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七百七十九章:豫菜館

第七百七十九章:豫菜館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看看,還是有明白人滴……”劉瑞聽到田明的話以后呲牙笑了笑。

    “那你跟南北倆人能跟住嗎?”我接著問道。

    “沒啥問題,現在的警察基本都是新兵蛋子,根本整不明白跟蹤跟反跟蹤有啥區別!”

    田明自信滿滿的回了我一句。

    “……那行,一會你帶著南北出去一趟。”我微微點頭表示同意了劉瑞的這個想法。

    “他們兩個不夠!”

    就在這個時候劉瑞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咋不夠了啊?”

    南北問道。

    “你夠個JB你夠……”劉瑞笑著拍了拍南北的腦袋,然后拿出手機寫下了三個地址。

    “啥意思?”我看著桌子上面的地址皺眉問道。

    “這是我打聽到警察主要排查的三個位置,一會田叔跟南北去這邊,剩下兩個地方讓天道酬勤他們四個人過去,他們四個經驗豐富,遇見事能不亂,剩下的跟著我去碼頭高速等著,一旦發現有情況,咱們一個電話,馬上集合!”劉瑞拿著手上的紙條,思路非常清晰給我分析著。

    “……”我抬頭看了看劉瑞,滿臉的不可思議。

    “咋地現在是不是老崇拜哥了?”劉瑞看著問道。

    “滾犢子,這是誰給你出的注意你跟我說句心里話!”我挺不服氣的看著劉瑞問道。

    “這他媽是我想的!”劉瑞扯著嗓子喊道。

    “我咋沒看出瑞哥你還有這個智商啊?”南北滿臉認真的問道。

    劉瑞回頭無奈的看了南北一眼,隨后伸手指了指南北,無語的說道:“你這個孩子,有出息,肯定有出息……”

    “行了,你牛逼行了吧……”我沖著劉瑞笑了笑,然后看著田明問道:“田叔,你說咱們就按照這個劉瑞這個法子走下去,你覺得咋樣?”

    “能行!”

    “那就出發!”

    我喊玩以后劉瑞田明南北三人全都奔著屋子外面走去,開始忙活了起來。

    ……

    H市,環城橋下方的水泥管道當中。

    魏義文張風雨二人在這個陰暗潮濕的水泥管道中已經待了整整一天,倆人連上廁所都不敢離開這個管子,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出去就有讓別人看見的危險。

    水泥管子這個東西雖然能遮風擋雨但是他潮濕且不透氣,而且里面還有積水,再加上現在是冬天,張風雨還好年輕一點,但是老一點的魏義文早就凍的嘴唇發紫,渾身顫抖,張風雨把身上的衣服全都披在了魏義文的身上但是還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不行就給葉子他們打個電話吧……”張風雨低頭裹著煙頭,看著躺在地上的魏義文有些心疼的問道。

    “……現在不能給葉子打電話,現在警察肯定都跟著葉子他們呢,只要他們一來這邊,咱倆馬上就他媽被警察拍住!”魏義文悶聲喊道。

    “那這么下去也不是個事,咱們啥時候出去啊!”張風雨抬頭看著魏義文問道。

    “不著急,咱們在這躲幾天,警察肯定會以為咱們兩個跑出H市了,到時候他們就不能這么天天找咱們了,等那時候咱們在聯系葉子把咱倆送出去……”魏義文是個多年的竄犯,所以他的生存技能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抓住魏義文的難度基本上就跟美國抓住本*差不多。

    “還等?你他媽看看你都什么B樣了,再等下去你他媽就得死在這!”張風雨看著魏義文已經發炎的傷口,紅著眼睛喊道。

    “……你現在要是出去咱們全都得死在外面!咱倆死了,仇誰他媽報?”魏義文棱著眼珠子怒吼道。

    “那也不能就這么等著啊?你這病不他媽治能行嗎?”張風雨問道。

    “我自己的事我心里有數,你他媽給我老實的,別瞎幾把折騰我告訴你!”魏義文警告了了一句,隨后身體往衣服里面縮了縮。

    張風雨看著魏義文沉默了片刻,隨后無語的罵道:“就他媽你這個B樣的死了都活該!”

    “我得意!”

    “去你媽的!”

    張風雨無語的罵了一句隨后也躺在了魏義文的身邊。

    魏義文瑟瑟發抖縮在衣服里面,額頭冒汗,不停的咳嗽著,張風雨抬頭看了他一眼想要說話但是最后還是忍住了沒吱聲。

    ……

    次日上午,公安局林志勇的辦公室內。

    “一個個都他媽是干啥吃的?倆個人找不到?誰能給我個解釋!”

    林志勇手里拿著一份資料,不停的敲打著桌子,瞪著眼珠子看著辦公室里面的其他人喊道。

    “……”

    眾人低著頭沒人說話。

    “我他媽問你們話呢?誰給我一個解釋!”

    林志勇看沒人說話就更生氣了,掐著腰喊道。

    林志勇的喊聲非常的大,整個辦公室都能聽得見,剛剛上任的公安局局長路過林志勇的辦公室以后,無奈的往里面看了一眼,隨后一句話也沒說就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林隊……”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的警察抬頭看著林志勇喊了一聲。

    “說!”林志勇瞪著眼珠子喊道。

    “我覺得他們兩個是不是已經跑出去了?”小警察低聲問道。

    “不可能,我一直都在高速那邊,肯定沒有可疑人員!”這個時候一個負責高速那邊的警察喊道。

    “他們都是流竄多年的慣犯,你怎么知道他們是靠什么方式跑出去的?”小警察反問道。

    “……”

    林志勇看著這兩個警察,無奈的搓了搓腦袋,范軍給他的時間就是三天,三天找不到人,他就下課。

    “再查兩天,找不到就上網上發通緝吧……”林志勇無奈的喊了一句,隨后拿著資料緩緩走出了辦公室。

    ……

    后宮辦公室內。

    所有人都是一個晚上沒睡,但是我們還是沒有找到魏義文張風雨這倆人,哪怕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這倆人到底去哪了啊?怎么連個電話都他媽沒有?”我做沙發上面狠狠地裹了裹煙頭,咬牙罵了一句。

    “昨天我那邊跟了警察一天,但是啥都沒找著……”田明擰著眉毛回了我一句。

    我抬頭看了田明一眼,隨后又看向張天張道兩人。

    兩人同樣搖頭。

    “他倆是不是出事了?”這個時候楊松一臉嚴肅的看著我問道。

    “不可能,出事了警察那邊早就收隊了,警察不收隊就說明他們還沒抓住這倆人……”劉瑞非常冷靜的分析了一句。

    “行了,都別在這耗著了,回去睡覺吧!”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咱們不跟著警察了啊?”劉瑞喊道。

    “找人咱們也得休息吧?你看看他們都他媽困成啥樣了?因為兩個人還都累死了啊?”我煩躁的喊了一句。

    “……”劉瑞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們沒事……”這個時候張天張嘴說道。

    “別他媽沒事了,回去休息休息,然后該干啥干啥吧!”我無奈的回了一句然后背著手走了辦公室。

    ……

    H市,某別墅區內。

    “現在后宮可真是亂成一鍋粥了……”小五一邊穿著衣服一邊笑呵呵的看著沙發上面的劉能說道。

    “……”劉能擰著眉毛沒有說話。

    “咋地后宮亂你還不樂意啊?”小五問道。

    “后宮現在已經不行了,我現在擔心的不是后宮的問題……”

    “那你擔心啥呢啊?”

    “我擔心咱們今天要見的這個人!”

    “今天不是去見孫強嗎?孫強有啥可擔心的?”小五越說越迷糊。

    “孫強今天這么突然找咱們吃飯,這里面肯定是有別的事……”劉能低聲回了一句。

    “啥事?”

    “你他媽好像傻逼,咱們跟孫強之間能有啥事?”劉能有些無語。

    “……你說那個項目啊?”小五楞了一下,反應過來了。

    “嗯,孫強現在這個時候終于要跟談這個項目了,原來我一直都以為孫強是個傻子,但是現在我感覺這個人相比我想象中精明的多,最起碼我對付他咱們沒站過上風……”

    “你他媽就說你腦子不行不就得了……扯啥沒用的還不占上風……”

    ……

    一個小時以后,王軍小五劉能三人開車來到了H市一家非常不起眼的豫菜館。

    這個豫菜館其實就是大街上非常常見的那種,裝修非常的一般,但是H市的老市民都知道這家菜館里面的豫菜是H市最好吃的。

    “這他媽怎么還選個這么不起眼的地方?”小五下車以后看著豫菜館那不大不小的門臉,吧唧吧唧嘴挺失望的嘀咕了一句。

    “可能這地方好吃唄……”王軍摘下墨鏡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草,看這個樣我都感覺這里面的菜肯定不咋地!”小五撇著大嘴回了一句。

    “別他媽瞎說話!一會進去你少說話,多吃飯!”

    劉能皺眉呵斥了一句,隨后打頭奔著這個豫菜館走了過去,小五王軍二人跟在劉能的身后。

    劉能其實也沒太在意這個飯館,但是等他們三個人進去以后劉能才發現,這家菜館竟然被孫強包下來了,里面一個人都沒有。

    “請問是劉先生嗎?”服務員看見劉能三人進來以后連忙迎了上去。

    “對,是我!”劉能微微點頭,隨后觀察了一下屋子里面的環境。

    “孫總在包間呢,這邊請!”

    服務員彎腰指了指樓梯口。

    “好!”

    劉能答應了一聲,隨后跟著服務員奔著二樓走去。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