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六十五章:二彪的愛情

第六十五章:二彪的愛情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固陽縣,苞米地中。

    去過農村的可能都會知道,苞米地里本身就都是地壟溝,所以地本來就不平,走起來都很費勁,何況是跑呢。

    而且如果苞米長到一定程度,不僅本身的枝干會對行走造成主力,如果苞米葉子刮在臉上,那一刮就是一個大口子。

    “誰能告訴我,咱走到什么時候是個頭啊?我他媽白嫩嫩的42號玉足,都磨出血泡了!”劉瑞把外套蒙在腦袋上,露出一對小眼睛,在后面墨跡道。

    “對啊!我傻bb跟你們走了這么久,啥時候是頭啊!”楊松磨磨唧唧的說到。

    “再往前走走,走出這片野地再說……”此時我也渾身脫力,T恤被汗水浸透,用手摸了一把濕了吧唧的臉說到。

    “操他媽的,這個張哲真他媽的不是人,給咱們扔這就不管了?”孟亮隨手拽了一把苞米葉子,放在嘴里嚼了起來。

    “亮子,那玩意能吃嗎?”元元看著孟亮一臉驚訝的問道。

    “渴了……”孟亮隨意的回答道。

    “干完這趟活,我還是回家賣盒飯吧,這*隊伍實在是太他媽沒譜了……”楊松表情略顯支離破碎。

    “走吧!快到頭了……”我看著后面的四個人有些無奈的說到,說心里話我現在也后悔不該答應劉永出來。

    ……

    我們從晚上十一點多開始走,直到凌晨三點半,才走出去這片苞米地。

    “行啦,在這歇會吧……”我看著黑漆漆的柏油馬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說到。

    孟亮他們也坐了下來,不一會他們幾個就互相抱著在這個馬路邊睡著了,因為實在困的不行了。

    我疲憊的睜開雙眼,從路邊找了些樹枝,然后在他們身邊點起了一堆火,最起碼這樣我們還能暖和一點。

    弄這些后,我也坐到了他們身邊,蜷縮著身體睡了起來。

    ……

    固陽縣,某農村。

    二彪本身就是固陽縣一個小地痞流氓,以前身上的毛病就很多,他愿意喝酒,更愛嫖娼和沒事兒耍點錢,總之,只要是男人身上愿意沾染的惡習,他都沾點。

    像他這種人,辦事根本不過腦子,眼里除了錢,就沒有別的玩意。

    怎么說呢,就是要錢不要命典型代表。

    要說正常人遇到今天這事,不說嚇的不敢出屋,最起碼也得躲幾天吧。

    但是二彪不一樣,從順達賓館跑出后,人家根本就沒打算拿著錢躲起來,反而直接跑到了一個固陽縣的一個小農村里。

    他為啥來這呢?

    因為這個村子有個四十多歲的老寡婦是他一直想上,但是這個寡婦明顯是有擇偶標準滴,寡婦嫌棄二彪沒錢沒能耐,所以就一直沒脫褲子,這回二彪手里有錢了,熬不過漫漫長夜,直接夜襲寡婦村。

    二彪來到寡婦家門口,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先找到了寡婦家門外的茅房,隨手從錢袋子中拿出兩摞,然后把剩下的錢藏在了茅房里面。

    “哐哐哐!”

    “小琴,開門啊!”二彪站在寡婦門外喊道。

    “誰啊?”不一會屋內的燈亮了,隨即響起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艸,我二彪!”二彪不耐煩的說到。

    “大半夜的你干啥來了啊……”寡婦在屋內明顯有些害怕,雖然他知道二彪對自己圖謀不軌,但是平時也算客氣,除了語言上的挑逗也沒做什么出格的事,誰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就過來了。

    “你先開門,我給你看點東西……”二彪跺了跺腳說到。

    “有啥事,你就在外面說吧……”寡婦還是不敢給二彪開門。

    “艸……”

    二彪往地上吐了口黏痰,隨即一大腳直接把門給踹開了。

    “你要干什么!!!”寡婦抱著棉被躲在墻角哆哆嗦嗦的看著闖進來的二彪問道。

    “你說你這個娘們,有錢都不會掙……”二彪進屋后,扣了扣屁股,隨即直接拖鞋坐在了炕上大大咧咧的說到。

    “我……你趕緊給我出去……要不我喊人了……”寡婦大眼睛死死的瞪著二彪說到。

    “喊人啊,喊吧,一會有你喊的……”二彪一臉淫笑的往寡婦靠去。

    “來人啊……”寡婦看見二彪往自己身上撲,嚇得張嘴就喊。

    二彪上去一把捂住寡婦的小嘴罵到:“艸,你他媽還真喊啊……”

    “嗚嗚……”

    寡婦掙扎著。

    “你看看這是啥……”二彪從褲兜中掏出兩萬塊錢在寡婦眼前晃了晃說到。

    寡婦一看二彪手中的錢,立馬放棄了抵抗,含情脈脈的看著二彪。

    “還喊不?”二彪看見寡婦不掙扎了,笑呵呵的問道。

    寡婦搖頭,二彪也就松開了捂著寡婦小嘴的大手。

    “你哪來的錢啊?”寡婦盯著二彪手中的錢問道。

    “哪來的你不用管……我就問你這倆萬塊錢能不能買一份純潔的愛情?”

    “能……”寡婦嬌羞的低下了頭,跟剛才簡直判若兩人。

    “哈哈,能就行,把你那個黑絲襪給我套上,我就得意那個……”二彪伸手拍了拍寡婦圓潤的屁股笑道。

    “壞人……”寡婦嬌嗔著拋了個媚眼,隨即直接下地翻箱倒柜的找起了絲襪。

    而二彪也三下兩下的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鉆進了被窩,幸福的感受著寡婦的溫度……

    第二天早上,苞米地旁。

    我是第一個醒過來的,我醒的時候已經六點多了,馬路上的車也漸漸多了起來。

    “醒醒,都別睡了……”我捅了捅還在睡覺的幾個人。

    “幾點了啊?”孟亮迷迷糊的看著我問道。

    “六點多了……”我回答道。

    “那咱們接下來去哪?”劉瑞這個時候也醒了。

    “打輛車,先回B市吧……”我想了想說到。

    “張哲沒讓人過來接咱們?”元元詫異。

    “不知道,他還沒給我電話呢……”我搖了搖頭。

    “這他媽荒郊野嶺的上哪打車去啊???”劉瑞看著滿馬路除了拉豬車就是拉菜車,根本沒有一輛是拉人的……

    “管他嗎啥車呢,只要能把咱們拉回去就行……”

    說完我就跑到馬路上,沖著來來往往的貨車揮起了手。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