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二十七章:浮出水面

第二十七章:浮出水面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五分鐘以后,我走到一輛停在麻將館前的黑色大眾旁邊,看了看周圍后拽開車門,坐了上去了。

    “其實我早就感覺是你,只不過一直沒有證據……”我打量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壓抑著心中的憤怒說到。

    “對不起……”男子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說到。

    雖然他是在道歉,但是我從他的眼神中感覺不到一絲歉意和內疚。

    突然之間,我抬拳一拳照著男子的臉上就掄了上去,這一下非常的用力。

    男子的頭砰的一聲撞在了主駕駛的靠背上,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嘴角流出。

    “第一拳是因為你利用我們。”

    說完之后,我抬拳又照著男子的臉“咣,咣”的連續兩拳。

    “這兩拳是為了元元跟孟亮打的!”

    男子也抗打,靠著車座,擦拭著嘴角的鮮血,但是他一點還手的意思都沒有。

    “打完了嗎?”男子從褲兜中掏出香煙和打火機,笑了笑點著香煙問道。

    “草擬嗎,為什么害我們?”我死死的盯著男子大聲的罵道。

    “打完了是吧,那我給你講個故事。”男子從邊上遞給了我一支煙,我順手也接過來了,我知道,男子要和我把一切都說清楚了,盡管我十分的憤怒,可是這個時候,我還是安靜了下來。

    “我有一個弟弟,我們都管他叫小峰。小峰是一個非常老實的學生,一年前他找了個女朋友,他女朋友很漂亮,兩個人感情也非常好。那時候小峰天天跟我說以后要娶這個女孩,要跟這個女孩過一輩子,當時我真的替他感到高興,畢竟能遇到一個自己喜歡,也喜歡自己的人不容易。”

    “但是上天永遠都是這么喜歡開玩笑,有一天晚上小峰帶著他女朋友去吃飯,他們兩個碰見魏天那群人,魏天看見小峰的女朋友立馬起了色心,走到小峰面前跟小峰說給他一萬,讓他女朋友跟他睡一晚上。”

    “小峰一聽立馬急眼了,上去就給了魏天一嘴巴,即使脾氣再好的人也都受不了這樣的侮辱吧!”

    “后面的是估計你也猜到了吧,小峰一個人肯定打不過他們那么多人,小峰拼了命的保護自己的女朋友,他們看見小峰瘋狂的樣子有些不耐煩了,就開始用刀捅了小峰!十七刀!操他媽的!十七刀啊!他們真的下的去手啊!”男子說著說著情緒變得非常激動,大聲的對著我喊著。

    “七刀致命要害,小峰當場死亡,他們把小峰的尸體裝在了后備箱里,然后*了小峰的女朋友,先奸后殺!”

    “呵呵,兩條人命就這樣被他們禍害了,事后魏天他爸找了一個替罪羊去公安局自了首,而魏天竟然跟個沒事人一樣到處吹噓著當天他的殺人過程!”

    “都說殺人償命,那他媽為什么魏天還活著……就因為他爸是魏三?就因為他家有錢?”

    “難道法律就是為了我們這些普通人準備的嗎!為什么他殺人就沒事,誰他媽能告訴我為什么!”

    男子雙眼含著淚水,抓著我的衣領近乎嘶吼的喊著,而我這個時候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看著我眼前的這個男子。

    “后來我明白了,這個社會可能就是他媽這樣,有錢人咋地都行,沒錢連他媽自己最親近的人都他媽保護不了。我后來退學了,我開始混社會,發展自己的勢力,我想要魏小峰報仇,魏天他該死!”

    “但是我太天真了,魏天家里的勢力強大到我不敢想象,我接觸不到他,他身邊藏著很多保鏢,我根本殺不了他。而且后天他就要去美國了,如果他去了美國,那我就更沒有機會了,他就真的逍遙法外了!就在我快絕望的時候,你們出現了,這是我最后的希望!”

    “你可以報警啊,為什么非要用這么極端的辦法?”我聽完男子的話,已經忘記了剛才的憤怒,甚至開始有點可憐他。

    “放屁,要是報警有用我他媽還用這樣嗎?小峰就不會死不瞑目了,你的朋友也不會死在牢里了!”

    “……”

    男子掐滅了手中的煙頭又接著說到:“你們跟魏天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但是從來也沒有想過利用你們,直到斌子對你們動手我才明白老天并沒有把我的路堵死,也許你們能給我帶來奇跡,于是我開始監視你們然后一步步的引誘孟亮跟魏天碰面,我知道孟亮如果看見魏天肯定會非常瘋狂,而魏天一旦記起你們是誰也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果然你們沒有讓我失望!”

    “你們是學生,魏天不會太把你們放在眼里,也不會有太大的警惕,所以這是我最好的機會……”

    聽著男子的話,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因為我覺得眼前的這個男子實在是太可怕了,這樣思維真的是太嚇人了。

    “與其說是我再利用你們,不如說是我們在合作……難道你們不想報仇嗎?即使你們不想報仇魏天能放過你們嗎?”

    “可是沒有你,我們就不會和魏天發生矛盾!我們就不用躲在這里了!”我立馬反駁道。

    “這他媽都是孽,你們跑不了的,即使沒有我,你們一樣會和魏天相遇,這就是命,幾年前就已經注定的事,你們跑不掉的……哈哈哈哈……”男子突然大笑了起來,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看著男子瘋狂的樣子我不知道我該繼續說些什么,他說的的確沒錯,這可能就是我們的命,從宇哥坐牢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我們都想報仇,也許你們現在恨我,但是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這一切都不是我的錯!都是魏天的錯,他該死,該死的是他!”男子不笑了接著喊到。

    “接下來你想怎么做?”我想了想我們現在似乎已經別無選擇,只能跟我眼前這個男子合作。

    “這兩人你認識不?”男子聽完我的話也冷靜了下來,從手扣中掏出兩張照片遞給我問道。

    “這照片你哪來的?這倆人現在在哪!”我看完照片后騰地的一下撲向男子,大聲的喊道。

    照片上的人竟然是楊松還有楊松的父親,兩個人被綁在了一起,而且兩個人都是閉著眼睛的看樣子已經昏迷了!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