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傳奇歲月 > 第1654章:活的像個人!

第1654章:活的像個人!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孩子,聽大爺一句話,你這樣活的不像個人。”楊父看著魏天悉心勸道。

    “我艸你媽的,你才不像人!”魏天剛才在家就讓他爸數落不像個人,心情就不是很好,現在聽見養父這么說,幾乎在瞬間癲狂,一腳揣在養父的身上,而楊父身體只是稍微晃了晃。

    看見魏天動手,斌子這個時候也帶著過來對著楊父一頓拳打腳踢。

    “你說不說?”三分鐘后魏天看著滿臉是血的楊父大聲的喊道。

    “呵呵,二十年前,進山剿匪,二百人的團,最后就剩下八個人!胡子拿著刺刀頂著我的腦袋,我眼睛都沒眨一下,今天能讓你們這幾個毛沒張齊的孩子熊住?”楊父瞪著眼睛,底氣十足的喊道。

    “行,你牛逼,接著整……”

    罵完以后,魏天一腳踹開門,咬牙切齒的走了。

    “踏踏,”

    斌子雙手插兜走到楊父身邊,皺眉輕聲問道“大爺,你是個爺們,你說何必呢,遭這罪干啥?”

    “想動手就趕緊的,別墨跡……”

    斌子沉默半天,重新看了一眼楊父。

    “好好想想吧,你們都下去吧,讓他自己想會……”

    斌子轉身就走,其他人也都跟著走了出去。

    “艸你媽,他不不說嗎,往死給我捅他,啥時候說,啥時候拉倒,”魏天在外面喝著樂可,跳腳罵道。

    開發區離我們這挺遠,大概能有十多公里的路程,不過那里比較荒涼,都是一些工廠啥的,和即將拆遷的老樓,還好這個時間不堵車,只是司機有些墨跡,開得非常慢。

    “你快點開不行嗎,我不差你錢!我這真趕時間”我這時候特別沒有禮貌,因為實在是擔心楊松的處境,說話有些不好聽。

    “好好”司機也沒跟我一般見識,油門踩到底,開始猛跑起來。

    打開二十多分鐘的路程,我們終于過了市區,進入了開發區的地面,我們的車緩緩開進了,一片破敗的施工工地里面。

    我四處掃了一眼,看到了在我們的正前方,大概六七百米的地方,有一個荒廢已久的倉庫,老酒廠的牌子已經沒了一半。

    “天哥,外面來了個出租車……”一個男生跑進倉庫喊道。

    “操的,這下好辦了,自己送上門來了……就一輛車嗎?”魏天聽完笑著問道。

    “就一個……”男生回答。

    “兄弟走……出去迎接下客人……”魏天雙手一揮,呼啦一下得有三十多人跟著魏天走出了倉庫。

    ……

    “師傅,停車!”我對著司機說道,司機非常迅速,一腳剎車,直接停在了原地,我推開車門回頭對著他們說道“一會過去,別jb光打架,咱們人少,主要是救人,行不?”

    “行,就這么干了!”三個人點了點頭。

    我直接打開車門,第一個沖個出去。

    “草擬嗎,魏天,你不是找我嗎,老子來了!”大聲叫罵著。

    隨后孟亮和劉瑞,還有元元也都全都下了車,對面看見我們下了車,全都向我們沖了過來。

    劉瑞拿著菜刀,孟亮拿著軍刺,而我和元元手里拿著從地上隨手撿的鋼筋,我們瘋了一般,沖向對面,一頓大片刀,足足砍了得有十多刀,鮮血直接染紅了雪地。

    而拉我們的出租車,沒有絲毫停頓,直接跑上公路,消失不見了。

    “你們幾個小b崽子還敢過來,給我往死里砍他們,出了事,我兜著!”魏天站在后天大聲的喊著。

    “去你媽的,哥幾個,就抓著他砍!”我怒吼一聲,舉著鋼筋就沖了過去,其它人緊隨其后。

    “聽見天哥的話沒,別弄死人,出多大事,有天哥兜著,給我砍他們!”斌子拽了一下魏天,向后退去。

    隨后三十多人,如潮水般,向我們幾個沖了過來。

    最近我打過的架實在是不少,膽子越打越大,我輪著鋼筋對著擋在我面前的一個人砍去,那人抬起鎬把子,擋在腦袋上。

    半米長的鋼筋,一下子劈在了鎬把子上,說實話,鎬把子這種兇器,有長處,也有短處,優點是打人疼,打對正確位置的話,兩下就能放躺下一個,缺點就是太過笨拙,不能被近身。

    所以第一下砍空,我的速度非常快,向前邁了一大步,直接一下子砍在他的大腿上。

    這時候根本不能考慮別的,要打就必須打怕他們,他人多勢眾,一旦我們退縮,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揮舞著大片刀,砍在我們身上,如果那樣的話,不死也是重傷,所以我沒有絲毫猶豫,迅速的拔出軍刺,再次扎了進去。

    蹼!

    那個人一下子被我砍躺下了,這個時候我腦后飄來一陣涼風,我下意識的一縮頭,鎬把子貼著我頭皮打了過去。

    我還沒等轉身,后膝蓋出一陣吃痛,仿佛腿都要折了一般,一下子跪倒在地,隨后砍刀如雨點般,向我身上砍來,我在那瞬間,真的以為自己死了,身邊響起七嘴八舌的叫罵聲,噪雜無比,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同時打我。

    “草擬嗎!都給你們弄死!”就這我快被踢暈過去的時候,終于聽到了孟亮的聲音,我連續聽到三四聲慘叫,隨后費力的抬起頭一看。

    只見孟亮跟發瘋了一半,拿著軍刺一陣瞎輪,也沒有個準確目標,不過這招也真好使,圍著我的人,讓出一條道路,孟亮邁著大步沖進人群,快速跑到我身邊,伸出強壯的手腕,拉著我

    我剛要站起來,人群再次圍了過來,這次他們比較聰明,拿砍刀的人在后面,拿鎬把子的在前面,對著孟亮一頓猛砸,孟亮的砍刀比較短,硬挨了好幾下鎬把子,我們兩個再次栽倒在地。

    我此時已經有些脫力,孟亮紅著眼死死抓住我的手,趴在了我身上,替我擋了不知道多少刀,他腦后鮮血,順著頭發滴在了我的臉上。

    “亮子!你給我起來!”我眼睛都有些濕潤了,聲嘶力竭的喊道。

    劉瑞跟元元看見我倆倒下了,發瘋般的沖過來。

    “亮子!,你起來!”我推了幾下孟亮,只見他閉著眼睛,后背全是鮮血,手掌緊緊拉著我的手,我拽了他一下,他的手臂聳搭著,仿若沒有了骨頭一般。

    魏天這群人很快就將我們幾個圍了了起來,我們四個個渾身都是鮮血,我不知道我挨了多少刀,因為此時不知道為什么,我一點疼的感覺都沒有,只是感覺冷,很冷

    “嗡嗡嗡!”就在這個時候,倉庫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引擎聲,大約得有二十多輛摩托車呼嘯而來。

    “草擬嗎的,再不來我們幾個就得扔這了……”聽見摩托車聲我躺在地上咧嘴笑了笑說到。

    “全都給我,干死!”打頭的許風摘下腦袋上的頭盔,大聲的沖后面喊道。

    魏天看見又來人,直接撿起一把砍刀,帶著人向許風他們沖了過去。

    我看見許風來后,連忙拽著孟亮劉瑞還有元元往倉庫里面跑去,進入倉庫后我一眼就發現被綁在椅子上的楊父還有楊松,我們上去解開綁在他倆身上的繩。

    “大爺你沒事吧?”我看著楊松的父親,有些害怕的問道。

    “沒什么大事,還算你們有點良心,知道來救我們!”楊松的父親也沒矯情,冷哼了一聲活動活動身上的筋骨。

    “這樣,劉瑞元元你倆帶著大爺先走,我去看看許風那邊……”

    “好……你倆注意點安全……完事我們在龍哥那等你倆……”

    說完劉瑞跟元元背著還在昏迷的楊松,帶著楊父就從倉庫后門跑了出去。

    “許風怎么來了?”孟亮跟我一邊往外面跑一邊問道。

    “許風就是那個一直給我們發短信的人,楊松被抓來的消息也是他告訴我的。”

    “今天上午你出去見得那個人就是許風?”孟亮接著問道。

    “沒錯……”

    “他為啥幫咱們?”

    “因為他跟魏天有仇,他是奔著魏天來的,剩下的事咱們不用管了,許風會處理……”我現在不想跟孟亮說太多,所以簡單的給他解釋了一下。

    孟亮聽完沒在說話,跟著我一起往倉庫外面跑去。

    倉庫外,兩邊人對峙。

    許風走到他們面前,拿著軍刺直接頂到了魏天的胸口處,緩緩說道“草擬嗎,你認識我不?”

    “草擬嗎的,你誰啊?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魏天這個時候也沒慫指著許風罵道。。

    “呵呵,我跟你提個人,你還記不記兩年前你打死過一個學生?他叫小峰!”許風一臉冷漠的表情看著魏天問道。

    “……你是說那個傻逼啊!咋地你是來給他報仇的?”魏天回憶了半天終于記起這個小峰是誰了。

    “草擬嗎,今天你別想活著出去!法院判不了你,那我就判了你!”許風此時完全爆發了,紅著眼睛大喊著說道。

    “斌子,把拿過來!”魏天回頭一喊,斌子不知道從里掏出了一把自制獵,頂在的許風的腦門上。

    “草擬嗎!你扎啊!你不牛逼嗎?你不說我不能活著出去了嗎?你動手啊!”魏天一邊喊一邊拍打著許風的腦袋,樣子及其囂張。

    許風看著斌子手中的,一聲不吭,腦門開始冒起了冷汗。

    “草擬嗎的,給我弊了!”魏天一揮手,扭頭對著拿的斌子喊道。

    亢!

    低沉的聲響起,魏天睜著大眼睛,直愣愣的望著天空,一頭栽倒在地,嘴中不斷流著血沫子,鮮血噴在斌子還有許風的臉上,他可能到死也不會想到,斌子真的開了,但是是朝他開的!

    時間一瞬間定格了,我們完全懵了,魏天的瞳孔慢慢擴撒,一雙大眼睛瞪的圓圓的,僵硬的躺在地上,鮮血如梅花一樣,染紅了土地。

    斌子放下手中的獵,走到魏天的尸體前,靜靜的看了一會咬著牙說到“小峰原名劉小峰,他女朋友原名郭倩,那是我親妹妹!”

    “殺人啦!”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道,隨后魏天的小弟,頓時鉆上一輛金杯面包,消失不見,對地上的魏天絲毫沒有理會,跑的比兔子還快。

    整個倉庫,就剩下我,孟亮斌子還有許風以及他的小弟,和一個已經死透了的魏天。

    到現在我才明白過來,許風為什么能對魏天的動向這么了解,原來郭斌竟然就是那個小峰女朋友的親哥哥,似乎整件事就都是他們倆個安排好的一樣,而我們幾個竟然只不過是他們手中的一顆棋子,一顆早就安排好的棋子。

    一切的一切,命運似乎早有安排!

    “死……死了?”我望著魏天的尸體渾身直哆嗦,磕磕巴巴的問道。

    “仇終于報了,他倆在底下也能瞑目了!”許風走到斌子面前輕聲說道。

    “恩,妹妹,哥哥終于給你報仇了……啊”斌子突然仰頭對著天空大聲喊道。

    “跟你們沒關系,你們走吧!我給他埋了,然后跑路,就這么簡單!”斌子異常冷靜,回頭對我們說道。

    “說什么呢?事是我引起的,我不走,!”我心理特別愧疚,根本沒想過要逃跑。

    “這事跟你們沒關系,讓你們走就趕緊走……”許風也跟著說到。

    說完后,許風跟斌子抬著魏天的尸體騎上了摩托車不知道去了哪里,留下我跟孟亮兩個人在空蕩蕩的倉庫不知所措。

    “這……這幫人是干啥的啊?”孟亮反應了半天終于結結巴巴的對著我說到。

    “我哪知道啊!”我現在腦袋也特別亂,心情變得特別壓抑。

    “魏天死了,咱們也算報仇了吧……”

    “可是我想到他們真的會殺死魏天……行了,別在這站著了,一會該來了,咱倆也走吧!”我拽了拽發呆的孟亮就往倉庫外面走去。

    大約走了得有十分鐘,我倆走到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

    上車后,我孟亮和不停的抽著煙,身體不停的顫抖,而司機一直回頭看著我倆,畢竟我倆渾身是血,樣子實在是有點嚇人。

    人就是這樣,可能你在看電視電影或則聽別人說的時候,覺得殺人沒什么,也沒那么可怕那種懼怕的心情,但是當你親眼見到的時候,那種情緒是常人根本無法體會,何況我倆還是個還在上學的學生,說害怕,那的是扯犢子。

    “咱們怎么辦?”孟亮渾身哆哆嗦嗦的看著我問道。

    “沒事,殺人的不是咱們,咱倆先回龍哥那找劉瑞他們……”我看出了孟亮的心思,安慰道。

    我說完,掏出手機,給劉瑞打了過去。

    “喂,人送回去了嗎?”

    “送回去了,我倆現在在龍哥這呢,你們那怎么樣了?”劉瑞焦急的問道。

    “沒啥事了,我倆這就回去了。”由于還有司機在,我就沒跟劉瑞說魏天死了這回事。

    “沒事就好,趕緊回來吧。”劉瑞提到嗓子眼的心終于放下了,聲音也變得輕松了起來。

    “對了,你倆把龍哥的菜刀還有鐵鍋給我捎回來,我記得好像讓我讓在倉庫門口了,龍哥找我要呢!”劉瑞嗓門頓時提高了不少,他以為我們可能真的沒事了。

    “恩,掛了啊。”我現在心情十分復雜,沒心思跟劉瑞扯淡簡單的答應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

    “他倆沒事了,一會就回來……你瞅看我干啥,一會他倆就把你菜刀還有鐵鍋拿回來,看你那個摳唆樣……”劉瑞掛掉電話后,心情非常不錯的對著元元還有龍哥說到。

    “嘿嘿,沒事了就好。”元元聽到我倆也沒事后,頓時開心了不少,傻笑了一聲說到。

    另一頭,傍江開發區分局接到報案,去的時候,老舊酒廠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

    半個小時候后,火被撲滅,未發現尸體。

    但魏天失蹤,據目擊證人描述,魏天被殺,嫌疑人郭斌,許風!

    開發區老酒廠,今天熱鬧無比,酒廠區域內全部被封鎖,辛苦的刑警正在勘查著現場。

    這次案件,雖然沒有發現尸體,但一人失蹤。據大量目擊證人反應,有人開而且還放了火,這非常明顯就是在銷毀證據。

    “……電話打通了嗎?”魏三坐在家里快速問道。

    “聯系不上少爺……”一名帶著墨鏡的精壯男子額頭冒冷汗。

    “這個混犢子,讓他消停點就是不聽啊……”魏三腦袋嗡的一聲,身子仿佛被抽空一般噗通一聲坐在了床上。

    “少爺可能……!”墨鏡的男子一口接一口的裹著煙嘴。

    “誰動的手?”魏三搓著手掌,心里傳來特別無助的感覺。

    “目擊證人說是郭斌!”墨鏡男子一咬牙,干脆利索的回道。

    魏三聽到這話,猛然抬起了頭。

    “就是那個您給少爺找的保鏢……”墨鏡男子嘴唇干裂的說道。

    “……!”魏三看著墨鏡男,嘴唇抖動,一句話都沒有。

    “造孽啊……給鐵面打電話讓他回來……”沉默了一會,魏三又接著開口說道。

    墨鏡男聽到這話,也沒接著說什么,干脆利索的轉身就走。

    空曠的室內,沒開燈,光亮微弱,魏三低頭聽著墨鏡男的腳步越來越遠,口中發出吭哧吭哧的聲音,雙眼含淚,捂著胸口直接栽倒在了地毯上。

    ……

    半個小時后,魏三直接被送到了本市最好的醫大一院。

    魏三前腳進醫院,市局后腳就跟了進來。

    “魏哥,大侄子出了這樣的事,大家都很難過,但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看見魏三醒了,連忙上前安慰道。

    魏三看了看,聲音微弱的說道“大庭廣眾之下,持殺人,我希望能盡快破案!”

    “魏哥,從公來講,你對咱們市的貢獻大家看在眼里,從私來講,小天管我叫叔叔,省公安廳已經做出批示,馬上就會有結果!”市局領導連忙說道。

    “好……”魏三點了點頭后,接著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

    大案發生兩個小時以后,全市基本就被封死了,國道,高速,客運站,火車站,機場,黑車聚集地,全部都有防暴隊和掛著特警logo的巡邏車。

    大街上,警燈來回穿梭,交警全部出大勤,卡在主要干道,幾乎每車必檢!

    此時我跟孟亮已經回到了龍哥麻將館。

    “你倆咋才回來啊?菜刀呢?鐵鍋呢?”劉瑞看見我倆進來,連忙跑過來問道。

    我進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龍哥床上,而孟亮也是躺在床上喘著粗氣,我真的特別累,無論是心里還是生理。

    “你倆咋了啊?咋不說話呢?”劉瑞看見我倆沒搭理他,跑到床邊推了我一把問道。

    “發生了什么嗎?”元元也看出了我倆的不對勁。

    “有水嗎?”我嘴唇發白,感覺嘴里特別干。

    “不就出去打個架嗎,怎么還造成這樣了……”龍哥伸手遞給我一瓶礦泉水。

    “咕嚕嚕……”接過礦泉水,我一口氣喝了半瓶多。

    “你倆到底咋了啊?”劉瑞看我喝完水著急的問道。

    我把礦泉水遞給了身邊的孟亮,然后沒有一絲隱瞞的把事情從頭到尾給他們講了一遍。

    “什……什么?你說的都是真的……”劉瑞聽完我的話之后,就好像吃到屎一樣,嘴巴張的可以放進一雙皮鞋。

    “都這時候了,你認為我有心情逗你嗎?”我心情十分煩躁的沖劉瑞喊道。

    “我艸,魏天竟然讓郭斌和許風給殺了……太解恨這也……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親眼看看魏天咋死的……”劉瑞此時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但是這倆人也太狠了,為了報仇整了這么大一個局……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無間道啊……”劉瑞看見沒人搭理他,又接著說到。

    “那魏天死了,會不會牽扯到咱們啊?畢竟事情是因咱們而起?”元元這個時候終于說出了我所擔心的事情。

    “我不知道會不會牽扯到咱們,但是以魏三的性格,他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一直躺在床上的孟亮說到。

    “魏三咋地?人又不會咱們殺的!他找咱們有什么用?”劉瑞無所謂的說到。

    “呵呵,殺人這倆孩子有點意思……”一直在邊上聽著的龍哥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反應,只是一直抽著煙靜靜地聽著我們說話。

    。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