了一聲,然后掛斷了電話。

    ……

    另一邊,H市某大廈內。

    “你這活咋他媽干的??給你個火箭筒都他媽整不死這個娘們??”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人看著自己身邊的青年悶聲問道。

    “我沒想到那葉寒幫人竟然這么狠,直接拽死了我五個兄弟!!”青年有些氣憤的回了一句。

    “廢物!!”中年人皺眉呵斥了一句。

    “要不等會咱們下手把這個娘們做了??”青年目光陰暗的問道。

    “你想事情能不能有點腦子!!一會弄死他,那他媽不都知道是咱們下的手了嗎??我本以為前天就可以整死他,然后嫁禍給葉寒,現在機會沒了,還是在等等吧……”中年人擺了擺手。

    “那沒啥事我出去了啊!!”青年準備離開。

    “等會你找幾個人把那個娘們接過來,然后給她送回云南!!”

    “把她送回去那可是放虎歸山啊!!”青年有些不解。

    “我讓你弄死她,你他媽不也沒弄死嗎??讓你干啥你就干啥,別這么多廢話!!”中年人煩躁的呵斥了一句。

    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咬著牙走出了辦公室。

    ……

    下午三點,一輛黑色的帕薩特停在了我們家的門口,白婉夢孤看見車來了以后,她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然后走進了我的屋子。

    “接我的車來了……”白宛夢端莊的站在門口,輕聲的對我說道。

    我聽到她的話以后,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后坐起身一本正經的問道:“那個人跟你到底是什么關系??”

    “他不讓我告訴你,能別問了嗎??”白宛夢臉色略顯不耐煩。

    “艸……為什么這么事都他媽瞞著我!!”我低頭用力的搓了搓頭發,語氣非常的煩躁。

    “有些東西你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他跟趙家村有沒有關系??”我抬頭問道。

    “沒有,這個問題你問過了!!”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煩躁的擺了擺手說道:“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趕緊走!!”

    “那我走了,以后再聯系!!”白宛夢點了點頭然后轉身走出了屋子。

    五分鐘以后,白宛夢孤身一人下了樓。

    孟亮站在窗戶前面靜靜的目送著白宛夢離開。

    白宛夢上車之前,扭頭沖著窗戶旁邊的孟亮笑了笑,一笑傾城!!

    “啪!!”

    我走到孟亮的身邊,重重的拍了拍孟亮的肩膀。

    “為什么放她走??”

    孟亮轉身面無表情的沖著我問道。

    “因為咱們拿她沒什么辦法,她的背景比我想的還要復雜,如果咱們把她留下來肯定會出事的……”我實話實說。

    “她的背景真的這么復雜嗎??”孟亮擰著眉毛,表情有些難以置信。

    “想知道那個號碼是誰的嗎??”我伸手拿出了手機。

    “……”孟亮思考了一下,然后沖著我擺了擺手笑著說道:“算了,知道的那么多對我來說沒用,反正這個女人跟我不會有任何的交集了!!”

    “呵呵……”

    我笑了笑,然后把已經拿出來的手機又揣了回去,我知道孟亮就是這樣的人,他跟劉瑞不一樣,他對自己有一個清晰的定位,所以有些事他該知道,但是有些事他不該知道。

    我沒法說孟亮劉瑞他們兩個誰好誰壞,但是我覺得在我們后宮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定位,每個人也都知道自己該做什么,這樣挺好,要不然所有人都像劉瑞那樣,我們幾個肯定會亂。

    我拍了拍孟亮的肩膀,然后走回了屋子,留下孟亮一個人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街道。

    ……

    另一邊,H市馬路上。

    白宛夢上了帕薩特以后,直接飛速的開往H市市中心的某個高級酒店,但是于此同時,帕薩特的后面跟著一輛不太顯眼的白色現代。

    “白小姐,后面有車跟著咱們,用不用找個地方做掉這輛車??”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白宛夢皺眉看了看身后的現代車,想了一下以后搖了搖頭。

    “算了,想辦法甩掉吧!!”

    “……好!!”司機微微點頭。

    三分鐘以后,帕薩特在一個拐角處甩掉了身后的現代。

    現代車內。

    “這他媽怎么還沒了啊??”副駕駛上面的張風雨咬牙切齒的看著青山喊道。

    “對面發現咱們了……”青山也有些自責,所以說話聲音非常的小。

    “艸,就他媽一個帕薩特都能給你甩了,我也真是服了!!”張風雨有些無語的拍了拍座椅。

    “這破車加速有點費勁……”青山解釋了一句。

    “滾犢子!!”張風雨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拿出手機給我發了一條短信,告訴我沒跟上。

    另一邊,白宛夢也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短信內容如下:“葉寒,管好你自己的人,有些東西不是你現在能碰的,你現在的行為很愚蠢!!”

    看見這兩條短信以后,我無奈的笑了笑,本來我是想讓張風雨他們看看白宛夢身后的人究竟是誰,但是我小瞧了這個人。

    ……

    白宛夢走了以后,我們后宮終于恢復了正常的運營狀態,雖然我一直好奇照片上的那個人跟白宛夢的關系,但是我知道白宛夢要是不想說,我肯定問不出來,既然問不出來我也就不去想這些東西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