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347章:可疑

第1347章:可疑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說你反應慢不慢?”武媚對著手機扯著嗓子喊道。

    “……”劉瑞沉默了沒有說話。

    “咋地,我問你話呢,你跟我在這裝什么沉默是金啊?”武媚此時好像就是一個潑婦一般,扯著嗓子喊道。

    “我反應是慢了點,行了吧?”劉瑞撇著大嘴回答道。

    “這還差不多……”武媚點了點頭,然后停頓了一下說道:“那個什么,你現在讓葉寒接電話,我現在跟他說話……”

    武媚現在對劉瑞是非常的不放心。

    “不是那個什么,媳婦,人家葉子現在都睡著了,他喝酒喝了,你能不能別折騰人家了?”劉瑞滿臉無奈的回了武媚一句。

    “劉瑞,你現在麻溜的讓葉寒給我接電話,咱倆什么事情都沒有,你要是繼續跟我扯犢子,別說我急眼啊,我告訴你!”武媚非常煩躁的喊道。

    劉瑞聽見這話以后,無奈的扭頭看了一眼,隨即扯著嗓子喊道:“葉子,別他媽睡了,起來吧,我媳婦要跟你說話……葉子啊……”

    劉瑞喊了兩聲之后,假裝非常無奈的說道:“媳婦你看人家葉寒都睡覺了,我這邊也沒辦法跟他給他整醒了啊!”

    “真睡著了啊?”武媚疑惑的問道。

    “可不咋地,真的睡著了,我這邊踹他他都不醒我跟你說……”劉瑞連忙點了點頭。

    武媚想了想,隨即低聲說道:“那個什么,你這邊還有沒有別人,你們不是那么多人一塊去的嗎?你給我換個人,我看看……”

    “行!”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連忙點了點頭,然后穿著拖鞋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我告訴你啊,你可快點的啊!”武媚對著手機威脅了一句。

    “我知道了,你怎么這么墨跡啊!”劉瑞煩躁的喊了一嗓子,隨即奔著屋子外面走去,然后走到了韓超的房間,看見韓超這邊還沒關燈呢,上去一腳直接踹在了房門上面呢,然后沖著屋子里面喊道:“韓超,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找你……”

    劉瑞的這一嗓子喊完之后,屋子里面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草,這他媽什么玩意啊?咋還沒有反應呢啊?”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對著手機說道:“那個什么,媳婦你這邊別著急啊,我在喊一下……”

    “劉瑞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跟我在這撒謊呢,你是不是根本就沒有跟他們在一起,你是不是出去找小丫頭去了?你跟我說實話?”武媚看見沒人回應之后扯著嗓子喊道。

    “沒有,媳婦你別著急啊,他們這邊可能是那個什么了,那個什么他們可能睡著了,你別著急,我現在就給他們整出來啊!”劉瑞也有些著急的喊了一嗓子。

    “你麻溜的你別在這跟我扯犢子我跟你說……”武媚煩躁的回了一句。

    “哎呀,我知道了……”劉瑞咬著牙答應了一句,隨即繼續踹著韓超他們的房門,但是韓超跟紀軒兩個人基本上就跟死了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草,這他媽兩人干啥去了啊?”劉瑞無奈的罵了一句,然后站在走廊里面原地轉了兩圈,直接扯著嗓子喊道:“出事啦,殺人啦,來人啊!”

    屋子里面剛剛睡著的南北跟東西兩個人聽見這話以后,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坐了起來,然后拿出枕頭下面的手槍直接奔著劉瑞的位置沖了上來,劉瑞看見南北和東西兩個人出來之后,咧嘴笑了笑:“關鍵的時候,還是這招比較好事啊!”

    南北看見走廊里面就劉瑞一個人以后,有些緊張的問道:“那個什么,誰要殺你啊?人在哪里?”

    南北說話的時候,東西非常謹慎的東看西看。

    “媳婦,韓超沒來,南北行不啊?”劉瑞沒有搭理南北拿起手機笑呵呵的問道。

    武媚愣了一下,輕聲說道:“就南北一個人嗎?”

    “東西也在呢,這兩人都出來了……”

    “那你讓南北接電話……別嘰咕眼睛聽見沒有……”武媚非常謹慎的說道。

    “知道啦,我閑著沒事嘰咕什么眼睛啊?”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把手機遞給了南北,笑呵呵的沖著南北說道:“那個什么南北你接下電話……”

    “啥玩意就接電話啊?你剛才不是說有人要殺你嗎?誰要殺你啊?”南北撓了撓腦袋有些不解的看著劉瑞問道。

    “呵呵,我不就是鬧著玩呢嗎?沒人要殺我……”劉瑞呲著牙回了一句,然后把手機遞到了南北的手里,笑著說道:“趕緊的,別墨跡了,趕緊接電話把……”

    “不是,我為啥要接電話啊?”南北還是滿臉的不解。

    “不是,我他媽讓你接電話,你怎么這么墨跡啊,我現在就讓你接個電話都他媽這么費勁嗎?”劉瑞滿臉的無語,扯著嗓子喊道。

    “你讓我接電話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訴我為啥讓我接電話對不對?你要是沒有點理由啥的,我憑啥接電話啊?”南北現在的思維明顯就是劉瑞讓他干啥可能都是陷害他。

    “我現在是真他媽服了……”劉瑞無語的罵了一句,然后對著手機問道:“那個什么,媳婦,南北太他媽墨跡了,現在讓東西接電話行不行?”

    武媚遲疑了一下,隨即答應道:“行吧,行吧,你讓東西接電話吧……”

    “行!”劉瑞笑呵呵的答應了一聲,然后把手機遞給了東西,看著東西說道:“那個什么,東西你接電話,我媳婦有點事問你……”

    “你媳婦有事問我?”東西看著劉瑞愣了一下。

    “對啊,你可別墨跡了,趕緊接電話行不行啊?”劉瑞咬牙切齒的喊道。

    “不是,你媳婦閑著沒事給我打電話干啥啊?前兩天不是剛發完工資嗎?”東西眼神還是有些疑惑。

    “我他媽讓你接電話,你就接電話就完事了……”此時劉瑞已經快要讓東西南北這兩個人給折磨瘋了,根本不知道說點什么好了。

    “接電話就接電話唄,你這么激動干啥啊?”東西有些無奈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接過劉瑞的手機,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愣了一下,隨即笑呵呵的說道:“那個什么,怎么了武媚?”

    “東西,你們現在在哪呢啊?”武媚問道。

    “我們現在那個賓館呢,好運來賓館。”東西回答道。

    “真的嗎?劉瑞現在也跟你在一起呢是不是?”武媚接著問道。

    “對啊,我們都在一起呢,剛喝完酒回來……”東西笑呵呵的回了一句,然后問道:“怎么啦,有啥事嗎?”

    “沒啥事,我就是調查調查劉瑞現在干啥呢。”

    “呵呵……你說你們這兩口子,我還以為什么事呢……”東西滿臉無語的回了一句,然后笑呵呵說道:“要是沒啥事的話,我就把手機還給劉瑞了啊?”

    “行,你把手機還給他吧……”武媚點頭答應了一句。

    “給你電話,以后這種事可別找我了,我還以為咋回事呢,給我嚇一大跳……”東西把手機還給了劉瑞笑呵呵的說道。

    “行了,沒啥事你們兩個回去睡覺吧!”劉瑞沖著東西南北兩個人擺了擺手,然后拿著手機笑呵呵的奔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東西南北兩個人站在原地,東西滿臉無奈的看著劉瑞的背影,小聲的嘀咕道:“劉瑞現在讓媳婦管的這么嚴啊?”

    “他一直都是這么怕媳婦的,這東西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南北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后邁著步子奔著房間走起。

    另一邊劉瑞回到房間之后,坐在床上對著手機問道:“咋樣,媳婦,我沒騙你吧?”

    “這次算你逃過一劫……”

    “這話你是咋說的啊?我跟你說,我對你的感情那是日月可鑒,你要是這么說話那可太傷人心了我跟你說……”劉瑞撇著大嘴磨磨唧唧異常激動的喊道。

    “行了,你可別在這跟我墨跡了,那個什么,葉寒現在還睡覺呢啊?”武媚問道。

    “對啊!”劉瑞本能的點了點頭。

    “那行吧,要是沒啥事,我就不跟你說了,你要是沒啥事早點睡覺吧……”武媚笑著說道。

    “對了,媳婦蘇酥干啥呢啊?”劉瑞非常突兀的問道。

    “蘇酥應該睡覺了吧……”武媚恍惚的答應了一句,然后撇著嘴問道:“你閑著沒事,打聽人家干啥啊?”

    “沒啥事,我這不就是問問嗎?”劉瑞呲著牙回了一句。

    “……”武媚沉默了一下,隨即低聲問道:“不對,你肯定有啥事,劉瑞你給我老實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沒啥事,不就是葉寒睡著了,喝多了嗎?我就問問,我怕蘇酥那邊找不到葉寒倒是再著急啥的……”劉瑞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真是這么回事嗎?”武媚非常謹慎的問了一句。

    “就是這么回事啊?要不是這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啊?”劉瑞瞪著大眼珠子喊道。

    電話另一頭的武媚撇著小嘴愣了一會,隨即低聲說道:“要是真是這么回事,那還算你有點良心……”

    “不是,媳婦你這話是啥意思啊?我什么玩意我就沒有良心了啊?”劉瑞瞪著眼珠子喊道。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有良心行了吧,我不跟你說了,該干啥干啥去吧……”

    說完之后武媚直接掛斷了電話。

    劉瑞掛斷電話一會,躺在床上沉默了一下,隨即找到了我的電話,打了過來,但是還是沒接。

    “草,葉寒,你他媽的現在真是在這跟我找死啊!”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趴在床上睡覺,一邊睡覺,一邊咬牙罵我不是人。

    其實劉瑞有的時候,你真的不得不佩服他的智商,因為他有時候的想法真的準的有些嚇人,從一開始我說一個人留在那邊的時候,劉瑞就已經感覺到這件事情可能不對了,我有可能做出對不起蘇酥的事情,事實證明,劉瑞的想法是非常正確的,雖然劉瑞什么都沒看見,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有時候劉瑞的直覺就跟個娘們似的,異常的準備,我覺得最起碼要比蘇酥還準,也可能是武媚給劉瑞鍛煉出來。

    劉瑞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研究了半天最后還是睡不著覺,做起身子,穿上衣服,準備出去抓奸。

    “草擬嗎的,作為兄弟,我不應該管你這種事,但是作為蘇酥的朋友,我覺得我有必要把你從出軌這條路上拽回來……”劉瑞咬著牙磨磨唧唧的嘀咕了一句,隨即邁著步子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但是走了兩步之后,劉瑞還是退了回來,因為他知道這種事情他還是做不到。

    “草,葉寒,你真他媽是難為死我了,你說我他媽說你點什么好啊!”劉瑞咬著牙罵了一句,隨即脫下衣服,拿出手機撥通了孟亮的電話。

    “嘟嘟嘟嘟……”

    電話響了幾聲以后,孟亮接通了電話。

    “傻逼你干啥呢啊?”孟亮接通了電話以后,非常直白的問道。

    “你他媽有病啊,大半夜的你問我干啥呢,你說我這個點我能干啥啊?”電話另一邊的孟亮滿臉無語的罵道。

    “你咋回事,你注意一下跟我說話的態度聽見沒有?”劉瑞撇著大嘴有些煩躁的威脅了一句。

    “你他媽少在我這扯犢子,你就說你想干啥就完事了,麻溜的別在我這墨跡,我告訴你!”孟亮咬牙切齒的,滿臉煩躁的喊道。

    “不是,你讓你注意一下你跟我說話的態度,你這人怎么回事啊,我跟你說啥你沒聽見是不是?”劉瑞接著磨磨唧唧的說道。

    “你他媽有沒有正經事啊,大哥明天我早上八點鐘就得起來出去進菜,你趕緊的有事說事行不行啊?”孟亮滿臉無語的喊道。

    “不是,你閑著沒啥事進菜,你跟我扯犢子呢啊?”劉瑞愣了一下,撇著大嘴問道。

    “你以為我想啊?這他媽不是咱們飯店那個進菜的司機回家了嗎?咱們這邊沒人,我沒辦法只好跟著進菜去……”孟亮無語的解釋了一句。

    “呵呵……”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咧嘴笑了笑,撇著大嘴說道:“我發現你現在是真的牛逼啊,這他媽混來混去的,你出去進菜了,咋地進菜是不是還得打著*過去啊?”

    “你能不能別在這跟我扯犢子,你有啥話,你趕緊說行不行,我現在發現你怎么這么墨跡呢,你他媽是不是出啥事了?”孟亮滿臉疑惑的問道。

    “我能出啥事啊?我就是那個什么想你了,我跟你溝通溝通感情怎么了啊?”劉瑞撇著大嘴回了孟亮一句。

    “趕緊滾犢子吧,這他媽一天天閑著沒事,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啊,閑的都不知道干啥好了!”孟亮扯著嗓子喊了一句,隨即就要掛斷電話。

    “不是,那個什么,你等會!”劉瑞知道孟亮要掛斷電話,連忙喊道。

    “大哥,我他媽都跟你說了,我現在要出去進菜了,知道了嗎?進菜知道嗎?我他媽明天一大早上就得坐著小車,然后滴滴滴的去那個什么菜市場,跟著那群大媽們搶菜,你他媽能不能來考慮一下我的感受,你他媽要是有啥事,你他媽快點說行不行?我現在沒有心情在這跟你扯犢子,你聽見沒有啊?”孟亮的情緒越說越激動,說到后面已經開始扯著嗓子喊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說你這個孩子,怎么這個樣子呢,我不就是跟你研究一下這個問題嗎?你說你至于這么激動嗎?”劉瑞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你他媽想跟我研究啥,你抓緊說,我現在沒時間搭理你知道不?”孟亮有氣無力的喊道。

    “我就是想問問你那個什么,咱們假設一下啊!”劉瑞簡單的組織了一下語言。

    “你他媽別在這跟我假設了,你麻溜的,有啥話,你抓緊說就完事了。”孟亮扯著嗓子喊道。

    “哈哈,你看你這個孩子,你說你老這么激動還行了,我就是假設啊,我是說要是白婉夢出軌了,你會是啥反應?”劉瑞非常隱晦的問道。

    孟亮聽見這話以后,愣了一下,舔著嘴唇沖著劉瑞問道:“不是,你閑著沒事跟我研究這個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想干啥啊?”

    “呵呵,我啥也不想干,我就是跟你探討一下這個問題,你說假如人家要是出軌,你怎么辦?”劉瑞笑呵呵的問道。

    “你他媽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武媚要是出軌了,給你帶個綠帽子了,你說你怎么辦?來來,你告訴我你打算怎么辦?你他媽說你怎么辦?”孟亮有些奔潰的對著手機喊道,孟亮怎么想也沒想到劉瑞大半夜的給他打電話竟然就是因為這件事。

    劉瑞聽見這話以后,撇著大嘴巴子,低聲說道:“那個什么,說要是真能把我從武媚的手掌中救出來,我覺得我可能會發至內心的謝謝他,畢竟這個東西現在這個情況,主要沒人能把我從武媚的魔掌中救出來!”

    “你趕緊給我滾犢子吧,我他媽發現,我現在根本完全沒有辦法跟你這樣的人溝通!”孟亮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不是,我現在不是在這跟你研究問題呢嗎?你這人怎么這么費勁呢我發現我跟你說話!”劉瑞磨磨唧唧的說道。

    “你他媽跟我研究的那是什么問題啊?你跟我說說,你跟我研究的那個是什么問題啊?誰他媽大半夜的研究出軌啊?戴綠帽子啊?”孟亮此時精神狀態明顯不怎么好了。

    “哎呀,你說你這么心虛干啥啊?我這不都是假設嗎?你說你這個孩子啊?咋回事呢?”劉瑞撇著大嘴回了一句,隨即接著說道:“那個什么啊,我這么跟你說啊,咱們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的,那樣的,就是假設啊,比如啊,你媳婦出軌了……”

    “你他媽能不能換個假設?”孟亮咬著牙問道。

    “草,我他媽我發現我跟你這樣的沒文化的人真是沒辦法溝通,我這么跟你說,現在就是什么意思呢,我這邊就是想跟你研究一下哈,你說要是葉寒出軌了,你就的蘇酥那邊會是個什么反應啊?”劉瑞磨磨唧唧的終于說到了正題上面。

    “那他媽能是什么反應啊,肯定就是分手唄,這點事你還用想啊?”孟亮滿臉無語的罵道。

    “這個問題這么嚴重呢啊?”劉瑞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廢話,你也不想想蘇酥那是個什么性格,這種東西一般人誰能受得了啊,你能受得了啊?”孟亮對著電話問道。

    “我受不了,我心眼小……”劉瑞連忙搖了搖頭腦袋,然后低聲說道:“要是按照你這個說法,那么現在這個問題還有點嚴重了,你說是不是?”

    “廢話,這他媽都不是嚴重不嚴重的事情了,現在這個問題明顯就是品質問題,出軌這個東西一般人都是沒辦法接受的,對了,你閑著沒事你跟我研究這個干啥啊?咋地葉寒那邊出軌了啊?”孟亮問道。

    劉瑞聽見這句話以后愣了一下。

    “不能啊,葉寒也不是那種人啊,他要是出軌,早不就出軌了嗎?還等到現在干啥啊?”孟亮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那你說我,我要是知道葉子出軌了,我是不是還得幫著葉寒瞞著蘇酥?”劉瑞沉默了一下,低聲問道。

    孟亮聽見這句話以后直接愣住了,扯著嗓子喊道:“不是,葉寒還真他媽出軌了啊?”

    “啊,但是我現在正在猶豫要不要出去抓他,主要是現在我也沒啥證據,我也就是猜出來的……”劉瑞答應了一句。

    “草,你他媽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葉寒真的出啥事了呢,這他媽沒啥證據你在這跟我扯什么犢子啊?”孟亮滿臉無語的喊了一嗓子。

    “不是,我現在雖然沒有什么證據,但是我跟你說啊,我現在這邊也是稍微的有了一些感覺的,你知道不,真的我不騙你,是真的有了一些感覺的……”劉瑞磨磨唧唧的沖著孟亮說道。

    “你有啥感覺了啊?”孟亮愣了一下問道。

    “你說葉寒這么晚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你說他是不是出啥事了?是不是有什么問題了,這些東西你沒感覺到一絲絲可疑嗎?”

    “不是,我發現你現在一天天是不是閑的啊,人家回不回來,你也不是他媳婦,你在這閑著沒啥事,扯什么犢子啊,你要是那沒啥事趕緊的把電話給我掛了,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了,趕緊滾犢子!”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