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阿降臨 > 第58章 臺詞不好用

第58章 臺詞不好用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方玉一口氣喝了好幾杯水。

    每當她喝完,楚君歸就會默默地給她再倒一杯。方玉終于忍無可忍,叫道:“我不想喝水了,我要吃飯!”

    片刻之后,楚君歸就和方玉坐在了第二園區的餐廳中。方玉捧著菜單,惡狠狠地一個接一個的點菜,整面光屏幾乎都被打了勾。

    “我們吃不了這么多。”楚君歸提醒。他估算著,就算方玉有自己一半的食量,也吃不掉這么多東西。

    方玉哼了一聲,說:“又不用你付錢。”

    “應該是我付的。”

    方玉有些意外,抬頭看著楚君歸。

    楚君歸認真地說:“不應該讓美女付賬。”

    方玉雙眼頓時亮了,忽然又有些害羞。

    戰術欺騙并沒有啟動,但這句話卻好像有戰術欺騙的效果,讓楚君歸有些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一道道菜開始送上來的時候,阿琛帶著些落寞的身影走了過來,一屁股在楚君歸身邊坐下,說:“擠擠。”

    方玉本是大好心情,瞬間被這個不請自來的電燈泡給破壞了,冷眼道:“你來干什么?”

    “我要看著你別出事。”

    “你怎么看著我?”

    “就是昨晚送你過來,防止你進錯房間而已。”

    方玉立刻道:“你喜歡吃什么?來雙份!”

    阿琛嘆了一口氣,說:“心情不好,吃不下。我喝水。”

    方玉好奇,“你怎么會心情不好?”

    “雅魯藏布江的水位降了,原本該是漲水季的。”

    這句沒頭沒尾的話讓楚君歸聽得莫名其妙。方玉沒好氣地解釋:“這家伙是說,他最近虧錢了!”

    阿琛只是嘆氣。

    楚君歸想了想,說:“你那筆廣告費我還給你吧,后面我可能不會再拿到藍軍的工作機會了。”

    阿琛搖了搖頭,道:“沒必要,實際上給你的錢已經非常少了。你不明白,最后那場戰斗的資料會永久保存,并且不斷被回放。你身后的那個背包,將出現在一代代重要人物的視野里。我只是覺得可惜,馬上就到最后一分鐘了,卻……”

    他話未說完,楚君歸的便攜終端上突然亮起一個通訊請求,而且不經他同意,就自行接通。

    光屏內出現四號那張棱角分明的臉。她其實長得不錯,只是神態過于剛硬,以及眼中滿溢的凌厲殺氣,讓人望而生畏。

    四號盯著楚君歸,冰冷地說:“昨晚我們發現,有可疑的人進入了你的公寓。出于種種考慮,這件事我并不準備上報小姐。但從現在開始,你的安全將由我來負責,直到冬獵結束為止。”

    “小姐是哪位?”

    “林兮。”

    “啊,這個……”

    “晚上六點,我會搬到你的公寓。這只是通知,并不需要你的同意。另外你最好也不要有搬到其它地方的想法,那樣只會造成不可預料的后果。”

    不等楚君歸回答,四號就切斷了通訊。

    阿琛看著楚君歸,若有所思。方玉忽然叫了起來,“這不是那個天璣護衛嗎?她為什么要來保護你?”

    不知怎么的,楚君歸忽然有些心虛。

    好在他的戰術欺騙開始發揮:“因為我欠了錢。”

    這一次,二富和首富都沒了應有的氣勢,誰都不提替楚君歸包攬債務的事。說到底,他們畢竟只能算是十八線鄉下的首富二富,而且還是二代,不是一代。二代大多是靠零用錢活著的,花完了還是得看一代的臉色。只不過二代們可以理直氣壯地將零用錢吃光花光,才會造成富可敵國的假象。真正富可敵國的,是他們的爹。二代要是不聽話,說不定就會多出幾個弟弟妹妹。

    如果沒有自知之明,貿然插手天朝二代的事,那么給自己招禍也就罷了,往往這禍水還會向上一代延伸。乘涼大樹要是倒了,那天也就塌了。

    吃過飯,楚君歸自去上課,方玉和阿琛也忙自己的去了。

    就在這一天,一個小道消息突然傳遍整個學院:這次年終大演,學院不光有了參加的資格,還額外獲得十個冬獵的名額!

    至于天朝冬獵的意義,轉瞬間就被扒出成百上千條。其中最直接也是最有誘惑力的,就是天朝皇帝和各位國柱都會觀看冬獵,此前還有過為家族后輩擇偶的先例。這要是被哪位大人物看上,就相當于少奮斗幾百年,外加一步跨越無數光年。

    一時之間,人人振奮。只可惜參商十萬學子,十個名額實在太少。

    在這一刻,無論學渣還是學霸,都深悔過去讀書太少,太不用功。不知有多少人暗自發誓,無論付出多少代價,也要拼下一個名額來,好光宗耀祖,連后人都能吹上一百年。

    楚君歸還不知道自己到手的那個資格有多珍貴,一下課就匆匆往公寓趕,可是奔到門口時,還是已經六點一刻。

    公寓門開著,門口放著兩個大箱子,四號正在往里面搬行李。

    楚君歸愣了片刻,才說:“我忘了鎖門嗎?”

    “你沒忘,我帶鑰匙了。”四號說。

    鑰匙不應該是身份芯片嗎?不過楚君歸明智地沒有多問,反正問了也是白問。他這間公寓就跟旅店一樣,門禁形同虛設,無論是誰,都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四號既高且壯,比楚君歸還要高一點。兩個大箱子各有幾十公斤,她一手提兩,就進了公寓。

    楚君歸跟著進了門,問:“那個,你搬進來,有什么手續嗎?”

    “我需要手續嗎?”

    “不需要嗎?”不過這句話楚君歸并沒有說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四號的行李其實很簡單,除了幾套換洗衣服,余下的都是各種武器裝備。進門第一件事,她就在布置各種預警設備。

    楚君歸看了半天,就走到電視前,想要打開,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四號干得這么開心和認真,楚君歸至少得尊重她的工作量。

    四號忽然回頭,盯住楚君歸的手。

    楚君歸僵在原地,不明所以。

    四號看了半天,一把拉過楚君歸的手,細細的摸。

    楚君歸一直等到她摸夠了,方問:“我的手有問題嗎?”

    四號說:“和我皮膚記憶中的一雙手有些像,不過應該不是。”

    “皮膚記憶?”楚君歸的戰術欺騙悄悄啟動。

    “算了,說了你也不懂。時間不早了,趕緊睡吧。”

    楚君歸看著四號在自己床邊打了個地鋪,想要抗議,還是忍住。反正抗議也是無效。

    兩人各自睡下,熄了燈。

    黑暗中,四號忽然說:“昨晚的事,我替你瞞下了,你記得欠我一個人情。”

    “好。”其實楚君歸一點也不明白為什么就欠了個人情。

    “那個是你女朋友?”

    “女朋友是什么?”

    “不是最好,是就趕緊分了。”

    “為什么?”

    “因為,就算你不想分,我也能讓她先說分手。”

    楚君歸愕然,道:“這世上難道就沒有生死不渝的愛情嗎?”

    四號一臉的不耐煩:“小小年紀不務正業,以后少看小說多讀書!”

    楚君歸一陣心虛,終于知道暢銷小說的臺詞不能亂搬。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